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情定一生无悔过沈蔓歌

第1362章 对不起有个屁用

作者:沈蔓歌      字数:3332      更新时间:2020-10-20 21:18:54

  这个笨蛋女人!

  叶南弦心底暗骂一句,眼眶却已经发红。

  他将沈蔓歌抱在了怀里,柔声说:“好了蔓歌,结束了。”

  也不知道是沈蔓歌听到了还是怎么着,她的身子终于软了下去,瘫在了叶南弦的怀里。

  叶南弦将她紧紧地抱住了,闻着她的发香,眼底却迸射出一抹狠戾来。

  敢伤了他的蔓歌,他定然要方圆的这间屋子葬送掉才可以,而方圆这个人也不可饶恕。

  叶南弦听着外面的人搜查了一番之后没有所得便离开了房间,叶南弦轻轻地将沈蔓歌放在一旁,自己出了密室的门,猛然拉上了窗帘,将外面的红外线给遮挡住了。

  他才不管这红外线什么时候扫射过来呢,只要窗帘在,就没人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

  叶南弦仔仔细细的搜查了一番,又侵入了方圆的电脑,将一些重要的文件和文档给直接移走了,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重新回到了密室。

  沈蔓歌已经醒了,看到叶南弦从外面进来,有些虚弱的问道:“你干嘛去了?”

  “拿了点利息,我们进去看看这密室到底是干嘛用的。你还可以吗?要不要再休息一会?”

  就算他们暴露了,现在方圆这间密室倒是成了他们的藏身之处,轻易不会被人发现的。

  沈蔓歌虽然还有些虚弱,但是也知道在这里耽误的时间越长,对他们越是不利。

  “我没事儿了,就是伤口有些疼,还撑得住。”

  叶南弦的眼底划过一抹心疼。

  “上来,我背你走。”

  密室里面是一条甬道,倒是挺宽敞的,也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沈蔓歌本来想要坚持的,但是看到叶南弦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便也不矫情了,直接爬上了叶南弦的后背。

  再一次被他背着走,沈蔓歌的心底充满着甜蜜。

  “你这后背怕是只能被我一个人霸占了。”

  沈蔓歌开玩笑的说着。

  “好。”

  叶南弦倒是回答的干脆。

  沈蔓歌的唇角微微上扬,便觉得胳膊上的伤也不是那么疼了。

  “你说方圆修这么一个密室,还有这么长的甬道,到底干嘛用的?”

  “不知道。”

  叶南弦摇了摇头。

  这里没有守卫,也没有任何的防御系统,好像因为外面的红外线开启很是自信似的,这里安静地让人有些不安。

  沈蔓歌也感觉到一丝危险。

  她低声说:“不如你放我下来吧,如果遇到什么事儿,也能够很快的做出反应。”

  “不碍事。”

  叶南弦知道沈蔓歌是担心他,可是沈蔓歌现在脸色苍白的样子让他心有不忍。

  两个人往前走了大约一百米就听到了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沈蔓歌顿时示意叶南弦将她放下,两个人慢慢的靠了过去。

  “不许哭!再哭弄死你们!”

  一道严厉的声音袭来,顿时让叶南弦和沈蔓歌的脚步停下了。

  沈蔓歌猫着身子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里面居然是十几个不同国籍的女人,如今被脱得就剩下贴身衣物了,好像猪狗一般的被赶进了一个大铁笼子里面蜷缩着。

  她的眸子猛然沉了几分。

  本来还以为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没想到居然是方圆那个变态的后宫吗?

  再看周围也不过是四五个侍卫看守着,一个个的倒是闲散自在,甚至在喝酒打牌,可见这里他们认为绝对的安全,所以才如此松懈的。

  叶南弦也微微皱眉。

  他猛然发现侍卫之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打扫卫生。

  那道身影是那样的卑微,那样的刺目。

  女人的笤帚不小心的碰到了一个侍卫的裤腿上,顿时引来侍卫的愤怒。

  “卧槽,你眼睛瞎了?居然敢弄脏我的裤子?你知不知道这裤子是三少亲自找人定制的?”

  侍卫一脚将女人踹倒在地。

  女人闷哼一声,却连忙爬了起来,像狗一样的跪在了侍卫的面前,用袖子快速的给他擦拭着,嘴里也卑微的道歉着。

  “对不起,方侍卫,对不起。”

  “对不起有个屁用?擦什么擦?用嘴巴给我舔干净了!”

  那个方侍卫却并不打算放过女人,再次踹了她胸口一脚,然后吐了一口唾沫在她脸上。

  女人连擦都不敢擦,连忙放弃了擦拭,居然真的捧起了方侍卫的裤腿舔了起来。

  周围的几个侍卫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其中的一个更是摇着头说:“真是太可笑了,据说她曾经可是z国叶家的主母呢,风光无限,大杀四方的,现在看看,过得像条狗一样。这说出去谁信啊?要不是三少吩咐不能泄露她的行踪,我还真想把这一段发出去让所有人都看看呢。”

  女人的身子微微一顿,便又引来方侍卫的一顿教训。

  “想什么呢?还敢走神?我看你是不要命了是吧?虽然说你这个女人又老又丑了,不过兄弟们在这里暗无天日的,也不能回去和自己的女人亲热,拿你当个充气娃娃使用也是勉强可以的。那些女人兄弟们碰不得,你可就不一样的。滚到那边把一副脱了,好好地趴好了让兄弟们爽一爽。”

  方侍卫直接抓起了女人的头发,迫使着她抬头看向自己,与此同时,沈蔓歌的角度也终于看清了那个女人的脸。

  她猛然间愣住了。

  居然是方倩!

  叶南弦的养母!

  沈蔓歌惊诧万分,下意识地看向叶南弦,发现叶南弦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们,眼底的眼神十分冷情。

  她连忙握住了叶南弦的手。

  他的手好冷,好凉,就像此时他的人一般。

  方倩当初是被当做鱼饵放出来的,为的是引出她幕后之人,但是却没想到被她给逃了。

  这段时间即便是下了通缉令,也没有方倩的任何消息,沈蔓歌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在方圆这里,而且还过得如此卑微和凄惨!

  沈蔓歌知道,叶南弦恨方倩,甚至方倩对叶家,对国家所做的一切都让人发指和无可原谅,但是她毕竟是叶南弦的养母。

  那些年,那些计谋还没有真正展开的时候,方倩对叶南弦是否带着一份真心沈蔓歌不知道,但是叶南弦对她却不是全然没有感情的。

  方倩可以被国法惩罚,可以死于枪下,但是作为曾经叶家的主母,叶南弦的养母,她不该也不能受此大辱。

  就在沈蔓歌还没想好要怎么做的时候,方倩猛然挣扎起来。

  “方五,你敢!”

  方侍卫就是方五,此时听到方倩居然敢直接喊出他的名字,不由得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你居然还敢叫我的名字,真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叶家主母吗?我看这些年的锦衣玉食让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了?你也不过就是我们家的一条狗。如果当年不是我爷爷在夜总会睡了你那个做婊,子的母亲,哪里会有你的出生?你一个贱种,入不了族谱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国主和三少给你机会去z国建立情报网,甚至让你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可是你给我们三少和国主回报了什么?一个叶家你都拿不下来,甚至蛰伏这么多年的情报网还被z国的人一锅给端了,你知不知道坏了国主多大的事儿?”

  “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你不以死谢罪,居然还敢出来寻求国主的帮助,差点把三少和国主给暴露了,你万死难辞其咎!我们方家差点被你连累死你知不知道?”

  方五说着说着更加愤怒了。

  “我们的姓是国主赐的,这在f国是史无前例的头一份,要不是爷爷当年护主有功,这份荣耀也不可能落在我们家族头上。能够和国主同姓,这是多大的荣耀。凭你一个贱种能够得到方姓本就应该感恩戴德,拼死完成任务的,但是你不但没给家族争光,还让家族差点被灭,爷爷早就说了,要让你生不如死的活着,要让你深刻地明白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方家能给你人上人的生活,自然也能给你人下人的日子!你今天能够伺候我的兄弟们是你的福气,还不给我滚过去乖乖趴下!”

  方五再次将方倩踹到在地上。

  方倩整个人颤抖着,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此时却已然由不得她了,那几个侍卫快速的围了上来,纷纷的撕扯着她的衣服和裤子,甚至发出淫,笑声。

  沈蔓歌有些看不下去了。

  方倩就算在z国有错,就算十恶不赦,可是这f国是她的家乡,这方五刚才的话也点名方倩和他是有亲属关系的,他怎么可以这么可恶?

  况且沈蔓歌是知道的,叶南弦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羞辱叶家人。

  即便是做出伤害国家的罪人方倩她罪该万死,也不该被这群王八蛋如此对待!

  不管方倩以前是什么身份,她到死都是叶南弦的父亲明媒正娶的妻子,是叶家存在过得当家主母!

  叶南弦可以杀了方倩,国法也可以惩罚方倩,但是方五这样的小人凭什么这样侮辱叶家人?

  “住手!”

  沈蔓歌猛然跳了出去。

  熟悉的声音让方倩猛然一愣,那绝望的眼神瞬间迸射出一模希望,当她看到沈蔓歌站在她面前的时候,那双暗淡无光的眸子仿佛看到了救赎。

  “蔓歌?”

  方倩是呆愣的,同时也是惊喜的。

  她本以为自己即便计划失败,可是这里是她的家乡,这里有她的家人。这么多年为了家族,为了国家她付出了那么多,家人会体谅她的,却没想到等到的居然是这种生不日。死的日子和对待!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