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第1002章 谁笑到最后(6)

作者:火柴      字数:2096      更新时间:2019-09-29 23:52:36

    这两个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让他们这边儿的人陷入颓势。

    然后眼瞧着他们的人一个个的倒下。

    那都是腾龙阁的精英啊!    王爷为啥要让他们赶紧走,那就是笃定他们能够突围出去。

    可是现在……    程安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

    那两个人已经朝他杀来了。

    程安一个狠心,便怒吼道:“如今杀不了成王……但成王早晚得死!”

    说完,他先是砍翻一个侍卫,然后猛然朝着自己的面门拍了一掌,直接将自己的脸面拍得血肉模糊,整张脸都塌陷了下去。

    所有的刺客,无一生还。

    即便有没被杀死的,也都咬毒自尽。

    牢房中的成王自然听见了程安最后的那一嗓子,他是运转了内力喊的,牢房大门也没关。

    成王冰冷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厉色,他抬手就给了自己胸口一掌,然后吐了一口血就昏死了过去。

    张洲带着人进牢房,瞧见的就是生死不知的成王。

    他让人给成王叫太医,然后自己去给永安帝复命。

    皇宫戒严。

    四处都是禁卫军。

    江鸿远和林晚秋乘乱进了坤宁宫,段月华等他们等得心焦。

    “晚秋,你怎么样了,可有伤着?”

    你说儿子要去干这事儿就算了,儿媳妇也跟着去,可把她给担心坏了。

    林晚秋笑着摇头:“没事儿的娘,有远哥在我身边,没人能伤得了我……就是有点累。”

    “那你赶紧去洗洗,紫桂,服侍晚秋沐浴……”    林晚秋和江鸿远都穿的是侍卫装,林晚秋洗漱之后就换成了宫女的衣裳,江鸿远则是换成了坤宁宫里的侍卫衣裳。

    他块头太高大,穿太监的衣裳不合适,那有像他那么牛高马大的太监。

    这会儿屋里没外人,他就没戴着林晚秋给他的硅胶头套。

    如果不是他带着林晚秋混进侍卫中,成王的那些人宫中的侍卫们够呛能拦得住。

    “紫馥,你去给晚秋把把脉,瞧瞧有没有内伤。”

    段月华没问儿子咋样,儿子的武功高强她是知道的,而且他看起来也没啥不妥。

    紫馥就是白术,林晚秋除了白芨,其他三白都让林晚秋送进了宫,留在段月华身边给她用。

    “娘,我真的没事儿……”林晚秋觉得很无奈。

    但段月华坚持,紫馥也笑道:“奴婢好久没帮夫人把过脉了,夫人就让奴婢过过瘾吧。”

    行叭,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    林晚秋乖乖地伸出了手,紫馥把了一会儿脉,神色越来越严肃,看得段月华的心都提起来了。

    半响,紫馥问:“夫人,您上个月的月事是不是没有来?”

    林晚秋拍了拍额头:“没来,这两个月事儿多,我都把这事儿给忘了,我这月事紊乱了,回头请神医帮我开点儿调理的丸药。”

    紫馥扶额:“夫人,您是有孕了。”

    “什么?”

    江鸿远和林晚秋同时惊呼。

    紫馥郑重道:“有孕了,两个多月的身孕!”

    “这不是胡闹么!”

    段月华都要气死了,她锤了江鸿远一拳头:“你这个丈夫是怎么当的,媳妇有孕了都不知道,还带着晚秋去跟人拼杀。

    宏儿你怎么……怎么……”    江鸿远都没反应过来,林晚秋忙道:“娘,不怪远哥,是我自己非要跟去的,我也跟远哥学了些功夫,想跟人练一练,以后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能有几分自保的能力。”

    “娘,是我的错,我自己的月事没来都忘记了……跟远哥没关系。”

    段月华发火还是挺吓人的,林晚秋下意识的就帮江鸿远辩辩解。

    江鸿远一脸的不高兴:“不可能啊,咋可能怀上呢?

    紫馥你再给瞧瞧,是不是瞧错了。”

    段月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听到了什么?

    “你……宏儿,你怎么能这样呢?

    晚秋她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段月华都要被江鸿远给气死了,她真是……“晚秋绝对不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竟然怀疑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伤她的心?”

    这个时候,林晚秋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江鸿远的话如一桶冰水从头浇下,把林晚秋的欢喜瞬间就浇灭了。

    “不是……娘……媳妇,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怀疑晚秋。”

    江鸿远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

    段月华恨铁不成钢地盯着他,这孩子……说话都不过脑子,瞧晚秋的脸色,明摆着是恼了    “远哥……你不想要这个孩子?”

    林晚秋说道后来声音都在发颤。

    “我……”他不是不想要孩子,他只是不想让媳妇生孩子,不想让她遭受那样的痛苦。

    都说生孩子是过鬼门关。

    像水生媳妇……    “不是,我只是……我一直在吃避子丸……那个紫馥你赶紧再给晚秋把把脉……”江鸿远越说月气弱。

    “不用了。”

    林晚秋收回手,“远哥既然不喜欢孩子……紫馥你给我开一副堕胎药。”

    “不行,堕胎药多伤身子啊。”

    段月华急了,她踢了江鸿远一脚。

    “晚秋你别说气话,娘先出去了,你先歇着。”

    说完,她就跟江鸿远道:“好好哄秋儿,若是哄不好……你往后也别叫我娘了。”

    真是糟心啊。

    但段月华更多的是愧疚,若不是当初她认贼为友,若不是当初她太优柔寡断,太善良单纯被人算计得渣都不剩,连亲生儿子都不能亲自抚养。

    没在他身边教导他,教他人情世故,他又怎么会不经脑子就说出那么伤人的话。

    偏殿就只剩下江鸿远和林晚秋了。

    江鸿远上前去想抱林晚秋,却被林晚秋个闪开了,江鸿远那里能放任她,直接闪到她身边将她紧紧搂进怀里。

    “你放开我,你不想要孩子我就打掉他,你想要谁给你生,就去找谁给你生。”

    林晚秋在他怀里挣扎,又一脚脚地踹江鸿远。

    江鸿远生受着,不躲不让。

    “媳妇我错了,我不该乱说话……我就是,就是不想让你生孩子……”    “那你滚开,想找谁生就找谁生!”

    林晚秋说完就哭了,这下把江鸿远心疼得咧……    “媳妇你听我说,现如今怀上了咱们就生好不好,生还不行么?”

    “江鸿远你个王八蛋,你说生就生?

    我不生了,我不犯这个贱!”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