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小说七海扬明

章五百 犹太复国主义

作者:且看昨日风华      字数:4273      更新时间:2020-11-28 19:13:45

  李君威笑呵呵的看着裴元器,发现自己的好友脸色仍然愁苦,他问道:“元器,你觉得他说的事谎言吗?”

  “殿下,我以性命保证,我说的全都是肺腑之言。”约瑟连忙说道。

  裴元器微微摇头:“我相信约瑟先生说的都是真的,可是你我都知道,仓廪实而知礼节,贫寒的犹太人会因为帝国稳定的安全局势和开明的政治制度而选择前来,但是当他们不再贫寒,在帝国拥有财产之后,就会追求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

  “够了,元器,你和父亲一样,总是想的太长远了,有时候不要想那么多,你又做不到。”李君威打断了他,说道:“你想的那些是我们子孙后代才应该考虑的威胁,与我们无关,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制度,我们的民族也并不比任何民族差。而且咱们不是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吗,犹太人是无国之人,假如有一天我们觉得他们讨厌,要么就狠下心来像其他欧洲国家一样排斥他们,要么就索性给他们一块土地建国,然后驱离他们.......。”

  裴元器微微点头,也知道,身处自己这个位置,患得患失是要不得的。而约瑟却是惊恐的站在那里,作为一个犹太人,他能接受一些上位者讨论限制乃至驱离犹太民族,毕竟这个民族千年来都是处于这种姿态,欧洲君主往往喜欢发出屠杀、驱离犹太人的政令,然后换取犹太人的贿赂和奉献。

  或者,欧洲君主会先驱离犹太人,掠夺财富,然后再接受其贿赂,给与其生存的空间然后再割一波韭菜,约瑟之所以如此激动到身体在颤抖,是因为他明明听到裕王的一句话——可以给犹太人一块土地建国。

  “尊贵的殿下,您说的是真的吗?”约瑟问道。

  李君威笑了笑:“我只是开个玩笑,虽然犹太人长期在帝国境内生活也会与我们产生一些冲突,但是那又如何呢,他们不是在槟城生活的好好的吗,放心吧,约瑟先生?我并没有驱逐犹太人的打算?你也看到了,眼前这位西津的行政长官尽可能在帝国宪法和涉外、涉教法律之中?为你们寻找可以在西津生存发展的空间........。”

  “不不不.......。”约瑟问道:“您刚才说到?可以给我们一块土地建国,是吗?”

  “这就是另外一个层级的问题了?并不在今天的讨论之列。”李君威微笑摇头。

  约瑟却难以放掉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其实犹太民族比谁都明白?为什么他们拥有那么多资源?却总是被其他民族排斥和剥削,就是因为犹太民族是无国之人,他们没有自己的国家,也就没有军队?就无法保护自己的利益?就必须依靠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君主。

  而现在,帝国的亲王流露出可以帮助犹太人建国的意思,哪怕只是一点微小的可能,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约瑟的脑袋里快速闪过帝国这些年的民族政策?发现这并非没有可能。

  至少在南洋,已经多了爪哇和苏禄两个国家?都是帝国方面一手创造的,这两个地方都与帝国有着很深的渊源?帝国与苏禄国一起对付过西班牙,与爪哇国一起对抗过尼德兰?之后也对两个地区进行了殖民?发现当地的人口实在众多?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吞并,也就只进行经济殖民,而不参与管理,为了对付当地的反抗者,帝国重拾了当年的友谊,支持了两个封建政权。

  虽然是保护国,也是殖民地,但这也是一种可能啊,这还只是约瑟亲身经历的,他还听说了很多传闻,在非洲,帝国的殖民公司支持了很多的部落国家,就是为了降低管理成本,既然那些人可以,那么犹太人也可以呀。

  约瑟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却被裴元器阻止了,裴元器指着一旁的座钟,说道:“约瑟先生,马上要到裕王殿下的午休时间了,春困秋乏,殿下要午睡了。”

  “可这是冬季。”约瑟说道。

  “春困秋乏是对普通的帝国百姓而言,对殿下来说,是春困秋乏夏打盹,冬天还想多睡会。所以,你最好说一些有用的话。”裴元器提醒道。

  李君威笑了笑,才不在乎好友的嘲弄,他只当那是玩笑罢了,他正起身的时候,约瑟说道:“尊贵的殿下,我想要说的是,假如帝国恩赐一块土地,并且支持我们建立国家,哪怕只是一块自治领,我们犹太人愿意付出一切。”

  “约瑟,你认为这话你有资格说吗?里斯本的西梅内斯,卡尔德拉和埃沃拉三大家族,威尼斯的罗德里格斯家族,那不勒斯的阿布拉瓦内尔,伊斯坦布尔的明格斯家族,阿姆斯特丹的苏亚索,他们若是说这句话,或许殿下会考虑的。如果我们真的有这种需求,也会去找热那亚的犹太银行家。”裴元器不屑说道。

  李君威也是配合着好友,整理了一下衣服,向外走去,而约瑟说道:“这是犹太人的共同心愿,每一个犹太人都可以这么追求,殿下,请你相信我们,不要因为我们的肤色和语言、宗教就把我们当成与帝国竞争的欧洲白人,我们不同.......。”

  李君威面对他的争辩,睡眼惺忪的给了约瑟一个微笑,而继续向外走去,约瑟喊道:“我有关于阿姆斯特丹苏亚索家族的情报,苏亚索先生要为奥兰治亲王出资两百万盾,也就是相当于一百四十万两帝国银币,支持奥兰治亲王去竞争英国王位,您知道的,假设这一计划成功,英国和荷兰就成为了一个国家,这对世界的格局产生深刻的影响........。”

  “你不早说,你聊这个我就不困了。”李君威笑嘻嘻的坐回了椅子,而约瑟登时苦瓜脸。

  现如今在次大陆和东西方贸易层面,帝国最大的两个竞争对手就是荷兰与英国的东印度公司,虽然这两个国家在东方的殖民地已经所剩无几,但却拥有洲际贸易船队,占据着东西方超过百分之四十的运力,而且他们本国市场还不向帝国开放,而这两个国家的融合,确实对帝国影响极大。

  李君威知道这一点,而约瑟也知道,所以他原本准备用这个消息换取一个贸易特权的,但现在只能扔了出去,仅仅是为了和裕王正式讨论一下犹太建国问题。

  而约瑟只能简单介绍一下,荷兰亲王竞争英国国王并不在于犹太人的支持,相反在于英国国内的欢迎,而且不仅是资本家欢迎,就连传统贵族都欢迎,原因就在于现在的英国国王倒行逆施,竟然信天主教而非新教,还要在英国搞宗教自由,加强教权和皇权,这无疑得罪了英国的新旧贵族。

  裴元器听完说道:“真是毫无意义的大消息。”

  帝国当然不愿意两国合并,可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最难阻止了,而约瑟只是提到法国会阻止,但是那又如何呢?相对于西津,西欧对于帝国来说才是世界的末端,实在是太远了,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也,又能如何呢?

  李君威摇摇头,对裴元器说道:“不,这很有用。”

  裴元器耸耸肩,他知道自己与李君威终究还不是一个层级,他只需要考虑西津的发展和帝国在中东欧的战略,而李君威着眼的却是整个世界。

  李君威看向约瑟,问道:“你想成为帝国的纳西公爵吗?”

  约瑟连忙摇头,纳西公爵是犹太复国主义的先驱,在一百多年前在西班牙境内遭遇西班牙国王的迫害,被迫改宗天主教,移民去了尼德兰,并且建立了银行体系,他的英俊外表和可亲的性格让他获得了整个欧洲的银行网络,西欧的贵族尤其喜欢他,尤其是法国和尼德兰但那个时候,尼德兰还属于西班牙,所以在新一轮的迫害要开始的时候,听闻奥斯曼接纳犹太人的纳西计划举家迁移到奥斯曼帝国,他们的第一步是威尼斯。

  纳西计划购买岛屿为犹太人提供庇护,但却失败了,威尼斯共和国一样排斥犹太人,知道他是犹太人后抓捕了其家族成员,纳西被迫逃亡意大利,很多财产被没收,而欠他钱的法国国王和贵族也耍赖,他的理由是,自己是向天主教徒纳西借款的,而不是向犹太人借款的。

  最终纳西逃亡奥斯曼,并且在当时苏丹的帮助下让威尼斯狱中亲属获得自由,而在奥斯曼,纳西如鱼得水,通过国际贸易重新报复,还参与了皇位竞争,纳西支持了其中一方,用巨额资金帮助赢得战争,因此纳西获得了土地,成为了领主,但他的土地被阿拉伯部落威胁,而移民也在地中海被拦截,计划一开始就不顺利。

  之后作为外交官的纳西协助奥斯曼与欧洲君主和谈,被封公爵,拥有了爱琴海的岛屿,但建国的计划再一次搁浅,他在苏丹喝醉的时候提出要求,苏丹同意了,但酒醒之后,一切都不记得了,一直到纳西病故,都没有成功。

  “我并未有如此奢望,只是希望可以在帝国势力范围内,购买一块沿海的土地,或者岛屿,庇护可怜的犹太人,西津地区可以,南洋也可以,我们可以不建国,只作为帝国的自治领。”约瑟小心说道。

  李君威却说道:“这很好办,但是为什么要帮你们呢,帝国不缺钱,更没有到买卖领土的地步,我可不认为因为向你们提供了便宜,犹太人就会站在帝国一边,你知道的,你们只做自己有利的事。”

  “这些都可以商讨,我们会很有诚意的。”毕竟是突发事件,约瑟在犹太人之中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所以他很难一时间说服李君威。

  李君威笑了:“约瑟先生,我很珍重和你们家族的友谊,可惜,这不是生意。”

  “当然,我们会为帝国建立功勋的,除了金钱,情报可以,甚至我们可以为帝国做一些.......。”约瑟满脸紧张,说道。

  李君威摇头:“约瑟先生,帝国不是黑社会,没有说纳投名状就能入伙的。而且你太兴奋了,兴奋的有些失去理智,我相信你在欧洲的那些同胞可不会相信你们做了这些,就一定会成功,他们对帝国不了解,了解也不会相信帝国的。”

  约瑟不由的失望了,他几乎要瘫软在地上,这个世界上有比现在更让人绝望的吗,明明有希望在,却抓不住:“就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李君威拍了拍约瑟的手:“约瑟先生,如果帝国支持你们建立一个国家,那肯定不会是在边边角角的地方,不是南洋的某个岛屿,不在西津的某处海岸线,而是在你们诞生的地方,黎凡特地区。”

  “黎凡特地区?”约瑟几乎要惊呆了,所谓黎凡特就是东地中海沿岸的地区,而犹太民族的诞生地就在那里。

  “是啊,你们的圣城耶路撒冷就在那里,怎么,你们不想生活在祖先的土地,而且离你们的神灵更近一些,等待弥赛亚的到来吗?”李君威问道。

  约瑟沉默了许久,说道:“我简直要疯狂了,现在我不能相信您说的这些是真的,可是我又非常希望它是真的,裕王殿下,伟大的裕王殿下,请您不要吝啬话语和时间,一定要向我解释明白,我相信,所有的犹太人在面对这个消息的时候都会如此,恳求您了,殿下。”

  李君威对着侍从官打了一个响指,侍从官微笑请房间内得侍者离开,然后关上了房门。

  “现在奥斯曼的情形你是知道的,奥斯曼在维也纳战败,节节败退,而且内部还充斥着内斗,他们需要支持,尤其是资金。”李君威说道。

  约瑟认真点头,奥斯曼越没落,对犹太人就越不友好,实际上现在的奥斯曼境内犹太人都很忐忑,因为他们知道,一旦苏丹缺钱就会向他们借贷,而若局势不能好转,借款还不上,犹太人又不想再借,那么直接排斥犹太人,夺取他们的财产就是必然的。

  “我可以这样跟你说,未来一年内,奥斯曼国内会发生重大的变革,等一切尘埃落定,帝国就会拥有苏伊士运河的开发权限,作为商人,你应该知道这条运河会改变世界的格局。如果犹太人能在这件事上与我们步调一致的话,那么帝国也会投桃报李。”李君威对约瑟说出了一个还处于秘密状态的事件。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