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了一

四百二十四章 引路

作者:韶华覆水      字数:2955      更新时间:2019-11-03 15:27:54

  五色云彩载着四人缓缓向玉璧峰而行,一谈到这伏念之毒再没有人出声,没有人不知道这伏念之毒的恶毒,他们更明白这只是子墨开的一个玩笑罢了,并不会有人动这种歪念头,只是谈到这邪性的东西总让他们心生排斥……

  柳乘风早已等在了去往忘忧谷森林的路上,静虚子一直在闭关,现在玉璧峰也只有他来主事,玄天宗与忘忧谷一比非同小可,众人来之前他早已经将森林里的阵法机关全部都卸下,可出于礼仪他还是要送他们至定界碑前的。

  众人中只有镜缘和刘仙芝和柳乘风还算相熟,三人一路闲聊着将之前的紧张全部都抛在了脑后,柳乘风同样修为大进,不日便可冲破玄关晋升结丹期,而镜缘和刘仙芝更是听到柳乘风所说,半年之前师父静虚子闭关的屋内金光大盛,想是已经晋升了境界,可却不知为何师父静虚子却始终不肯出关……

  闲聊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不知不觉柳乘风已经将他们送至了定界碑,再过定界碑便是忘忧谷的森林,柳乘风自然再不能相送,三人的攀谈到此而止。

  早有几名白衣女子在此等候,他们的修为平平也只有炼神期上下,但言语得当,处事灵巧,显然为忘忧谷专门接引外人的弟子;他们手中各持锦盒,锦盒之中珍馐美酒、香茗丹药无一不齐全,旨在消去众人旅途的劳顿;这些女子虽没有绝世的美貌,却也明眸洁齿,一笑起来让人十分的舒服,众人茫然之间感觉亲切了不少,原本那紧张凝重的神色渐渐逝去了。

  这些女子大都健谈,一路之上和众人介绍着忘忧谷的情形,但众人显然早已对忘忧谷十分的了解,对这些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这样却解了子墨的烦闷,一路之上有说有笑倒是不孤单。

  除了镜缘,其他人甚少踏过这定界碑,目光自然又在这并未设置任何机关的森林之中,因为没有人为的限制所以森林之中依旧存着这自然之态,风吹草动之间但见百兽潜伏,一个个露出野性的目光似已将他们当做到手的食物!

  刘仙芝看看镜缘,二人竟露出警惕的神情,二人都曾来过这里,自然知道这里恶兽的威力,不觉间剑握手中,随时待发。

  几名白衣女子微微一笑,从袖中取出一枚红色的叶子放在嘴边,微微吹动之间一阵阵清脆的声响发出,瞬间森林内异动不觉,方才众人所见的百兽顷刻之间作鸟兽散,再也不见踪影。

  众人正自暗暗称奇,密密麻麻的树中又豁然开朗,千百株牡丹眼前盛发,此情此景不由让众人呆了。

  香气缤纷中众人难辨真假,不知是幻境还是真实,刘仙芝更是面露奇色,他曾经到过忘忧谷的洞口,可那时候他并未见到这些牡丹,难道此刻他们真的是在幻境之中,可为何却感觉如此真实?

  猛然万千花瓣凭空飞起,在空中扭曲幻化终于形成一个人的模样,那女子容貌艳丽,一身青色衣服却与这牡丹的颜色格格不入。

  “在下如馨,乃为明月堂莫子涵座下弟子,几位姐姐已经将贵客带至此处,剩下的路就由如馨来引!”那女子对着众人微微行礼,几名白衣女子瞬间消失。

  子墨看向子瞻,子瞻已经向着牡丹丛中走了过去,对方既然言尽于此,自己这一方若是还有犹豫,那未免有些太过失礼了!

  如馨微微一笑,抬手之间千百株牡丹瞬间躲闪,让出一条大路直向前方,带众人近身才继续沿着大路向前走起来。

  “敢问如馨姑娘,前面还有多少像这样的场景?”一旁的子墨总是不甘寂寞的。

  如馨回头一笑道:“没有了!走出这片牡丹林,前面就是忘忧谷的入口了!”

  “我还以为这种场景会很多呢!”子墨笑道。

  “子墨师兄若是想看,忘忧谷中有桃林、碧水、蛊池、兰园,待比试完了,我们忘忧谷会尽地主之谊!”如馨笑道。

  “蛊池就算了!想想就是个不好的去处!”子墨摇头道。

  “蛊池是本门师姐妹炼蛊之处,炼蛊并没有子墨师兄想象的可怕!若是不嫌弃,待比试完,我可以教众位师兄几手蛊术!”如馨道。

  子墨连连摆手道:“算了,算了!我见虫子就怕!这看不见的东西远没有刀剑、道术那样的实在,我看不学也罢!”

  如馨轻笑一声不再言语,牡丹丛行走数里,面前一个山洞出现在眼前,山洞外几只娟秀的字体正发出七彩的光亮,曲径通幽处,自有仙人居。

  如馨轻轻挥手,洞口中瞬间泛起一阵白光,白光之中有万千符文若蚊蝇乱发,待白光退尽如馨才张开手做出请的手势。

  “这里可是不是随便进得的,若是冒然进入定会被那些设置的符文夺了魂魄!”如馨笑着解释。

  洞中黑暗,如馨又连击掌三次,瞬间飞出碧火千百,依次将所有洞中之火燃起,洞中之火浮于空中,若万千萤火虫飞舞不绝,照的洞中上下通明,众人见这阵法如此精巧,不由赞叹不已。

  “洞中不同森林,森林中放由天性,这里可是遍布阵法!一会你们可要跟紧了我!”如馨正色道。

  子墨看了洞中一眼,笑问:“若是跟不紧会怎样?”

  “万箭穿心而死!”如馨笑道。

  众人看了看洞中那雕刻精致的一切,由阵法形成的伏火在天空飞舞,宛如天上的阵阵星斗;青砖铺就的地面上撒上了一层薄薄的金沙,每隔几丈都铺设有香炉,让这里并不沉闷;就连那枯燥的洞壁上都雕刻满了壁画,果然是女子的世界,精致而又典雅,只是在其中独独看不到如馨所说的危险!

  像是要证实什么一样,如馨手中一团火焰飞出,火焰穿过长空击在洞壁之上,瞬间万道火光焚烧,炙热的温度仿佛一下子让这美丽的景象变为了地狱!

  如馨再挥挥手,火光瞬间消失,一切又恢复原来的样子,她看看众人,笑着向前走去。

  “最毒妇人心!”子墨不知怎么冒出这一句。

  如馨在前面走,只做假装听不见,依旧是子瞻第一个跟在她身后,其后是镜缘、刘仙芝二人,最后是子墨殿后,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在洞中走着。

  “如馨姑娘,我倒是有个问题!”子墨走了几步,终于还是受不了这沉默的节奏。

  “请讲!”如馨回头道。

  “假如你们若是在其中走错了…….”子墨笑道。

  “不会!我忘忧谷之人有先天的直觉,在这里久了早就知道这里的阵法在哪!”如馨道。

  “我是说万一……”子墨道。

  “没有万一!”如馨回答。

  子墨还想言语,一旁的子瞻皱起了眉头将他拉住。

  “或许我也可以在其中走上一二!”一直沉默不语的刘仙芝猛然说道。

  “哦?还真有人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如馨不免冷笑。

  “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我又怎敢如此?”刘仙芝微微行礼,然后昂首阔步的走在前头,行出几里竟也安然无事,然后才笑着回头。

  “厉害!”子墨不由高声夸赞道。

  刘仙芝笑道:“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如馨脸色冷峻,不再说话。

  一旁的子墨却生出无数的好奇,凑过去不由问东问西。

  刘仙芝看了一眼如馨道:“姑娘蛊术高明至极!适才进入洞中之时连击掌三声,那便是用出蛊来了!”

  “姑娘以蛊探路,利用蛊的细微变化探知阵法变化,然后再找出正确的路!只是姑娘手法极其隐蔽,我们并没有人发现罢了!”刘仙芝又说道。

  “玄天宗果然能人辈出!”如馨不由打心底生出敬佩来。

  “方才子墨师兄突然问出那个问题,我见姑娘所答,心中便有了疑心!我对蛊略知一二,却并不精通,适才见你引出阵法,才猜个十之八九!故我以我之所学试之,才得以走出这二里而不死!我也和子墨师兄有同样的疑问,既然你们在这里久了,应该知道这里的阵法所在,那为何还要用蛊来探路?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的阵法是不断变化的,连你们都不知道阵法已经变化到了何种程度,但好在你们有忘忧谷特有的直觉蛊,利用蛊来探路就能万无一失!我的蛊术并不精通,也只能走出这二里,再往前走恐怕也是必死无疑!”刘仙芝道。

  “你能走出二里已经难能可贵了!”如馨笑道,心中已经对面前之人另眼相看了。。

  “刘仙芝师弟果然博学多才!”子墨见刘仙芝为玄天宗争了脸,心中也是异常欢喜,对眼前的刘仙芝更加看重。

  刘仙芝只是笑笑,又看了看身旁的镜缘,不再说什么。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