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小说权宠悍妻 陈瑾宁陈靖廷

第487章 先杀陈靖廷

作者:六月      字数:2055      更新时间:2019-04-28 02:13:30

    罗郡王的故事,直接就在朝堂上说开了。

    原来当年他退婚之后,齐家大小姐曾去找过他。质问退婚的原因,或者指责他是因为齐家家道中落所以才退婚。

    当时他解释的是不想成亲,他闲云野鹤惯了。受不得束缚。

    齐家大小姐接受了这个解释,伤心而去。

    他很不忍。因为他心里是喜欢其家大小姐的。只是暂时不想成亲而已。

    冷静了好些日子,他最后还是去找其家大小姐,重新跟她求亲。

    齐家大小姐开始不答应。他就直接把人带走,回到老家,在乡亲父老的见证之下。与齐家大小姐成亲。

    可成亲没多久。他到底是管不住自己一直想要游走的心,且忍受不了被束缚,所以。他在齐家大小姐怀孕之后。就走了。

    在整件事情中。他担当了一个始乱终弃的角色。

    这件事情,选择在朝堂公开。对他的名声有很大的影响。

    但是,他就这样义无反顾地说了出来。

    不过。靖廷知道这不是事实。

    至少,他们曾经成亲这点,不是事实。

    只是这样说的话。能给陈牧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世,也不会让齐大娘承受未婚生子的罪名。

    罗郡王都这样说了,皇帝这道旨意,自然是下了。

    满朝文武,对陈牧也刮目相看。

    罗郡王只有他一个儿子,日后郡王的之位,自然是他世袭的。

    退朝之后,罗郡王对陈牧发出邀请,“愿意陪我一同去郡王府吗?”

    罗郡王的态度就仿佛是跟一个熟悉的朋友说话,并未表现出什么父亲之情来。

    陈牧有太多的疑问,甚至,他开始怀疑罗郡王说的话。

    所以,他点头道:“好!”

    罗郡王府一直都有人打理,府中仆从都还在,见罗郡王回来,府中一片喜悦之色,奔相走告,不消一会儿,满府都知道了,纷纷出来相见。

    罗郡王的父母已经去世,他虽然世袭郡王之位,但是府中事务,一直是二房帮忙管理,如今见他回来,二叔二婶也是特别高兴,毕竟,他们年纪也大了,自己的儿子也有出息,实在是劳不动了。

    一番简短的叙话之后,罗郡王带着陈牧进了书房。

    陈牧忍不住问道:“郡王在朝上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吗?”

    罗郡王慢慢地摇头,看着他,“不全然是真的,我与你母亲确有婚约,后来退亲,都是实话,至于我与她回乡下去成亲,此事没有,假的,前几天,你母亲来找我,说我欠她的,该还了,我回来,就是给你一个身份,还我欠你母亲的一切。”

    陈牧点头,“如此说来,郡王只是帮我,并非是我的生身父亲。”

    他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有失望,也有松一口气。

    觉得失望,是因为他本以为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结果不是。

    至于松一口气,他也说不出为什么会松一口气,或许是因为他现在还没办法面对自己的生父,至少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

    罗郡王看着他,又慢慢地摇头,“我不知道,这是你母亲吩咐我说的,可我看着你,觉得你与我有几分相似,所以,我怀疑你母亲也骗了我。”

    陈牧一怔,“这……”

    “我与你母亲,是有过肌肤之亲的,那时候我们都喝醉了,那一次之后,我是愿意娶她,但是,却是她不愿意嫁给我了,当时我很不开心,就离开了她。没多久听得她要嫁给你现在的父亲做小妾,还怀孕了,我一气之下,再也没踏足京城半步,后来发生的事情,有人给我说过,可我已经不愿意去理会,我与你母亲的感情比较复杂,她性子倔强,而我,自由惯了,很怕定不下来,会让她伤心难过,那醉酒的一次,本是不该,但是发生了,如今回望,只能说我们那时候都太年轻,没有做对的决定。”

    陈牧目瞪口呆。

    那到底是抑或不是?

    安郡王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笑笑道:“我觉得你是我的儿子,我也希望你是我的儿子。”

    陈牧更目瞪口呆了。

    这边认亲,靖廷也在周密地部署。

    鲜卑细作,前后有三人被带走。

    这三名细作,潜伏得很深,几乎很少与茶馆联络,但是,他们却被抓走了。

    这让崔氏和茶馆的掌柜很不安。

    因为,这意味着真的有人告密。

    若无人告密,绝不可能暴露了这三人。

    崔氏终于按耐不住了,亲自来到茶馆,下了一道命令,召集京中所有的细作,前来盘查。

    此举很危险,尤其在这个节骨眼上,但是,崔氏不能再冒险,因为接下来要做的,事关全局,若有些许纰漏,则全盘皆输。

    已经到了这份上,她唯有放手一搏。

    但是,在召集之前,她要先伏杀陈靖廷,只有乱了对方的阵脚,才能把这一次的召集风险降到最低。

    可是要杀陈靖廷并不是那么容易,他武功高强,且十分机警,如果要杀他,就一定要有熟人引他出去,到她们设定的陷阱。

    但是,要向陈靖廷身边的人下手,如今是不可能了,时间太仓促,若轻易接近,反而会引起怀疑。

    崔氏只得继续找上江宁侯夫人。

    要伏杀陈靖廷,江宁侯夫人同意,与崔氏谈话这么多次,只有这一次,她的眸子里是闪着光芒的。

    她说了自己的计划,崔氏听得皱起了眉头,“他本来与你不亲近,你贸贸然让他送你去高山寺,他肯定起疑心。”

    “只管按照我的计划行事,在去高山寺的沿途埋伏,我自有办法。”

    崔氏将信将疑地看着她,“你可知道,这一次若伏杀不成,就休想有下一次,陈靖廷此人机警聪敏,很难再下手了。”

    “这是你的事情,我只负责引他去高山寺。”江宁侯夫人淡淡地道。

    “他真的会陪你去吗?”崔氏问道。

    江宁侯夫人看着她,“所以,到时候需要你帮忙说两句话。”

    “他对我已经起了疑心。”崔氏道。

    “不碍事,他对你起疑心,但是老爷子没有,他会听老爷子的话。”

    江宁侯夫人压低声音,说了几句,听得崔氏眉头舒展,道:“行,就按照你说的去办。”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