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小说七海扬明

章四九七 内政外交

作者:且看昨日风华      字数:4132      更新时间:2020-11-25 21:05:01

  李君威说道:“徐先生,你我是老朋友了,我可以向你提一点作为朋友的建议,那就是赚钱是讲究方式方法的,千万不要阻挠帝国在欧洲的利益。简单的说帝国在欧洲最大的利益就是平衡,用天主教平衡天方教,用奥斯曼平衡奥地利、波兰等国。

  而现在的情况是,奥斯曼已经明显落于下风,也因为如此,你们在奥斯曼的利益会得到帝国的保护,但是在反奥斯曼的神圣同盟那里,却是不一定了。”

  徐邦延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虽然说有钱不能赚对于商人来说是极为痛苦的事,但到了徐邦延这种地位的商人,求的已经不是一锤子买卖的暴利,相反,细水长流才是根本,假如一棍子把奥斯曼打死了,那么日后欧洲大陆的买卖就没有那么好做了。

  “王爷教训的是,草民铭记在心。草民这段时间也是日思夜想,想要在商业利益和帝国大局之中求个周全。”徐邦延小心说道。

  李君威点点头:“那你想出什么法子来没有?”

  徐邦延说道:“倒是有所得,草民想,终究还是要像您说的那样,讲究方式方法,所以草民想着,能不能入股犹太人、热那亚人等欧洲商业氛围浓郁的民族、势力的银行或者商业机构,与他们一起操作这些事。

  一些阻碍帝国战略,或者有碍帝国颜面的事,可以让他们出面去做,就是不知道王爷觉的怎么样。”

  李君威略作思索,感觉很有道理,欧洲现在的国家还未完全形成真正的民族国家,君王和贵族的血脉划分领地,更重要的羁绊则在于宗教信仰方面,所以给了很多民族生存空间,其中就以犹太人是其中翘楚,帝国在欧洲的利益扩张需要引路人?犹太人或者说商人阶层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可以?你们可以这么做。”李君威说道。

  徐邦延心中一喜,但转念想到李君威刚才叮嘱的事?多少让他还是有些忐忑的?他仔细回忆这段时间来在欧洲接洽的生意,就是想不出哪一条对帝国利益有伤害?于是他换了一种思路,却又想不出哪一条惹恼了裕王爷?还是说裕王爷有什么新的要求自己没有体会到?他思来想去,终究还是拿不定主意。

  好在现在见到了裕王,徐邦延知道这位王爷对朋友心胸宽广,索性直接问道:“王爷?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做的不到的地方?惹您烦厌了?”

  “什么?”李君威不知他为何这么问。

  “刚才王爷教训草民,草民实在是有些惶恐。您也知道,草民一向愚昧,参不透您的深意,若有错漏之处?请王爷一定明言相告,草民定会改正?不让王爷为难。”徐邦延诚恳说道。

  李君威笑了笑:“没有的事,你别瞎猜。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是朋友间的提醒,不是说你做错了什么?而是要提醒你做的更好。”

  “做的更好?”徐邦延诧异?商人做的更好不就是让利润更大吗?可是裕王明显说的不是这么个意思。

  李君威道:“因为不远的将来还有一场大造化?只有对帝国忠诚的商人才能参与其中。徐先生你应该知道,帝国高层官员的选拔有提名审查制度,对一些具有战略价值的商业活动,参与者同样如此,你们晋商银行能不能参与,就看屁股干净不干净。

  那场大造化,面对的就不是南洋商人这一家竞争者,而是帝国全体,不论商人还是其他什么阶层,所以,你想参与,不仅要屁股干净,而且还要比别人屁股还要干净。”

  徐邦延听李君威这么郑重其事的说,登时有些发愣,问道:“那是不是王爷赐的造化?”

  李君威笑了:“我赐不了,这得老天来赐,皇兄来赐,更需要个人的争取。”

  徐邦延重重点头,连忙说道:“明白了,明白,草民回去就查账,把一切都处理妥当了。”

  帝国二十三年的十月,帝国西津旅一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兵连在维齐尔侯赛因的指挥下进驻了伊斯坦布尔城的金角湾地区,这里本就是异族人聚集的地方,尤其是犹太人,而帝国陆军拥有独立营地,并不与市民接触,所以并未引起多大的异动。

  侯赛因对尚在贝尔格莱德的苏丹解释,引帝国陆军进伊斯坦布尔,是为了向神圣同盟传达一个假象,那就是东方的帝国在这场战争中站在了奥斯曼一侧,同时,一部分资源会被拆解出来,由东方人训练一支新的军团,专业而强大的军团,既用来保护苏丹庇护下的土地和人民,也用来平衡越发骄横的近卫军势力。

  因此,帝国陆军的进驻非但没有引起苏丹的怀疑,反而备受赞赏,在贝尔格莱德的苏丹还以为自己那个原本被囚禁起来,用金币喂鱼的弟弟此时在穆斯塔法的手中,所以注意力也就一直在那里。

  奥斯曼内部暗潮涌动,但神圣同盟方面却高歌猛进,虽然波兰退出了匈牙利的战场,导致奥地利军队不能单独进攻,给了奥斯曼帝国喘息的机会,但因为教皇的撮合,神圣同盟迎来了一个重磅的盟友——威尼斯共和国。

  这是奥斯曼帝国在地中海方向,也是海洋方向上最大的竞争者,当初也是与威尼斯的战争让奥斯曼帝国逐渐意识到,苏丹们留下的帝国正在衰落,需要变革。

  好在奥斯曼帝国在地中海方向上还有一群供他们差遣的海盗,这群突尼斯海盗不要钱,也不要舰队,他们只要一个名罢了。曾经何时,海盗们在奥斯曼的体制下效力,但作为这个世界上最民主的组织,海盗们可受不了苏丹派来的总督颐指气使目中无人,于是把总督杀了,但他们发现,离开了奥斯曼的体制,过的也不好。

  因此海盗不断向苏丹提出要求,请求他派遣一名总督来,以表示他们属于奥斯曼帝国,但当时的大维齐尔就是不允许,而现在,奥斯曼需要海盗们了,也就向其派遣一个总督就行了,这位总督抵达之后,只需要竖起奥斯曼的旗帜,然后躲在城堡里享受生活就足够了。

  “你终于回来了,知道吗,沙俄和波兰国王的使者快要把我这官署的门槛踏破了。”裴元器看到李君威出现,开始大倒苦水:“他们都想知道,帝国向奥斯曼派遣军队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奥斯曼的苏丹、大维齐尔都在欧洲宣扬这件事,就连奥地利人都来了,他们原定领事馆建造完毕后再来,可现在已经憋不住了,正在来的路上,我现在一个头两个大,不,很快就三个大。”

  帝国对欧洲的外交一直由西津行政长官兼任,自然担子在裴元器身上,因此出现任何问题,已经建交的国家第一时间就是找裴元器。

  李君威笑了笑,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劝慰说道:“元器,能者多劳嘛,而且口径咱们不都已经对好了吗,就说是训导团,前去协助训练军队的,是奥斯曼人采购帝国武器中附赠的服务,对欧洲所有的合作伙伴开放,这么说就可以了嘛。”

  “这还不是我最担心的,我看到了陆军的条陈,你怎么什么都让他们教,从枪炮使用到战术战法,甚至连步兵操典都翻译了,这是要干什么,猫教老虎还留一手上树的本事呢,你就不怕将来这些用在我们身上吗?”裴元器如今处于暴躁的状态,说话已经没有多少顾忌了。

  李君威笑了:“不用担心,等到他们学会,一切就都过时了。而且,我不认为奥斯曼会完成军事改革。”

  “哦,是他们内部又出什么问题了吗?”裴元器知道现在的奥斯曼风云诡谲,外有神圣同盟的三国联军,海陆方向都遭遇威胁,而内部,苏丹、大维齐尔和科普鲁律家族在争权夺势,现在的奥斯曼,出现什么问题都不会让人感觉惊讶的。

  李君威微微摇头:“一切还在按照侯赛因规划的走,他用物资和军费稳住了前线,奥斯曼军队已经站稳了脚跟,但是战争的胜利已经被侯赛因操控了,我想未来的战局会是奥斯曼军队接连不断的遭遇失败,这些失败会葬送苏丹、大维齐尔和近卫军在奥斯曼内部的威望,折损他们的实力,但又不至于伤筋动骨。最终侯赛因会顺应民意和大势完成权力的交接。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神圣同盟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奥斯曼帝国的,他们会穷追猛打,一直到打不下去为止。也因为如此,科普鲁律家族也不敢真的取缔近卫军,如果是那样,奥斯曼就会面临灭国的危险。

  你在西津多年了,应该知道近卫军在奥斯曼帝国内部的影响力,从军队到经济,从兵营到城市,从国都到地方,他们的触角深入奥斯曼的各个角落,他们才是真正的与国同休呀。”

  李君威没有前去伊斯坦布尔,但这不影响他了解当地的局势,从商人和陆军代表口中,李君威得到一个准确的消息,接受帝国陆军训练的新军数量,和奥斯曼投入的资源都远远超出了旁人所知道的。

  奥斯曼帝国有多少钱,李君威和侯赛因知道的一样清楚,随着威尼斯的参战,海上战场也被开辟出来,又多了一块分钱的地方,结果是,接受帝国训练的新军规模仍然达到了两万五千人,虽然大量使用当初订购自南洋,因为维也纳之战爆发太快太早,而没有使用的制式装备,但投入的资金仍然很大,结果只能是一个,科普鲁律家族用自己的钱,或者动用自己的资源来培养军队,显然这就是私军了。

  这对帝国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很大程度上证明了科普鲁律家族夺权的意志力,毕竟帝国现在已经把全部的宝压在了科普鲁律家族身上。

  而且西津进出口公司还报告了一个新的消息,侯赛因有意在奥斯曼帝国内部的一些重要港口,授权帝国商人建立为军队服务的工坊,生产和修补一些军事机械,但前提是要与指定的人或者机构合营,而类似的手工业行会是一支是近卫军的势力范围,如此也体现了科普鲁律家族已经和近卫军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合作意愿,已经开始分配国内的蛋糕了。

  这一切都是对帝国有利的,无论科普鲁律新军训练的怎么样,近卫军都还是奥斯曼帝国不可或缺的一份子,这些封建势力会影响这场变革,甚至可以这么说,近卫军一向是奥斯曼内部最保守的力量,他们拥有最多的权力和社会资源,任何变革都会影响他们的利益。

  “好吧,奥斯曼内部的事,由你自己决断,现在如何回应欧洲国家呢?”裴元器直接了当的问道,他并非不擅长外交,但现在却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李君威已经解决了苏伊士通道的问题,水渠也已经建好了,经过苏伊士的移民通道完全被打通。

  战争爆发之后,奥斯曼更需要帝国支持,法佐更是如此,所以给了许多方便,而奥斯曼军队和敌对势力在帝国内部的大采购直接促进西津地区的快速发展,仅仅是今年下半年,就至少有一万人从南洋、非洲到此,而来自边疆区的移民数量就更多了。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帝国的介入让战争的烈度更大,别说军备,就是西津地区出产的粮食,价格都在上涨,原本没有人要的土地现在也被大量承包开垦,就是准备生产出粮食来去赚奥斯曼或者他们对手的钱。

  而这些都让裴元器忙的焦头烂额,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让西津发展起来更重要了。

  李君威想了想,说道:“好吧,这些对外的事务都交给我吧,你去打造你的工厂,开辟农场,我们各司其职就是了。”

  “你可别恼.......。”裴元器连忙认怂,西津的发展最大的动力就是欧洲的战争对物资得消耗,他可不想战争结束,反而希望打的越厉害越好。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