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仙侣情侠传

人过是非(22)

作者:飘柔01      字数:3066      更新时间:2019-10-20 12:07:40

  但等到杀手反应过来已来不及,周遭民居屋舍中四方门建明卫汹涌而出,再添百十人。杀手本无恐惧之心,生死无别,围势竟成唯有拼命。四方门建明卫经过何进以御内班方法大加改进,戾气初现。即使雁行城驻留杀手与追击而来的杀手会合,两方激战下建明卫拼下牺牲十八人,伤四人的代价不到一刻便将周遭的杀手清理干净,剩下些四散逃逸的亦早已落入监视中。青天白日下雁行城发生匪斗,不知情的百姓前去报官,四方门随即丢下战场按照预计的路线继续隐匿。

  雁行城的恶斗之后无数双眼睛盯着这一切,花易玄奔过数条小巷折身潜入一所民居中。随后通过屋中桌下的暗道摸黑走出三里有余,方自小山丘沿阶上得雁行城中的内山顶。想自己谦谦君子竟钻行暗处,花易玄唯有暗暗苦笑。内山顶只是一座独立的小山丘,丘顶上官府修有天台,此时的天台沿亭中唐玉早已摆茶待客。花易玄信步上前,两方各自打量,花易玄优雅中带有三分枭雄之气,只是掩盖的极好,只是衣衫有些灰土。

  亭中的唐玉儒雅中带有三分无奈,加上少许戾气。

  两方请礼入座,唐玉感叹道:“尊贵如你亲身犯险,这算是超越自我的挑战吗?”花易玄微微一笑应道:“如此算得话,此时沐浴更衣,清洁待客方为挑战。”唐玉微微一笑应道:“彼心竟洁,何惧身体之垢。我等深入局中,折损无数,这种挑战方更加震撼。”花易玄道:“世人知礼知理知实不知己用,我等亦同。没有牺牲的对弈,自古至今你见过吗?”唐玉摇头道:“如此请教了。”花易玄抬手间香茗入口,幽幽应道:“不急。我倒想知道你为在下准备了何等考题。”唐玉笑道:“先生妙赞了。”

  说话间,建明卫将唐玉注意的那人带了过来。花易玄霎时神色幽深,竟而起身离座,抬手便向那人眉心拍去。建明卫本自担心,但见花易玄真气清圣,双眸精深,竟是运用精神术。精神术较量的是意志,那人不闪不避直接对视花易玄精深的双眸,两人虽面不改色,顷刻间却大汗淋漓。花易玄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波涛不惊,无声无息,这种人要麽是白痴,要麽是极致,其显然是后者。僵持不到盏茶功夫花易玄便放弃了,亦不行礼,缓步回到亭中。那人亦不轻松,花易玄的精神力犹如泰山压顶,坚毅之神,功力之深超出其预料。其天绝派的七绝玄经内功早已淡化,反而是玄天内功大成的阴阳交融之气。且其内功己至极境无法预料,这一切若非诸宗齐心以及陈坦秋的悉心栽培,数年时光他绝难有如此成就。

  那人无法调动内息,只得就地盘膝暗调整内息,闭目养神。唐玉说道:“阁下定力非凡,人中骄子也。”那人微微一笑,开眼应道:“你想知道我的身份?”唐玉摇头道:“你若直言我未必肯信。”那人道:“你们很清楚雁行城不是结束。”花易玄道:“没有翻天覆地的能力,目标方是你唯一。”那人问道:“这是纵横派的臆测之法吗?”花易玄淡淡应道:“废言。”瞧得唐玉的不友好,花易玄亦感相同,这人绝不简单。纵横派的审讯经常会用到精神术,这是他等候柳燕前来的原因。自己以自身为饵,当前所见到的成就并不多。他能想到雁行城,对弈之人必能想到雁行城。

  此时柳燕所部能调遣的人力多数在雁行城以及周边城镇,其身畔不足百十人。一行人前后分散,乔装于市井之间,纵横派对此种隐匿之法已相当纯熟,若非经验老到的江湖探子很难发现,即使发现也无法确定柳燕的具体行踪,此时柳燕身畔除了窈楚便只有三会居女弟子盈桑和莜然。其竟入局便要想到面对任何后果,是以其将柳纤柳泗留在了隐蔽之处,然而正是这个爱护之举彻底打乱了柳燕的谋划。二女隐匿的民家被杀手发现,柳燕霎时方寸大乱。没了玄天派,没了丈夫,没了纵横派,柳纤柳泗便是其世间唯一的亲人。有了早前的谋划,她的离开并不会影响幕司的运作。柳燕要亲自去,窈楚一个婢女无权劝谏,盈桑,莜然只管护卫,多说一句话都不能。

  柳纤柳泗二女得纵横派武师调教武功虽有进境终究天分不高,身畔除了两队八角卫并无安顿。横网人员只管情报即使看到二女有危险也不会出手相救,此乃门规铁律。讯息只言二女被俘,生死不明,瞧得出下手之人的身手必为杀手无疑。关心则乱,幕司从来不认为这是碰巧,以二女威胁二主人才是最直接的目的。二主人重情没有男主人的那种决绝,善于揣度人心的杀手不会放过这一点。只是幕司有些纳闷,杀手究竟是通过何种手段知晓二女位置的,唯一的解释可能只是异端势力。幕司无权阻止二主人的行动,但二主人不在幕司可直接行使其权利。自从分派至二主人麾下,众人对其皆不看好。但符昭将一切准备的妥妥当当,其明白男主人不会无缘无故这麽做。是以符昭传令周边城镇双卫暗中驰援,以纵横派成建制的速度天下无出其二。不到三个时辰符昭便收到了杀手递来的讯息,子时不至,二女将身首异处。这种毫无目的约战见面太过拙劣,醉翁之意不在酒。符昭暗暗冷笑,纵横派的犀利手段无人玩得起。

  柳燕领着盈桑,莜然,窈楚三女一路策马疾奔。以纵横派的识术手段,面对这种事情从来是放弃不会有营救这一说。何况柳燕也明白,杀手这麽做要麽二女已死,要麽杀手别有目的。此时的她确实冲动,但不代表她心绪大乱,毫无谋划。天下武林虽着眼于张少英亦有轻视质疑之见,何况她柳燕,此乃优势。柳燕一行过了浏河到得漫水桥,柳燕莫名的一阵心绪不宁,一念所至已知有埋伏。此处地势平缓,埋伏人唯一的方法便是桥底。柳燕驻马朗声说道:“即来之何惧青天白日,我柳燕堪为女流今日当不吝领教。”柳燕言及所处翻身下马缓步上拱桥,桥下隐藏的杀手呼吸声虽微弱却逃不过柳燕双耳。外人只知纵横派识术为驭人之术,殊不知这其中包罗万象因人而异,她的极致听觉便来于此。桥底下的杀手头领原本在犹豫,但听得柳燕续道:“只派八九个人便想试我的深浅,这笔买卖划算得很。”

  柳燕话一闭,桥下埋伏的九人陆续翻身跃上拱桥。无论柳燕是否真实猜测还是妄言,如其所言,他们是试水的,生死早已非自己能掌控。霎时九人同时出手,气息一体袭向柳燕。柳燕凝目起式,手中飞虹剑瞬光及眼,杀手九人霎时但觉眼前一片强光难以睁开眼,寂静过后只剩神情恍惚,气息流逝,纷纷倒地不起。这是剑意爆发出的精神术,霸道而暴虐,九杀手皆乃黑榜绝顶杀手,柳燕一招将其击败,体内亦是气血翻涌,口溢朱红。她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并不代表她没有情绪,崩溃式的杀戮能让她发泄心中的不堪。身后盈桑,莜然二女俱震惊无比,一向恬静的女主人竟然能突破极限,使出惊鸿三瞬。同时面对九个一等一的杀手,同时击伤九人并不难,盈桑都能做到。但要将九人一招击败得毫无反抗之力,二女自认不如。惊鸿三瞬之招三会居无法修习,此招太过强大除了掌门入室弟子,其它人皆禁止修习,整个纵横派唯有符昭学得些皮毛。

  柳燕瞧得满地挣扎的杀手,抬手翻袖引导内息罩住其中一人,双目倏然精光四盛,四目相投。经过短暂的精神角逐,那杀手都招了。意料之中,这些杀手出自黑榜同平卫,他们接命令行事并不知上家是谁。倒是盈桑,莜然二女第一次见二主人施展弑血横秋,无不暗暗心惊。这些杀手皮肉之苦都能挨得住,竟然挡不住二主人盏茶功夫。以二女对武学的理解,二主人虽能修习纵横派诸般武学,但走的是女主人姬灵霜的路子,非八年之功不可。

  柳燕一招得手反而驻足沉思,飞虹剑倏然回鞘,看样子是不打算继续赶路了。盈桑拾起柳燕刚刚扔下的帷帽送至其眼前,柳燕翻手接过戴上。盈桑瞧在眼里莫名的一阵疑惑,这不像是二主人的手法,反而像三会居弟子的手法。盈桑轻声问道:“不赶路了吗?”柳燕应道:“等。”盈桑与莜然相视一眼皆是同般念头,两人一左一右站在柳燕身畔,四人皆闭目沉思。盈桑莜然二女这时均暗暗心惊,往昔二主人虽不曾显露,但受侠义之风甚剧。今日杀戮之下其安然自若,若真是二主人绝不会站在一堆尸身之间。死者为大,人伦纲常,二主人绝对绝对会将尸体掩埋。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