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小说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第两千七百九十七章 再来求和

作者:篱下采菊      字数:2053      更新时间:2020-05-29 08:03:37

  凤夫人讪讪地笑着,神色有些复杂。

  凤玉砚淡然轻笑,上了马车,“娘,您都已经和他决裂了,还惦记他做什么?”

  凤夫人叹息了一声,“女儿说的是,可我们毕竟夫妻多年,我一时还难以放下……”

  再怎么说,他们都是多年的夫妻。

  凤玉砚淡然轻笑,“娘,我看您啊,也就是一时生气,不是真的想和父亲决裂。若是父亲来求你,说两句好话,您恐怕也就回去了。”

  可是,父亲能回头吗?

  凤玉砚暗中琢磨着。

  马车扬起一路尘土,往齐王府而来。

  很快到了齐王府,大家纷纷下了马车,正准备进去呢,忽然听到了一道声音。

  “夫人!”

  嗯?

  众人愣了愣,这是谁在叫夫人呢?

  大家回头一瞧,均是一愣。

  而洛清歌和凤玉砚的眼神,就更是讳莫如深了。

  没想到,他转变的这么快。

  “你怎么又来了?”

  这凤夫人的语气,明显比之前好了许多。

  “夫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凤侯爷涨红着脸,眼皮微微轻挑,扫过洛清歌和凤玉砚,压低声音问道。

  凤夫人怔了怔,下意识地瞧了眼自己的女儿。

  凤玉砚清了清嗓子,淡淡地说了句,“您若想去便去,我先进去了。”

  她说着,转身进了王府。

  凤夫人瞧了眼几个人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

  “夫人。”

  这时候,侯爷上前一步,红着脸,尴尬地问:“你……你当真要与我分开吗?”

  凤夫人拧着眉,讪讪苦笑,“不是您亲自送的休书吗?是您想要同我彻底决裂,怎么反倒来问我?”

  “咳咳……”

  侯爷轻咳两声,脸色有些微红。

  “夫人,从前我纳个妾,你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次为何负气而走?我……我也是一时生气,才会这么做的?”

  “我气的是你对玉砚的不信任。”

  凤夫人轻叹了一声,“我们玉砚,虽然性子冷淡了些,可却不是胡来之人,就算她去寻小公子,也绝不会做出有损声誉的事情。何况,他们本就订了亲,这旁人都没说什么,侯爷却先来质疑自己的女儿,还要打她……”

  她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会生气的。

  侯爷挑眉瞧了眼王府的方向,叹口气,“这丫头脾气太倔,还总是挑战本侯的尊严,我岂能容她?如今她与王府订了亲,背靠王府,以后跟不会把我这个当父亲的放在眼里了。”

  侯爷越说越烦躁,这丫头本就瞧不起他,以后更会时不时地教训他了。

  凤夫人瞧了他一眼,讪讪地说着:“你也不瞧一瞧,你从小给孩子留下什么印象?她从记事起,就见识了你贪色的本性,你还时不时纳个妾,弄得侯府鸡犬不宁,她能重视你吗?”

  侯爷颦蹙着眉头,脸上清白交错,煞是难堪。

  过了许久,他方才深吸了一口气,“夫人,女儿到底是别人家的人,你我才是亲人。”

  他瞧着凤夫人,开始了游说。

  “侯爷这话差矣,如今我也是外人了。”

  她勾唇笑了笑,真想把休书拿出来,让侯爷看看。

  侯爷怎么会这么快就失忆了呢?

  这休书,可是他迫不及待送过来的呢!

  怕是……侯爷已经等不及要娶那个女人进门了。

  ;今日见到那个女人,连她都忍不住羡慕,果然生得美艳动人,难怪侯爷为她痴迷。

  “夫人!”

  侯爷一听,连忙招呼,“你我到底这么多年的夫妻,怎能是外人呢?”

  “您连休书都送来了,还不是外人吗?您怕是等不及想娶那位尹庄颜了吧。”

  凤夫人嗤笑一声,“尹小姐果然年轻貌美,难怪侯爷喜欢,而我……”

  她抚了抚脸,“我已年老色衰,不复当年,侯爷自然嫌弃。”

  凤夫人说完,深吸了一口气,忧伤浮现在脸上。

  “侯爷若没什么事,我想回去了。”

  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夫人!”

  侯爷连忙轻唤,“你还真把王府当成自己家了?再怎么说这都不是你的家。”

  “那我的家在哪里?侯府吗?”

  凤夫人苦涩一笑,“我已经是下堂妇了,便只能寄人篱下,还要什么脸面?”

  她说着,低头默默地迈开了脚步。

  “夫人!”

  侯爷一个健步冲过来,“跟我回侯府吧,侯府才是你的家!”

  他抓住了凤夫人的手。

  嗯?

  凤夫人愣住了,这老爷为何突然又转性了?

  他不是刚把自己休了吗?

  还有,那个尹小姐不是趾高气扬地炫耀了将要入侯府的消息吗?

  难道,侯爷只是想纳她为妾?

  不对不对,那位尹小姐可表示了,不是妾。

  “夫人,休书的事情是我一时气恼,按捺不住冲动方才做出的傻事,如今我后悔了,我要收回来。”

  侯爷急切地说着。

  凤夫人顿时有些怔忡,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以侯爷的脾气,他怎么可能拉下脸说后悔呢?

  居然还要收回来。

  “夫人,跟我回侯府吧。”

  侯爷脸色有些尴尬,说道。

  凤夫人清浅一笑,“那尹小姐呢?”

  侯爷一听,煞时有些尴尬,“什么尹小姐?哪位尹小姐?”

  他假装糊涂。

  凤夫人讪讪一笑,“就是您要娶的那位尹小姐啊!她可是迫不及待的放出了这样的消息呢!”

  “别提她!”

  侯爷立时断喝,“她不过是个青—楼女子,本侯怎么能娶她呢?”

  凤夫人淡淡地瞧着侯爷,“您不想娶她?那您是要纳妾吗?尹小姐可愿意?”

  “夫人,能不能不要提她?”

  侯爷脸色阴沉,暗中气恼。

  想不到,他精明了一辈子,竟然被一个青—楼女子给耍戏了。

  这事若是传出去,她凤侯爷的脸,还要不要了?

  以后还怎么在京城的世家行走?

  凤夫人颦蹙着柳眉,暗中观察着侯爷,心里划魂。

  侯爷这是怎么了?

  从寺院里出来,他便是这样的表情。

  蓦地,她眼前一亮,想起来了,那位尹小姐没有跟出来啊?

  尹小姐出了什么事?

  难道是……

  她忽然想起了家中侍卫的窃窃私语,“咱们的这位新夫人啊,还真是青—楼出身,在这种地方都不知收敛,那叫的声音啊,还真是……不堪入耳。”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