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小说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三九九章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作者:木允锋      字数:3023      更新时间:2019-10-12 06:30:24

  杨寰带着部分名单和后续的船队,继续顺流直下杀向苏松常,而杨信则转头扎进鄱阳湖,在初冬的寒风推动下向着南昌前进,至于对侯家的封门则由凤阳的荡寇军负责,由锦衣卫从那里带两个营去归德。

  京城的那些则由许显纯负责。

  他们并不重要。

  因为他们死活对杨信来说无足挂齿,杨信要的只是他们的钱。

  但他们的钱肯定不在京城,就算在也只是少数,就像黄士俊在京城居然都能把崇祯感动的送路费回家,但人家的家里修着一座号称广东四大名园之一的园林呢。抄这些家伙老家才是最明智的,大明为何抄家抄不到银子,就是把这个次序搞错了,总是先抓人,再拖拖拉拉审讯,定罪后再抄家,那时候早就连骨头都没得啃了。

  圆嘟嘟案发到抄没家产中间隔了一年呢。

  他弟弟袁崇煜早就卷了所有钱财磬家西逃,跑到广西藤县的老家,躲到不知道哪个山沟里去了。

  他家是藤县的并不是东莞,只不过发迹后落籍东莞,毕竟他弟弟在家做盐商必须在东莞贩盐,广东主要产盐区就在虎门北边的沙洲区,就这样圆嘟嘟摇身一变成了东莞人。

  三天后,南昌。

  “杨都督终于对我刘家下手了!”

  刘一?G的大哥刘一?j站在门前,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说道。

  他是前浙江巡抚,去年因为涉嫌贪污,最后采取主动辞职的方式,以此避免了继续被查下去,原本历史上他死后因为追赠问题,还引发东林党内部浙江系和江西系的内斗。浙江系的魏大中反对他的封赠,因为他是在浙江巡抚任上贪污辞职的,但他弟弟刘一?G是江西系的老大,江西系认为这是不尊重他们老大,最终双方闹得很尴尬。

  旁边九千岁则开开心心欣赏狗咬狗。

  不得不说东林党斗不过他也不是没有道理,就这内部的不团结,还怎么跟他斗啊。

  “石闾公,令郎涉嫌谋叛,杨某只是秉公执法!”

  杨信举着他儿子的亲笔信说道。

  “老夫今日就要为国锄奸!”

  刘一?j突然暴起,手中拐杖砸向杨信脑袋。

  杨信若无其事地看着他,任凭那拐杖砸在自己脑袋上紧接着反弹回去,刘一?j站立不稳,一下子倒在了门前,脑袋正好磕在墙上,然后躺在那里抽搐了一下很干脆地咽了气……

  “你这是碰瓷啊!”

  杨信无语地说道。

  里面那些刘家的人立刻冲过来,扑到刘一?j身上哭嚎着。

  “阉党打死人啦!”

  “乡亲们,把这些阉党奸臣打出南昌,咱们江西千万百姓与阉党势不两立!”

  ……

  围观的人群中一片混乱吼声响起。

  天空中雪花飘落。

  “谁,谁想动手?”

  杨信转头看着身后那些人。

  后者看看四周,那些老百姓没有一个上前的。

  “乡亲们!”

  其中一个垂死挣扎般吼叫着。

  然后乡亲们继续无动于衷,他举着拳头一脸尴尬,紧接着杨信出现在他面前。

  “万时华。”

  杨信说道。

  他和这个人认识,当年忽悠宋家兄弟时候见过几次,当然,那时候他还是风流才子来着。

  “听说你考了八回都不中举,这算是屡败屡战还是屡战屡败?”

  杨信说道。

  万时华的脸瞬间一片血红。

  紧接着杨信揽着他肩膀,硬生生把他从人群中拖出来,他的几个同伴犹豫不决终究也没敢阻拦,看着杨信把他转向围观的百姓。

  “以你这眼光也的确考不中。

  你看看他们,你看看这些百姓,他们有谁还会听你们的吗?

  他们有谁还会被你们欺骗吗?

  没有。

  你们的话他们不听了。

  因为他们都已经很清楚,听了你们的话跟我作对,最后把命搭上你们也不会让他们的日子有什么改变,他们一样要交六七成租,他们一样要在地主老爷的压榨下吃糠咽菜,听你们的话,地主老爷们就会分给他们地了?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但我不一样。

  我在无锡怎么做的他们都很清楚。

  刘家有多少地我还不知道,但无论多少我都会收为皇田,然后把地租降低到两成三成,他们就会吃饱饭,不用忍饥挨饿。

  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阉党奸臣,可老百姓知道我为他们好,你们口口声声为国为民,但实际上你们既不为国也不为民,为国你们就应该多交税,让国家有钱对付外敌,有钱赈济灾民,为民你们就应该让老百姓丰衣足食。可高喊着为国为民的你们只会想方设法偷税漏税,想方设法压榨老百姓让他们多交租,那么你们觉得他们的眼都瞎啊?

  他们看不到谁才是为国为民的啊?

  告诉我。

  你们是来对付我的吗?”

  杨信对着那些老百姓喊道。

  “不是,小的们是来等都督处置刘家的。”

  最近一个明显的农夫高喊着。

  然后其他人纷纷附和。

  “那好,如果刘家查实所犯罪行并抄家,我保证刘家所有田产都依照无锡例处置,你们谁还知道刘家其他罪行的,可以到我这里检举。”

  杨信说道。

  然后那些百姓一片欢腾。

  “你看,让老百姓拥戴就是这么简单。”

  杨信转头对万时华说道。

  他根本就不担心这场抓捕会出现上次的情况,距离上次已经过去近三年,无锡那些民兵是什么日子早就尽人皆知,在那里降到最高不超过四成,普遍两三成地租会带来什么结果就不用说了。无锡一带普遍就是每亩年收两三石米,是米而不是稻谷,两熟制还会带来一季小麦或者油菜籽,杨信的标准是一户五口之家最高租种十五亩,三四十石米的年收入。

  人均近十石。

  加上小麦或者油菜肯定超过十石,其他什么税也不需要交。

  实际上那里的民兵都是部分种稻部分种棉花,最后再由女人纺纱卖钱。

  这样的日子就是普通老百姓梦寐以求的。

  有这样的榜样,而且经过了近三年的口口相传,南昌又不是说和无锡远到信息不通,两地都是商业城市,互相之间商业往来频繁,不用有人故意传播,就那些去无锡贩布的商人伙计,就把那里的情况传过来了。更何况不仅无锡,还有凤阳的例子,原本军户大量逃亡都荒芜的凤阳,在那些荡寇军的屯垦下,都已经可以向外出售粮食了。

  那地方可比南昌差的太远。

  但人家在那里一样做到丰衣足食,这一点从那些到山里不断往外拉人的前棚民口中就能知道。

  甚至这一带棚民都明显少多了。

  全都被吸引到那里了,短短不到三年,凤阳府人口增加了两万多。

  都是作为杨都督的雇工,在那里开荒种田,杨都督一粒租子不收,唯一的要求就是余粮必须出售给他,另外闲暇必须进行军事训练,不过不同于无锡,那里的土地开垦出来算他的,所以按照民田缴纳田赋,另外人头税之类的也交,不过由杨都督收,再由杨都督交给官府。

  所以就二分火耗。

  官员爱定多少,杨都督就按照二分。

  无锡那边则属于皇田,皇上特准只交租不交其他任何税。

  实际上天启比以前得到的还多,以前哪怕是无锡一带的重赋官田,一亩也就是两斗或者三斗,而且是稻谷,而现在两三成地租一亩可以让天启收到一石左右,但老百姓理论上交给皇帝的更多了,日子却过的更好了。

  原因很简单。

  官员盘剥直接没了。

  老百姓把稻谷租子交到横林就行了,甚至运输损耗都不用他们负责,运输是由杨都督的商业船队承担,有损耗也是杨都督负责。

  一切都清清白白干干净净。

  那么南昌的老百姓瞎啊,三年来还看不下出谁对老百姓好?

  这些老百姓聚集是为了保护刘家,保护这个当朝大学士,刚刚辞职的巡抚家来阻挡杨信的吗?人家明明是来看刘家到底会不会抄家,他们同样的好日子会不会到来的,如果杨都督的罪名不够,不能让刘家抄家,那他们不介意再给补充些新的,总之必须得让刘家抄家,刘家不抄家,他们的好日子就没了。

  话说这些生员还以为民心可用,还觉得正好可以鼓动他们起来暴打奸臣,但实际上老百姓就是把他们当一群傻子而已。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杨信拍着万时华肩膀不无得意地说道。

  刘家就这样迅速被封门,同时五百苗兵连同他们的家属,也在几名原本旁边山里山民出身的军官,还有两名锦衣卫带领下,暂时留在这里看押。

  至于他们的衣食……

  这个当然,当然由杨都督负责,不过鉴于刘家仓库有的是存粮,所以先从里面借用吧,要是刘家谋叛证据确凿,那就在抄家时候扣除,如果刘家罪不至于抄家,那,那朝廷会补上的,总之杨都督都是依法办事。而那两名锦衣卫还会继续搜集更多刘家的罪行,那些老百姓可以向他们检举,尤其是那些涉及谋反谋叛和大逆之类的,总之敞开门欢迎检举。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