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小说权宠悍妻 陈瑾宁陈靖廷

第495章 先救李良晟

作者:六月      字数:2014      更新时间:2019-04-28 02:13:31

    .

    :洪烈楠负伤而逃。;.

    :三千精兵,尸体留下了千余,其余的。多半是负伤退走。;.

    :瑾宁小胜一场,并未乘胜追击。乌蛮还没收复,沿路怕有埋伏。;.

    :城门大开。靖廷亲自迎接瑾宁入城。;.

    :城中百姓听得瑾宁击退了鲜卑军,满城欢呼,未曾疏散的人,都奔到了城门迎接。;.

    :瑾宁不喜乱世。但是乱世中,总能见尽人心。;.

    :百姓认为。退了鲜卑军,便可保家园无忧。;.

    :只是。这场战事,才刚刚开始啊。;.

    :尤仁浩的人头,悬挂在衙门口。;.

    :这对百姓来说。是一种振奋。;.

    :对武将乃至官员来说,是一种警惕。;.

    :瑾宁进入衙门,这里被临时征调,作为指挥作战基地。;.

    :甄大将军对瑾宁是赞不绝口。“这场仗打得痛快。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看来,外公还低估了你的实力啊。”;.

    :瑾宁笑道:“外公过誉了,不可赞坏了孙女。”;.

    :“赞不坏。有实力的人。怎么赞都不过分。”;.

    :甄大将军欣喜地看着她,心中唏嘘,看到孙女这么有本事,他是由衷的高兴。;.

    :只是,谁家的闺女不是捧在手心上?他的孙女却得披甲上阵,与一堆男儿混在一起。;.

    :他心疼瑾宁,又为瑾宁骄傲,真是复杂的情绪。;.

    :靖廷握住瑾宁的手,关切地问道:“可有伤?”;.

    :“没有!”瑾宁自负一笑,“洪烈楠还伤不了我。”;.

    :“那就好。”靖廷牵着她的手一同进去。;.

    :旁若无人。;.

    :甄大将军笑笑,年轻人,真好啊。;.

    :监军江宁侯也抵达了鳌头城,听得瑾宁小胜,他也十分高兴,当晚设下了酒菜,喝了几杯。;.

    :甄大将军微醺,拉着江宁侯的手道:“子言啊,老夫今日心里是真高兴,比我自个打了胜仗都高兴,没想到,这年轻一辈这么出息。”;.

    :江宁侯恭谨地道:“是,我心里头也高兴。”;.

    :“老夫仿佛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你们当年的影子,当年,你,子忠,瑾宁爹,你们仨……”;.

    :大将军的眸光,慢慢地从江宁侯的脸上掠过,许多话想说,但是,有些事情,触及心头就刺痛,三大爱将,已经走了两个。;.

    :最可惜的,是子忠。;.

    :他是大周朝最勇猛的将领。;.

    :萧侯也算是他手底下出身的,但是,和萧侯难免就没那么亲厚,因为,萧侯没多久之后就回调京中,后来又跟着武安那边东征西讨。;.

    :甄大将军的眸光,落在了靖廷的脸上。;.

    :此子肖父,日后定大有出息。;.

    :他欣慰,瑾宁嫁得良婿,良将。;.

    :夫妇同为将领,这在大周不曾有过。;.

    :希望这场战事,能尽早平息,免得百姓饱受战祸。;.

    :他轻轻地拍着江宁侯的手背,“你放心,你那儿子,应该暂时无恙,等收回乌蛮,我们再伺机救他出来。”;.

    :靖廷却道:“外公,父亲,我倒是觉得,在收回乌蛮之前,就得先把人给救出来。”;.

    :“怎么说?”江宁侯问道。;.

    :靖廷道:“乌蛮一战,至关重要,若攻打乌蛮,良晟若被敌人置于阵前,父亲你会如何?”;.

    :江宁侯沉声道:“逆子该有此劫,莫非你认为父亲会因他而退兵吗?”;.

    :靖廷心底微痛,他看到了父亲眼底的沉痛。;.

    :他相信父亲会不顾李良晟的性命,也要收回乌蛮。;.

    :但是,知道李良晟死了,和亲眼看着李良晟被折磨致死,是不一样的。;.

    :他不愿意父亲承受这样的痛。;.

    :靖廷轻声道:“是的,父亲会毫不犹豫,但是,我们有人质在敌军手里,我军势必就会气势锐减,鲜卑大部队肯定都在乌蛮,我们要强攻,本就需要比守的一方更费劲,若再因良晟的出现而导致士气萎靡,则强攻不下,反而会被一路逼退。”;.

    :瑾宁斟酌了一下,道:“我赞成靖廷的话。”;.

    :她和靖廷的考量是一样的。;.

    :怕江宁侯承受亲眼看着儿子死去的痛楚,她曾经受过,痛不可当。;.

    :其次,确实有人质在敌方手中,会影响我军士气。;.

    :陈大侠道:“但是,李良晟未必会在乌蛮,他大有可能是关押在鲜卑的茂城,我们要混进乌蛮已经艰难,混进茂城,怕是更不容易吧?”;.

    :“是的,人估计就在茂城,所以,我决定和可伶可俐一同去茂城,乔装打扮,混入城中。”;.

    :“不行,太危险,要去也是我去。”靖廷一口反对。;.

    :瑾宁握住他的铁手,“不,你去不得,你一去就露馅,鲜卑人都知道你有一只铁手,入城的时候你就得被查出来了,女人入城,总归是容易一些的,顶多到时候费些银子,再说,如今鲜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乌蛮,茂城的防守未必会很严密,我和二可混进去,绝对可行。”;.

    :所有人都摇头,坚决否定她的方案,“你不能去。”;.

    :瑾宁道:“方才还可劲地夸我呢,怎地?现在觉得女子不行了是吧?”;.

    :靖廷道:“太危险,你已经露了脸,洪烈楠与你打了一场,他认得你。”;.

    :瑾宁道:“他命能不能保得住还另说呢,再说,就算他命保得住,也顶多是在乌蛮养伤,不会回到茂城,就算回到茂城,也不会在城门,我和他遇上基本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乔装打扮一番,就真的站到了他的面前,他也不会认得出来。”;.

    :靖廷还是不同意,正欲找理由说服她,瑾宁却已经站了起来,“我决定了,此事就这么办。”;.

    :“不可,我是元帅,你必须听我的。”;.

    :瑾宁冲他一笑,“是的,但是元帅派了末将领兵城门伏击,便当我还没回来就是。”;.

    :靖廷动气,“瑾宁,不得胡来。”;.

    :瑾宁收敛了笑容,正色道:“我如果不去,那你们说,谁合适去?”;.

    :靖廷环视众人,希望大家能给出一个合适的人选,一个比瑾宁更合适的人选。;.

    :但是,似乎没有。;.

    :一则,是无人有瑾宁这么好的武功。;.

    :二则,没瑾宁这般机敏的脑袋。;.

    :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除二可之外,只有瑾宁是女将,混入茂城,女子确实比男人好使,男人会严谨盘查,但是女子多半不会。;.

    :;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