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权门贵嫁

第二十章·姨母

作者:秦兮      字数:1989      更新时间:2019-10-07 12:13:12

  连绿衣也满脸不解的站了起来,手里举着一串糖葫芦茫然的看着自家姑娘。

  这抱的是谁啊?姑娘认识吗?

  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啊!

  阮嬷嬷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是懵的,这丫头是不是脑子有病?刚刚还满脸自信的说自己是来治病救人的,现在就抱着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杀猪似地哭了?

  连苏付氏也是一怔,后退了两步等到身上的小姑娘的手紧了紧,才反应过来,稍稍把她推的远了点儿,面对面的打量了她一会儿,才有些诧异怔忡又有些不敢置信的问:“元元?你是......元元?”

  眼前的小姑娘眉眼精致清秀,一双眼睛像极了妹妹,苏付氏眼里一热,伸出手紧紧的将朱元箍在了怀里,抱着她失声痛哭。

  苏夫人张大了嘴:“......”邪了门了,这还真的认识啊?!

  阮嬷嬷更是目瞪口呆,她们一直把朱元养在后山茶林,是不是太放松监管了?以至于有这么多她们不知道的事在朱元身上发生了。

  眼前的妇人是谁啊?她认都不认识,连见也未曾见过啊!可朱元却上去抱着人家哭!

  好在她们也没有抓心挠肺太久,因为朱元已经抱着苏付氏喊了一声姨母。

  姨母?!阮嬷嬷怔住了,脑海里似乎有些模糊的印象-----先头去了的大夫人娘家好像的确是姓付的......

  不会吧?真的就这么巧?!

  苏付氏搂着她又哭又笑:“你都长这么大了......我之前去找过你.......我来庆州府为的就是找你......”

  这些朱元都知道,上一世她也知道。

  只是后来知道的实在太晚了,她都已经成了别人的填房了,才知道自己姨母为了她曾经不远千里,从江西新余到了庆州府找她。

  母亲死了,当人家填房真的很辛苦,要应付公公婆婆,要应付原配留下的子女,轻了重了都不行,她的日子过的很艰难,生下孩子的时候,也更加疲累,时常觉得力不从心。

  最难的日子里,是姨母一直陪在她身边,教会她做人的道理,告诉她她不是一无所有一文不值。

  是姨母告诉她,永远不要失去搏杀的信心,往往很多胜利就是最后反败为胜,未到盖棺定论之前,一丝希望都要当作救命稻草那样去抓住来翻身。

  她听了,所以学了一身的本事,就算是她后来死了,她的子女们也一定都会过的好的,因为她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不过,很多事情原本都是没必要发生的,很多苦也都是没有必要吃的,朱元从苏付氏怀里抬起头来,满脸都是泪却努力的笑起来了:“我都知道,我梦见我娘了,我娘告诉我,你来找我了......”

  绿衣释然了,很快就插嘴说:“是啊是啊,夫人托梦给我们家姑娘,跟她说竹楼要塌了,让她跑呢,我家姑娘就带着我跑了,还顺便救了孟夫人......”

  阮嬷嬷嘴角抽搐-----她会信才有鬼了!真要是这么灵,早些年干嘛不托梦?白白让女儿受这么多年的苦。

  肯定是对外的托词,她冷笑了一声。

  苏夫人却怔住了,问道:“哪个孟夫人?”

  “当然是孟知府的夫人啊。”绿衣理所当然的说:“孟夫人难产快死了,是我们姑娘治好了,后来孟夫人的女儿病了,也是我们姑娘治好了......”

  再说下去,就要说到人家的家丑了,孟家一定会来找她们拼命的!阮嬷嬷咳嗽了一声就说:“小孩子不懂事,胡说的.......”

  苏夫人看也没有看她一眼,朝着朱元飞扑了过去,抓住了朱元的手,又看看苏付氏,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弟妹!这是你外甥女?那就都是一家子亲戚......你让她去看看楼儿吧......”

  苏付氏表情有些古怪。

  她在家里地位不怎么样,丈夫苏三老爷又跟苏同知不是一母所出,所以来了以后看了苏夫人不少脸色。

  现在苏夫人竟然转头来求她,这体验还真是......挺舒服的。

  可是苏付氏还是没有答应下来,她只是转过头去看了绿衣一眼,问朱元:“这是你的小丫头?”

  朱元微笑起来,见绿衣蹬蹬蹬跑过来了,就点了点头。

  苏付氏夸了绿衣一声,就问朱元:“你怎么知道姨母在这里?治病......你会医术?”她有些怅然的问:“你的母亲教你的吗?”

  朱元母亲死的时候,她才五岁,就算是学,应当也学不了多少东西的。

  可是朱元却点了点头,很坚定的说:“是母亲教的。”

  她所有的一切,都是母亲跟姨母的恩赐。

  真是妹妹教的......可是年纪到底还是太小了,能学到什么呢?苏付氏迟疑了一瞬,她是知道苏星楼的病情和自己嫂嫂的脾气的。

  朱元却已经从刚才的失态中回神了,她站起来,擦干了眼泪对苏夫人说:“请您带路吧,我先去看看苏公子的病情。”

  苏夫人忙不迭的起来了,她现在是没有法子了,死马当成活马医,不管什么法子,总得都要试一试。

  朱元跟在她身后进了苏公子的屋子,见伺候的人都拿了帕子包住了口鼻,便上前一步掀开了帐子,见苏公子翻了过来,片刻后她点了点头,让人拿了纸笔来开始开方子。

  看病就这么简单这么敷衍啊?阮嬷嬷不声不响的跟在后头,忍不住在心里泛起了嘀咕,到底是不是真的中邪了?!

  还是真的跟孟老夫人说的一样,真的是会巫术啊?

  人是不能被念叨的,孟老夫人此刻就忍不住重重的打了个哈欠,有些艰难的喘着粗气对耷拉着头的孟符说:“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哪里有人婆母在堂,丈夫在家,自己竟然敢带着儿女走掉的?!素日就是你对她太宽纵了,把她纵得不知天高地厚,还真以为自己是未嫁时的太傅家小姐了,女人嫁人了,还不就是那回事?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一点都不懂!”

  她挣扎着看向儿子:“去!写封信去京城,让你岳丈看看他养出来什么好女儿!”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