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小说权宠悍妻 陈瑾宁陈靖廷

第476章 要早做打算

作者:六月      字数:2142      更新时间:2019-04-28 02:13:29

    太后见她紧张得那样,不禁笑了,“自己都不害怕。倒是担心靖廷,你对靖廷就那么没信心么?”

    瑾宁大逆不道地说:“圣心难测,不得不担心啊。”

    郭玉姑姑扑哧一声笑了。“这丫头,嘴巴可一点都不老实。还敢说什么圣心难测。这哪里有害怕的样子?就是仗着太后宠,无法无天了。”

    瑾宁看到太后和郭玉姑姑都笑,她心里头着实是松了一口气。打蛇随棍上地道:“哪里只是太后宠着,方才我还听到皇上说要给我赏赐一件狐裘呢。”

    与其自己揣测皇上的意思,倒不如听听太后怎么说。

    太后看了她一眼。笑容慢慢地收敛。“皇上赏赐你,你谢恩就是。”

    瑾宁看着太后的脸色,笑着附和。“那是自然的。皇上赏赐。是我天大的福分。”

    太后点点头,叫郭玉姑姑命人换茶。

    热茶换上来。太后慢慢地饮着,瑾宁也端起茶来喝。心里头还是不安,有太多的疑问,但是不敢张嘴问。只能故作淡定地喝茶,等太后说。

    过了一会儿,太后才慢慢地开口,“查端明死前说的那些话,皇上听得进去,那是肯定的,但是不重要,世上总有一些事情,会比这个所谓尊严更重要,尤其,这还不牵扯到帝王尊严的问题,皇帝心里会有考量,若因为查端明说的那几句话,皇帝弃才不用,那才是对我大周最大的伤害,你要坚信皇帝的英明,他顶多不高兴个两三天,不会真的往心里去。”

    瑾宁咧嘴一笑,“谢谢太后给我吃了这颗定心丸。”

    她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肯定是太后在皇上面前说了好话,至于是如何劝服皇上的,她不必知道,只要知道靖廷不会因为这件事情遭受牵连就好了。

    太后道:“定心丸吃过了,你带东浙王妃和文雅郡主出宫去吧,暂时就先安置在侯府,到底是皇家人,还遭遇过那样的事情,我这心里也不好受,先暂时住在侯府,你再想办法安置。”

    瑾宁点头,“是!”

    瑾宁是真真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太后也不追究了。

    太后不追究,皇上应该也不会追究。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追究,总之,结果是好的就成。

    出宫的时候,瑾宁领到了皇上赏赐的狐裘。

    一路马车出去,瑾宁抱着这狐裘披风,还是心有余悸的。

    东浙王妃倒是一个劲地道歉,解释她和文雅郡主为什么会在宫里。

    原来她们在东浙躲藏了一段日子,得知查端明被封妃,想起查端明这个人的恐怖,所以东浙王妃决定入京,她要掀开查端明的假面具。

    没想,在途中遇到了被人抓走却又逃走的查实人,查实人是用计逃走的,但是到底年纪大,体力不支,逃出去没多久就被发现了,一路追赶,查实人只能拦停了一辆马车求助,这辆马车,恰好就是东浙王妃和文雅郡主。

    东浙王妃自然是认得查先生的,于是逃生一路,都在说查端明的事情,查先生得知之后,大怒,三人决定,一定要活着进京揭穿查端明。

    没想杀手一路穷追不舍,他们只得乔装打扮,可还是没能避过,危急关头,天降大侠救了他们三人,且一路护送他们进京,最后更是一起带进了宫中。

    瑾宁自然知道她口中的所谓大侠,只是太后的人。

    “郡主,我并非是有意要害你,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做牛做马都无以为报,我怎会害你?还请你宽容恕罪。”东浙王妃恳切地道。

    瑾宁摇头,看着她那张沧桑又肮脏的脸,想她曾是东浙的王妃,因着东浙富饶,她的吃喝用度都是最好的,如今,像个乞丐一样,文雅郡主也是如此,瑾宁怎么会怪她们?

    “别往心里去,太后和皇上也没责罚我,你们二位也暂时先别想太多了,随我去侯府再说。”瑾宁道。

    “谢谢你!”东浙王妃眼泛泪花地道。

    文雅郡主也道谢,却问:“郡主,雷少侠也在京中是吗?”

    雷少霞?瑾宁一时茫然,“谁?”

    “就是救我们母女的那位雷少侠。”文雅郡主问。她脸上有一层厚厚的污垢,但是瑾宁却看到她耳朵边上都发红了。

    她笑了笑,“雷洪是吧?雷洪在京中。”

    还道哪个雷少霞,原来是雷洪,雷少侠。

    能耐啊,都成少侠了。

    文雅郡主轻声道:“还望郡主引荐,让我们母女亲自多谢。”

    瑾宁打趣地道:“也不必多谢,救你们是我下的命令,他只是执行,且当时还有陈狗一起救的你们,那位才是真大侠。”

    文雅郡主垂下头,耳朵更红了,嗫嚅道:“是,那就多谢郡主,也多谢那位陈大侠。”

    东浙王妃知道女儿心思,只是,如今她们是什么身世?皇上会如何处置还不定呢,她轻轻叹气,“傻丫头,多谢郡主就成。”

    她都不忍心跟女儿说叫她别动其他心思。

    这条命,尚且还保不住呢。

    瑾宁知晓王妃心里想什么,便宽慰道:“若要处置,皇上早就处置了,太后允许我带二位出宫,想来是没打算再追究了,且东浙一案,皇上也并未迁怒其他人,王妃不必担心。”

    东浙王妃听了稍稍心安,“希望如此,我不要紧,只求别连累了文雅。”

    “母妃!”文雅郡主凄凄地叫了一声,低头垂泪。

    因东浙王妃虽然身份尴尬,但是,是太后下的旨意暂时由侯府安置,所以,江宁侯夫人也不敢怠慢,命人收拾出院子来给她们母女居住,且派了几人去细心伺候。

    瑾宁等靖廷回来,把今日的事情一说,靖廷怒得眸子赤红,“怎有这般厚颜无耻的女人?”

    “她已经被处以极刑,也算是出了一口气,只盼着皇上真没往心里去。”瑾宁轻声道。

    靖廷知她忧心,宽慰道:“别担心,皇上英明,定不会被查端明那几句话蒙蔽。”

    “是的!”瑾宁依偎在他的身边,听着他因愤怒而略有些急速的心跳声,感觉到无比的安全,“靖廷,对太后而言,咱是有用的人,太后想必会把这个信息告知皇上,眼前暂时是不担心的,只怕日后……”

    她怕的是,日后靖廷建功立业,大周安定,皇帝会秋后算账。

    她的身家性命,不能只依靠一句皇上英明。

    皇上若不英明怎么办?

    所以,她要早做打算。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