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情定一生无悔过沈蔓歌

第1369章 有点意思

作者:沈蔓歌      字数:3378      更新时间:2020-10-23 05:39:48

  凌千羽是认识青鸾的,虽然和她没有几次见面的机会,但是对这个女人他还是研究过的,甚至也关注过,此时自己在外人的眼里身份只是一个助理,却没想到青鸾会对着他而来。

  有点意思!

  “五公主是不是敬酒敬错人了?我家少主可在那边坐着呢。”

  凌千羽用下巴努了努不远处的替身,唇角微微扬起,本来陌陌如玉的公子样子,此时眼底却带着一丝邪魅,让青鸾微微一愣,随即笑着说:“本公主要敬的就是你,怎么?没那个胆子喝么?”

  青鸾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身后方正的视线仿佛刚出鞘的利剑,恨不得将她给刺透了。可是那又如何呢?

  他是她的父亲又如何?

  难道他要她嫁给谁,她就要答应了?

  简直可笑!

  能够活到现在不是因为方正的关系。

  既然他那么希望自己能够和凌家少主扯上关系,那么她偏不如他所愿。

  她就要找个小小的助理,一个身世悲惨的孤儿,看方正能把她如何?

  不得不说,现在的青鸾是叛逆的,更是不可把控的,但是她那股子桀骜不驯的性子倒是让凌千羽微微扬起了唇角。

  “胆子这个东西我还真没有。”

  凌千羽一笑倒是男色惑人,就连青鸾都不由自主的楞了一下。

  “原来是个胆小鬼。”

  “错了,五公主敬的酒,我自然是要喝的。”

  说着凌千羽接过了青鸾手里的酒杯,在鼻子下闻了一下。

  好烈的媚药!

  看来这个方正是真的着急了。

  凌千羽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突然上前一步,大胆的搂住了青鸾的柳腰往怀里一带,温热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

  “公主,这酒里可是加了料的,你确定让我喝?”

  凌千羽的声音在青鸾的耳边响起。

  果然!

  青鸾的眸底划过一丝愤怒。

  方正为了达成自己的利益果真不管她的死活,原先只不过是猜想,现在听到凌千羽如此说,不由得怒从心起。

  “我说确定呢?你不敢?”

  青鸾这算是赤果果的引诱了。

  凌千羽看着青鸾身后的方正,笑的有些邪魅。

  “既然是五公主的盛情,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凌千羽一把抱起了青鸾,朝着附近的休息室走去,至于去干什么,所有人心知肚明。

  后悔吗?

  青鸾不知道。

  她在大厅里搜寻了一番,所有人看她的眼神要么带着嘲讽,要么漠不关心,冷漠的让人心寒。

  她这辈子到目前为止,也不过深爱过一个男人,可惜那个男人现在并不在她的身边。

  青鸾想到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处境,即便是叶南弦接受了自己,也不能留在这里和她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吧?更何况叶南弦的选择从始至终都不是她。

  既然如此,选谁又有什么不同呢?总归这个宫殿太清冷,她太寂寞了。

  青鸾的眼底划过一丝落寞,随即将凌千羽手里的酒给喝了,在凌千羽还没来及阻止的时候,她的樱唇直接堵住了凌千羽的嘴,那甘甜的红酒顺着凌千羽的口腔滑入。

  凌千羽的眸子有些微沉。

  方正气的简直肺都要炸了。

  “方颖之,你给我下来!”

  他很少当中如此对待青鸾,但是此时的青鸾好像没听到似的,径直和凌千羽做着露骨的事情。

  方正见此,不得不对替身凌千羽说:“凌少,你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助理趴在你的头上吗?”

  “他不单单是我的助理,只要他高兴,随便咋么样我都没意见。”

  面具下的男人眼眸微闪了一下就再次沉了下去,像一滩死水一般。

  方正气的要死,正准备让人分开青鸾和凌千羽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进了房间,并且上了锁。

  药物让彼此有些热情。

  凌千羽看着是翩翩公子,可是此时却将青鸾抵在了门上,灼热的唇急切的索取着。

  沈蔓歌简直有些无语死了。

  那么多的房间,这两个人可真会选,居然选了他们俩藏身之处,更何况如此热辣的一幕让她不得不咳嗽出声。

  “那个,你们可不可以缓一缓?”

  沈蔓歌尴尬的笑着。

  青鸾和凌千羽微微一愣,随即青鸾仿佛见了鬼似的直接推开了凌千羽。

  “你怎么在这里?”

  “抱歉啊,真不好意思打扰你的雅兴,不过你们也太会选房间了吧?”

  沈蔓歌嘿嘿的笑着,青鸾的脸色有些阴沉。

  凌千羽楞了一下,看到是沈蔓歌的时候倒是嫣然一笑。

  “我还以为你们出去了,没想到居然藏在了这里。也不怕被方正的人看到么?”

  “我们就是在这里休息一会,等宴会进入中间环节的时候再出去,找机会抓住于峰。”

  沈蔓歌对凌千羽倒是有些放心。

  青鸾见凌千羽和沈蔓歌貌似认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你的人?”

  “准确来说应该是南弦的人。”

  沈蔓歌不知道自己这么说对不对,但是叶南弦也是东南战区的,而且军衔比凌千羽要高,自然算是他的人吧。

  青鸾倒是楞了一下。

  “你?是叶老大的人?”

  “不像么?”

  凌千羽依然笑着,不过眼底已经没有了情。欲、

  青鸾倒是有些诧异,如此能够快速调节自己情绪的男人让她感到了一丝可怕。

  刚才的凌千羽简直就像个猴急的莽夫,可是如今那沉稳的样子却又让人觉得有些压迫感。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青鸾还没问,沈蔓歌已然开了口。

  “凌千羽,你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宴会结束再走。”

  对沈蔓歌当着青鸾的面揭穿了他的身份,凌千羽倒是没什么感觉,反观青鸾整个人惊讶不已。

  “你是凌千羽?那么那个戴面具的男人是谁?”

  沈蔓歌顿时愣住了。

  青鸾不知道凌千羽的身份?

  她以为他们俩如此热烈的走进来是认识的。

  意识到这一点,沈蔓歌有些抱歉的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

  “无妨。”

  凌千羽宠溺的对着沈蔓歌笑了笑,然后才看向青鸾,一字一句的说:“我是凌千羽,那个戴面具的自然是我的助理凌飞了。”

  “可是大家都以为他才是凌家少主!”

  “那是我的意思,方便我行事。”

  凌千羽倒是没有隐瞒。

  青鸾的脸色有些沉重。

  “我知道了你的秘密,你打算怎么对我?”

  “你觉得呢?”

  凌千羽看向青鸾,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却也带着一丝迫人的压力。

  青鸾有点摸不透这个男人到底怎么想的,只能低声说:“我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的。”

  “口说无凭,这么多年的宫廷生活难道还没有教会五公主什么叫世人不可信么?”

  “那你想杀了我吗?”

  青鸾有些愤怒。

  她居然和所有人一样错人了凌千羽,既然眼前的人才是真正的凌千羽,那么她先前的计划自然是不能做的了,更何况现在沈蔓歌还在身边,她放纵也好,计划也罢都得歇着了。

  可是看凌千羽的意思并不打算放过她。

  这可怎么办?

  青鸾正想着,就听到凌千羽说:“不如你做了我的女人吧,对自己的女人我比较放心。”

  “凌千羽!”

  青鸾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着,脸色顿时红了起来,更有些恼怒。

  沈蔓歌看着他们俩针锋相对的样子,不由得看出了一点点不一样的地方。

  这个凌千羽看上青鸾了?

  这倒是不错呢。

  只要青鸾有了良配,自然不会惦记她家叶南弦了,到时候她也放心一些不是?

  想到这里,沈蔓歌连忙说道:“我倒是觉得凌千羽不错的。青鸾,你可以考虑一下哦。”

  “你觉得他不错你嫁给他啊?正好把叶老大让给我,两全其美。”

  青鸾才不管沈蔓歌说什么呢,直接怼了回去。

  沈蔓歌有些郁闷了。

  “青……”

  “闭嘴!”

  青鸾生怕沈蔓歌喊出自己的代号,连忙制止了她。

  虽然沈蔓歌对凌千羽很熟悉很信任的样子,但是青鸾却不相信。一个连方正都能骗了的男人,她可不觉得这个男人只是一个医生那么简单。

  况且沈蔓歌也说过,他是叶南弦的人,想起他十六岁就把国籍迁了出去,不由得有些皱眉。

  “你现在是哪国人?”

  “z国。”

  凌千羽倒是没有瞒着,和青鸾说话的空档已经从休息室里找到了医药箱,里面好在还有有用的药和一次性针管。

  “蔓歌,把我给你的糖果给我一颗,蓝色的那个。”

  听到凌千羽这么说,沈蔓歌连忙将原先凌千羽给她的糖果找出了蓝色的递给了他、

  凌千羽用水溶解之后放入了针管之中,然后不由分说的抬起了青鸾的胳膊,直接扎了下去。

  “你干什么?”

  青鸾想要挣扎,却没想到自认为很好地身手在凌千羽面前一点作用都没有。

  那双纤细的手看上去柔弱无力的,但是却像是铁钳一般紧紧地禁锢着青鸾,直到药水全部进了自己的身体,凌千羽才放开了他,并且低声说道:“刚才的酒水里面有媚药,如果我不给你当解药的话,你一会会丑态百出的。这种药十分霸道,会让人失去神智的。”

  这话一出,沈蔓歌顿时愣住了。

  什么情况?

  媚药?

  青鸾和凌千羽两个人?

  那么她到底算是救了青鸾还是坏了他们之间的好事儿呢?

  沈蔓歌想不明白,那惊讶微楞的样子看得青鸾有些火大,却直接朝着凌千羽去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