首页言情小说破云2吞海

152、Chapter 152

作者:淮上      字数:7125      更新时间:2020-06-09 11:47:35

  一辆大型越野车掀起雪雾, 发出刺耳的刹车声, 直直停在守林人小木屋前。宋平不用人搀扶便敏捷地跳下车, 疾步穿过空地周围忙碌的特警和技侦,劈头盖脸问:“怎么回事?”

  步重华从雪地上站起身,手里拎着个透明物证袋, 里面赫然是“汽配店老板”老梁副主任被摸走的那个手机!

  “这、这从哪找到的?”

  “雪坑里。我们来迟了。”步重华一晃物证袋,说不清他的脸色和此时的天色哪一个更阴沉:“定位显示载着吴雩的车在这里停了, 应该是保镖带他来面对鲨鱼的诘问。结合脚印、行车轨迹、手机埋在雪里的形态来看, 最大的可能是吴雩下车时假装脚滑了一下,为了防止鲨鱼搜身,趁机把手机插在了车身与草坑之间。”

  宋平怔愣望向虚空, 随着步重华的示意,眼前仿佛浮现出了半小时前这空地上的一幕幕画面——

  毒贩们不怀好意地注视着画师走下车, 在他们眼里这个前卧底已经与死人无异,无非是一枪爆头保留全尸、还是摔进山涧尸骨无存的区别而已。吴雩脸色苍白平静,只下车时不知因为脚软还是恐惧, 在湿滑的雪上踉跄了一下,那瞬间没人看见一个手机被闪电般插进了草坑……

  看似简单的一个动作,背后却是魔术师一般高妙的手法, 和多少年生死淬炼出的胆量。

  “现在唯一的希望是这个。”步重华把物证袋反过来,示意宋平看光秃秃的手机壳:“手机背后的纽扣定位器不见了, 从痕迹看是被指甲硬抠下来的, 目前不知去向, 林炡他们还在紧急追查。”

  手机目标太大容易搜到, 但区区一枚纽扣就好隐藏多了,宋平条件反射立刻问:“有没有可能小吴骗过了毒枭,让鲨鱼以为他是清白的,然后带着纽扣定位器上山去了?”

  这话刚出口,其他专案组领导的表情都有点复杂,连宋平自己都悻悻地沉默下来。

  “……鲨鱼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比鬼还精明,否则他不会成为画师手下唯一漏网的毒枭。”步重华深吸一口气,沙哑道:“我想不通这次吴雩还能有什么办法骗过他……或者,根本就没能骗过他。”

  这时雪地上一个人连滚带爬狂奔而来,竟然是亲自带现勘的王九龄:“宋局!宋局!”

  “怎么了?”

  “那边树林发现异常情况,大片雪地有被铲过形成的痕迹。”王九龄扶着膝盖喘了几下,才直起身望向专案组,脸色不同寻常地苍白:“现勘在那痕迹边缘提取出了……几滴血。”

  宋平失声道:“你说什么?!”

  ·

  哔哔!

  两辆车依次停在茫茫黑夜中,紧接着七八个人依次跳下车,鲨鱼收起卫星地图:“就是这里了。”

  这里已经是真正的深山了,再往后便是大片人迹罕至的原始丛林。毒贩们训练有素地打起狼眼手电,好几束光在黑暗中穿梭,映出他们脚下赫然是一片断崖,崖下深涧黑不见底,从光束穿透的距离推测起码有四五层楼深,散发出阵阵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

  这是一片巨大的矿坑!

  “知道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吗?”鲨鱼含笑扭头问。

  保镖的手电光正映出前方不远处固定在树桩上的绳梯,尾端消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里,活像通往十八层地狱的不归路。

  吴雩从车里下来,他穿着利落的黑色长裤,防滑高帮靴咯吱一脚踩在雪地上,身形矫健腿又极长,就像一把修长得不可思议的刀,上前往深渊里望了一眼。

  “因为合成时产生的毒气和废水能直接就地排走?”

  “对,而且这座矿山里类似的矿坑有十多个,除非把万长文亲自绑来带路,否则仅凭口供根本说不清路线,够警方搜上好几天了。”鲨鱼向他一挑眉:“这都是经验,如果你拿到蓝金合成式以后想建立自己的生产线,这些都用得上。”

  以鲨鱼在毒品世界中的地位而言,一般人这时都会为他的指点而非常感激甚至荣幸,但吴雩却多少有些意兴阑珊:“再说吧,谁知道我以后会做什么。”

  “Phillip先生!”这时保镖已经试好了绳梯的安全性和结实程度,阿Ken疾步上前:“可以下去了!”

  “虽然你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做什么,但我却知道你以后会去哪里……”鲨鱼望着脚下狰狞的大地裂口,突然向吴雩悠悠地道:“你看你脚下的情景,像不像是圣经里说的地狱?”

  寒风瞬间凝固,所有人同时一愣。

  最靠近的阿Ken瞟向吴雩,条件反射摸上了冲锋|枪!

  “——地狱?”

  如果此时此刻不是画师,哪怕是换作吃了心肝豹子胆的勇士,恐怕都得吓得当场一软,扑通跪下来。

  “虽然我没读过圣经,但地狱是什么样,也许上帝都不会比我更熟悉吧。”吴雩的脸在大雪中森白沉静,头发和眼珠又点漆般黑,嘴角淡淡地地向上提了一下:“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想让我打头阵下去吗?”

  鲨鱼定定地瞅着他,然后竟然浮现出笑意,紧接着就变成了特别愉快的哈哈笑声。

  “不不,不是那个意思。我刚才只是在想,自从认识你以后我经常有种以后自己可能要下地狱的错觉,但我知道你死后肯定会上天堂,尽管你并没有见过天堂。”

  他拍拍吴雩的肩,笑着叹道:“这么一想,你我之间的缘分还真挺奇妙的。”

  一圈人眼睁睁看着他们,连旁边的心腹手下都不明所以。

  鲨鱼终于意犹未尽地止住笑意,对吴雩打了个跟我来的手势,然后一马当先,顺着绳梯爬了下去。

  ·

  “——血在哪里?!”

  所有人跟王九龄匆匆走进树林,有个年纪最大的公安部专员差点被冰雪滑一跤,幸亏一把抓住宋局才站稳。但这时所有人都顾不得了,顺着现勘指引的方向快步上前,只见雪地上果然一片脚印狼藉,像是好几个人在这里盘桓争斗过,中间雪地上被压出来一个浅坑,赫然是个人形!

  染了血的雪被七零八落几铲子弄走了,但边缘还留下一两滴飞溅形血迹,在茫茫大雪中无比鲜烈刺眼。

  周围死寂得可怕,只听见寒风吹着哨子掠过树梢,但没有一个人动,甚至没有一个人还能呼吸。

  “……吴警官他……”足足过了半晌,那公安部专员终于艰难地挤出声音:“吴警官他……”

  宋平茫然回过头,望向步重华。这个动作是下意识的,但紧接着他就看见步重华摇摇晃晃走上前,扑通单膝半跪在地,颤抖着手去碰了碰那血迹。

  下一刻,他脸色突然剧变,像是从噩梦中一下惊醒,霍然起身咬牙切齿:“我艹他妈!”

  “怎么了?”“步支队怎么了?”“步支队?!”

  “——林炡呢?把林炡叫来!”步重华根本不顾上解释,猛地回头怒吼:“来不及了!快!!”

  王九龄二话不说连滚带爬跑向远处,连狂风掀了他的假发套都顾不上捡,宋平急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了。事情根本不是我们想的那样。”步重华大脑急速转动,顾不上组织起详细语言,从牙缝里喘息着挤出一句:“必须尽快行动,吴雩现在非常危险!”

  ·

  呼——

  暴风裹雪越下越急,一行人在强劲的北风中爬了半天才慢慢挪到底,狼眼手电的光束穿透力变得非常微弱,根本无法探知矿坑底部面积究竟有多大。全副武装的保镖与其说是在走,不如说是在坑底极度崎岖尖锐的巨大石块上攀爬,双手双脚都必须用上才能勉强保持平衡。

  黑暗中只听见周围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工夫,最前打头阵的一个缅甸人终于踉踉跄跄转回来:“老板!我们到了!”

  手电光束在黑暗中隐约映出建筑物的轮廓,竟然是一排靠山脚的铝合金强化蓬房!

  鲨鱼快步上前,亲手把门重重一推,然后反手拉住吴雩,从大雪中把他推进了室内。

  嘭!

  发电机竟然还能运作,四下强光灯一打,整座厂房登时灯火通明。

  反应釜、储料桶、发生装置等等一连串流水线设备尽入眼底,鲨鱼示意一部分人在外面守着,只带阿Ken和另两个据说有制毒背景的手下进了厂房,那两人立刻熟练地从登山包中拿出设备箱,开始提取生产线上各个环节的残留物和墙角还剩个底的原料桶。

  鲨鱼口中最危险也最暴利的工厂竟然就是这样,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创造出多么惊人的、血腥的财富。

  吴雩似乎有点好奇地走到生产线前,仔细观察了片刻:“你这样就能推测出蓝金的反应式?”

  “不能,但我可以把提取物带回北美去,花重金请人帮忙做化合还原。”鲨鱼答得很轻松:“你知道吗,只要美金花到位,我甚至能请到常青藤大学的博士和业内卓有声望的专家,因为这世界上愿意为金钱折腰的人毕竟是多数,而像……”

  他话音戛然停住。

  “你想说我是个不为金钱折腰的反例吗?”吴雩在他仿佛有点遗憾似的目光中耸了耸肩,“或许只是因为我没见识过钱的好处吧!”

  “不,你在我心中一直是座金矿,但跟世俗意义上的物质和财富都没有关系。”鲨鱼话锋突然一转,问:“你听说过苏联的那句诗吗?——‘人不是活一辈子,不是活几年、几个月或几天,而是活那么几个瞬间’?”

  吴雩自嘲道:“我哪有那时间去读诗?”

  鲨鱼却很坚持:“你总有那些瞬间吧?”

  可能是等待技师提取残留物需要时间,否则谁也没法解释毒枭此刻异乎寻常的谈兴。吴雩想了想,慢慢地说:“也许曾经有吧,第一次冒充解行走进大学校园的时候,第一次听说张博明愿意帮我洗白身份,甚至可能让我当一名警察的时候……但解行死后那些我都忘记了,现在想想看,其实我一直就没怎么认真活过。你呢?”

  “我曾经有很多。”鲨鱼说,“马里亚纳海沟网站正式上线的那天,在墨西哥被几个黑帮联手围剿的那天,在圣地亚哥撞死了几个缉毒警被通缉,还有一次被对手烧了整整七千五百万美金现钞……你那是什么表情,很奇怪?”

  吴雩笑起来:“没什么,只是觉得听起来好像都不太愉快。”

  “对,因为并不是只有愉快的经历才能让人感觉到活着,有时恰恰相反。比如你知道我这一年来最经常回忆的是哪一个场景吗?”

  吴雩疑惑地挑起眉。

  他们两人并肩站在生产流水线前,鲨鱼近距离看着面前黑白分明的眼睛,轻声说:“是你当初从十六楼上跳下来,一刀剁向我头顶的瞬间。”

  “……”

  “每当想起那个画面,我整个大脑都会因为恐惧和激动而开始发抖。从来没有人让我那么逼近死亡,同时让我那么强烈地感觉到自己活着,像这尘世上每一个蝼蚁般平庸的凡人。”

  鲨鱼伸出手,吴雩的头条件反射向后微微一仰,毒枭的指尖从半空中滑了过去。

  “……我活着的很多瞬间都与你有关,但唯独那一刻永远不会褪色。”鲨鱼垂下手,站在那里笑了一下:“看,今天能站在这里跟你聊这些,其实我真的非常高兴。”

  他用不着强调,那双蔚蓝眼底欣喜的光芒从心底里流露出来,甚至连掩盖都掩盖不住。

  ——但不知道为什么,那真真切切的愉悦和欣慰却让吴雩突然升起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感。

  似乎眼前有哪里是违和的,但具体哪里又说不出来。

  “Phillip先生!”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推门而入,只见是个墨西哥裔保镖,三步并作两步奔上前:“外面有个情况不对!”

  情况不对?

  吴雩眯起眼睛,贴身藏起的那个纽扣定位器触感突然格外鲜明起来,肩背肌肉不由紧绷,只听鲨鱼好似不太高兴被打扰:“怎么回事?”

  保镖看了吴雩一眼,表□□言又止。

  鲨鱼更加不悦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

  保镖咬了咬牙,终于贴在他老板耳边用英文低声说了句什么,霎时鲨鱼神情一变,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吴雩目光平静,眼皮却也重重一跳——因为他听懂了那句英文说的是什么。

  ※※※※※※※※※※※※※※※※※※※※

  因为正文已经快结尾啦,剩下几章决战要好好磨,下一章更新是周三~鞠躬~

  下一章小俩口就见面~

  感谢在2019-12-15 00:00:32~2019-12-17 00:31: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Ininers、酥糖 2个;日天日地、天黑请借鉴晚安、宇宙限量.、墨墨、花荣不姓荣㏄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祈锦 5个;乘舟上海楼、喵了个咪 4个;临渊、一瓶黄酒、萧萧萧辞 3个;谢闻星、A-Tori、玲珑坠、镜妄、慕雨、江晔w、璘茴 2个;夏x章、Ininers、葱花追鱼、白淮、长风噜噜噜、茂茂小肉包包、考拉、不言、杪枝、渟渊、Lethe冥、吴雩的奶黄包、31158110、花荣不姓荣㏄、澜水白川、一棵树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玲珑坠 5个;谢闻星 4个;丝帕尔 2个;纺月、黑子哲也痴汉协会会长、消小消、江映晚、雾润嘉木、乘舟上海楼、考拉、临渊、萧萧萧辞、18975175、叶叶叶如故、李子多多、杨静、NGC2237、球球球球球球球可、一瓶黄酒、一棵树、张屁佳、Ininers、41234135、BLISS.极喜、玟宝宝、默念念茉、玖玥晞、喵与鱼的碎碎念、停雩的奶黄包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片刻 42个;怀舟 36个;四倍弱冰 16个;宝三热吻林炡 14个;吴雩无求 12个;老大世界第一可爱 10个;达浪耶、是胡桃夹子呀、下海挂牌五万起 6个;夜色温柔、淮老师要早点睡、葱花喝不到的立顿、谢闻星 5个;毛球毛线毛钱、乘舟上海楼、NGC2237、rui蕊蕊蕊的蕊 4个;君离笑、八表同昏、萧萧萧辞、今天依旧是快乐嗑花怜、江江江江肆、冰魂、霸道警草俏警花儿 3个;热爱清新克苏鲁的小坚、小手怪、皮卡布、正版沉荩、淮上你没有心、吴雩、算了、希_希、陈昌君、夜雨微凉617、喂喂别抢我的菠萝啊喂、重叠泪痕缄锦字、消小消 2个;艳骨沉香、Yinner、赤羽烛、yy、东方镜君、舞猾、何小邪、283、停雩的奶黄包、冰释、不渡、阿邓、可达鸭呐、夜深人靜時、我家美钰、双习不想学习、Cetacea、冰糖咖啡、20761781、不要叫我嘤嘤怪、41345767、坂田金水、葱花撒在鱼身上、空玉、偷喝停停的媳妇茶、hqyjonna、寒风朔雪、阿文想吃汉堡、39489768、啊姝姝姝姝姝、佐卡卡、之方、十三不想加油鸭、抖兔子、红绸、芒果布蕾、凉未辞、MISS-M、-散尘-、秋鲤鲤、太阳风暴。、筱羽、liangshouse、妈妈我也想玩奇迹停停、小火没有苗头、可爱雩?、小可?爱`、夜飒、吴彩虹吴鱼鱼、啃石头的兔子、杜沈言、Drunk?、白甜甜的小甜甜、百无一用是蠢彦、KM18YJ、37995267、微风吹过撩无痕、沐绾歌、26492992、子晞、稻草人、葱白绿、两块石头、吃光食堂小米粥!、亦亦亦子、影の像、蓝色之恋、沈姑苏、落乡、颜楚、容曦、29822376、谗言佞语、压力山大、千秋怎堪一剑扫、Recong、威武霸气月牙儿、持续自我厌弃中、周夙Ww、不渝、不穿秋裤真凉快、寶記。、谢云、受受相遇、蘭漪、鱼在我这里、千山唤行、层林尽染、40525166、きよみつ、盐姜葱花鱼?、Ininers、蒋丞丞丞丞丞、xl夏凝、顾影、优·Alfred、蛋白是白的、我很安静、Paranoid。、安眠、SpeXial ?、31316334、陈公子、江停入我怀、子夜封.狮、evak、RUYouuuu、慕屿、淮上的小心肝张萈灵、Z.U.coco、35616123、屈蝈蝈儿、朝暮、阳城、月亮说她忘记了、嘉辰、星、小名叫毛毛、瓜谷七次嘟、鲮鲤、13、清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呆呆呆呆 177瓶;张 152瓶;Hemistorzou 130瓶;kiyo晨 129瓶;烟若兮 115瓶;姬离猗 100瓶;钱钱钱串子 95瓶;其声呜呜然 87瓶;萌萌的毛毛大总裁 79瓶;36255307 73瓶;瓜谷七次嘟、花城城 70瓶;LLL 69瓶;jhgsdug 65瓶;费总小娇祈、fhdjwhdb2333、美式还是拿铁 60瓶;睡到世界灭亡 55瓶;用户昵称无法显示 51瓶;淮上催更bot、战场原紅雀乄、21225085 50瓶;风铃、渺渺兮予怀、余落、、茶果、汐小墨、白觅、26492992、1123、27276097、御水咩 40瓶;顾浨 39瓶;贝壳壳、影汐瑶 37瓶;helenciang 33瓶;尉迟、cony、满秋、一枚烧酒、今天也是个小玑灵鬼、阿难i、眼鏡のばか、安素、41181067、柠檬小蛋糕、嗝额、孤舟渡我、晨硝 30瓶;25596008、梦落雨林、木鱼 27瓶;陌语微澜 26瓶;Delight、榛巧呀、小25、青笺、lactose 25瓶;今天和小天哥哥睡觉了、晨曦 23瓶;不爱我鱼有什么出息!、小兔子乖乖、半空中坠下诳语、张起灵的猪、粥粥子、LOVEDAY、Luyy、DeauiHyuuy、忆语生余华、烟花汽水、了了、沧原、蒋丞选手的兔飞、木泽野、楚豫、阿邓、祭酒、Agilities、达菲、茗可mio、里团子?、小颜今天学习概率论了、米诺诺、我就試試看、27300089、Nancy、夜耶、Paranoid。、九药、喵了个爪的、小小容·R、calk、白糖、红绸、书迷迷迷啊~、停停妈、34934602、?N?、Emily、28441442、苏嫕卿_雨落千载共白、薇薇清璐 20瓶;40546921 18瓶;叶二公子、吴雩的小披风、妧胥 16瓶;想吃江教授的小馄饨、莯春、lilith、苏阿墨、忘川、我們很熟嗎、王不留行、椿去湫来、紫霞、25915004、走走 - 15瓶;今天有小鸡腿么 14瓶;楚工腰好细 13瓶;啦啦啦 12瓶;35254560、催雪 11瓶;宵明、晚来风急、/、Windy喜欢KS、CR、停云、它山一水、小个子姐姐、糯米饭、Esc聆听那、回忆、10琳10、参考意见、Yomiki、今天依旧是快乐嗑花怜、Angle30°、卢恩、玉面小阎罗、蘼洇、元气少女郭德纲、俞子衿、我真的磕不动了、柒丶兮、喜马拉雅、哆啦、用糖拐洋洋、陌陌、哒啦、阿迷、芋泥鲜奶、小鸭梨吖、系统错误、米迦勒之舞、亦亦亦子、夜色温柔、?小羅、33932329、柚子、无墨、nicole、dunt、安、云豆子、朝暮、花のみやこで、渡闻、绿茶冷面、小爷、ss、焱焱焱焱焱焱焱、季凉歌、二哈吃肉包、小丸子爱碎懒觉、陆吾、章凌、不燃、葱花鱼今天结婚了吗、倚声、吴雩无虞、柠瑜于与喻、司时、长风、墨羽、子由、毕之。、段嘉衍的信息素、至此而止、陈公子、大大的燕子、25454180、云粒子茶、安风、Fqyyyyes、独钓寒江雪、雁长靖、江教授的保温杯、妩阡、WY、剥橙子前也要洗、aloha、丨夏陆丨、我超凶的wq、35685825、姬翎澜夜、没有奶茶的小天、坂田茜、桁衍、江浸月、共情、十里长亭、鹿鸣_、w、柒柒、初冬于初、落啊落啊落、wifi专用的避尘、Orange、王牙签、清凉、葱花鱼多放醋、莫厌生、Adventurer°、迷失香。、FF&MM、33400724、云次方不平凡、欢喜、猫丞的兔飞飞、默念念茉、MISS-远远、月亮说她忘记了、吃肉的兔子、一瓶碘酒、不渡、浮梦若笙、寄傲、八月、你给我少吃点、雾润嘉木、霁华、依言、夹猴子沾醋、千面妆、玖玥沫心、30645363、风乎舞雩、安之若素、绿色机密、管住你的嘴、31815953、否极泰来、BBIBBI、冬雨、4A级的盐姜葱花鱼、严、扇贝@( ̄- ̄)@、木痕是最萌的蛋、沁园 10瓶;肥肥肥肥雁、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妈妈我也想玩奇迹停停、饿了么董事会、月中霜里、科学成就了圣诞节、应楚、艾欧尼亚不能没有我 9瓶;cc的小宝贝儿、39421494、AO3等待葱花鱼强势入、闫姝宇、落枫 8瓶;火锅怪、陌殇咕咕 7瓶;颜早早早早嗷、37125357、玻璃骨刺、添烈、宋居寒假唱鬼才、小妖UU、葉、西柚呀 6瓶;夜阑笙影、六音、洛北执、源御、枫晚清秋、牛轧汤、Qning_、不在、顾小白、35762699、今天吃鱼了嘛、湛卢、涸嵇、风淡云轻、颜楚、森和、江清云乱、羊乘七十三、弥生小宓、芙蓉花開又一回、停停的普洱茶、切片面包、美人是珍宝呀~、君炎辰、joyice、晚漾、荒园、花少不爱.、Lavender、周pri、Connie 5瓶;Knight_77 4瓶;木木白、16226908、小兔子乖乖、一碗粥、峫不压正、小渔不是鱼、13469013、夜兔神乐_饭、不爱吃鱼但超爱葱花鱼 3瓶;病态.、蒋丞选手、温泽、小美人雩儿、归与白鸥盟、抹茶冰沙、桑陌离、腐腐腐腐纸、落叶那一瞬间、阿茶想吃糖、赜渊、裕子酱、城川、Aurora?、standby、(╯‵皿′)╯︵┻━┻、落花时节、TOOSUE、踎低揽住自己 2瓶;喵了个咪呀、情愿荒唐、猫影影88、神之小小睿、谗言佞语、停云、胡胡胡、爱吃鱼的短毛皮卡丘、冯冯、贝母、不甜哒甜瓜、39316246、彼之□□、lyl、attention、泫墨、喝老同兴吃东星斑刀鱼、馅馅超级可口!、一襟斜阳、寂·川、KM18YJ、代号插画师、江停的小娇妻、黄不白、简兮、鬼伎子、楠迟、我嗑的cp都是真的、明月夜、树苏、Amelia0723、不要欺负吾雩!、余安、维萚、念桥知生、庭雪森曜、liangshouse、海馨、荔子红、锵梓、不加糖、花无妄、在这风起云涌的现场、小鱼指针、BUGA、弥汐、黄烦烦.、子夜封.狮、小金人、贺狗鸡、缪音、倚清秋、陈点点罒ω罒、星空爱好者、蘭漪、桃花源、小嘟脸白二哥、七月噗噗、江渡一、微醺宇宙、胡同小巷阿达、明生、38800516、小無sama、最帅灭蚊灯灯灯灯老大、19929201、半声、Chasing°、源来的兴、溢芳香的瓶子、37128835、铭心之诺tvxq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