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祭炼山河

第1280章 原来,我就是秦宇

作者:食堂包子      字数:5123      更新时间:2019-12-05 19:54:15

  村长居然有一手出神入化的箭术,破空声中接连两箭,皆自两条野狼眼睛没入,惨叫中被钉死在地上,成了一具狼尸。

  藏珠倒还好些,除了手臂挨咬一口,被护在身后并没太大问题,秦宇身上衣袍却几乎已被鲜血浸透。

  居然差点被两条野狼给活活咬死了……秦宇心头自嘲一下,翻了个身倒在藏珠怀里。

  等他再次醒来,已经是三天之后,用村长的话说就是,你小子胆子真是大,眼看就要成婚了,居然偷偷带着媳妇去山上耍,要不是恰好他经过,两个人都要被野狼给吃了去。

  藏珠喜极而泣,对村长等人连连道谢后,眼神紧张落在秦宇身上,一副生怕他再昏过去的模样。

  许是因为连续三天高烧不退,秦宇如今虽然醒来,却头疼欲裂脑子里像是灌满浆糊,只觉得眼前的人影叠叠,难受无比直欲呕吐。

  村长起身道:“人醒了,就没什么大问题了,但身上的伤口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全福啊,可不敢再胡闹了,等好利索了就马上安排你们成婚,也好收收野性子。”

  头昏脑涨难受无比,可偏生这句话听的清楚无比,秦宇眼眸蓦地亮了一下,只觉得无数记忆在脑海炸开,将他依旧虚弱的意识瞬间淹没。

  ……

  我叫赵全福,是村里的孤儿,早年父母因为意外殒命,是村中各家长辈供养长大。有个未婚妻叫阿珠,跟我一样是孤儿,彼此亲近之后被村里人撮合着走到了一起。

  我很高兴,因为我终于要有一个家了,终于不再孤零零一个。

  但就在成亲前不久,大概是因为太高兴了,我做了件蠢事,居然带着阿珠上山,想帮她采一些野花,做出出嫁时用的红妆。

  遇上了野狼,幸亏村长救了我们,而我也像个男人一样,用自己命护住了阿珠,这让村里一些个不服,阿珠嫁给我的混蛋们,终于闭上了嘴巴,算是意外之喜。

  当然,更让我高兴的是,我的伤终于要好了,婚期已定!虽然脸上留了一道疤,但阿珠说那是一个男人勇气的象征,每次看到这道疤痕,都能想起来当初,我拼命护住她的背影。

  阿珠是个好女人,我发誓会一辈子都对她好。

  但……唯一让我不解的是,从昏迷中醒来之后,我晚上经常做梦,却每次都记不住梦里发生的事。

  ……

  娶亲过程并不张扬、繁琐,因为两边新人都是孤儿,村长就被众人推举坐了长辈席位,受了一对新人的大礼,整张老脸笑成了花,说他们父母地下有知也可瞑目了。

  新婚之夜,赵全福又做梦了,他紧咬牙关双手紧握,浑身大汗淋漓,整个人都在颤抖。

  “啊!”

  一声大叫,他猛地坐起身,已被惊醒一会的阿珠,急忙伸手抱住他不断安慰,“全哥,没事没事的,只是做梦而已。”

  赵全福大口大口喘息,在妻子怀中渐渐平静,可他眼眸深处却忍不住浮现惊惧。

  “秦宇?谁是秦宇?我为什么要记得这个名字?还有,梦里那张女人的面孔是怎么回事?”

  梦依旧模糊,却多了一些东西。

  转眼,三个月过去,新组建的小家庭日渐平稳,是村中人人都夸赞的恩爱一对。

  赵全福踏实认干,农活、打猎样样精通,阿珠也是心灵手巧,织布手艺得到一众阿婆的认可,小日子颇有几分红火迹象。

  可每一个夜晚,赵全福都会自睡梦中惊醒,阿珠尽力的宽慰他,却是毫无用处。

  又一夜翻身而起,趴在床上的赵全福,一只手用力抱住脑袋,另一手握拳不断拍打胸膛。

  清醒后,他终于对妻子说了实话,梦中总是出现一个声音,大喊“秦宇”这个名字,还有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女人模样。

  他握紧阿珠的手,眼神紧张而忐忑,“阿珠,我发誓从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对这个名字跟这个女人,都没有一点印象。可不知道为什么,梦里大喊的声音,还有这个女人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了,我感到非常难受,像是要把胸膛给剖开。”

  阿珠抱住他,努力保持平静眼神充满温柔,“我信你,我当然信你……全哥,既然忘了这个名字和那个女人,会让你感到难受,那就想办法让自己别忘记,或许能让你摆脱这个噩梦。”

  那天起来,一向努力干活的赵全福,第一次没有提起农具出门,而是来到村头王老汉家里,向他求教做木工活的手艺。

  也是从那一天起,赵全福成了村里第二个,会一手雕刻手艺的人,他学习的很认真,进步也很快,两年后王老汉去世之前,笑着说他已经青出于蓝,能够出师了。

  忙完田中的农活,跟阿珠一起吃过晚饭,趁着天光还未暗下来,赵全福放下碗筷说了一声后,起身进入后院。

  背后,阿珠看着他的背影,眼底露出一丝复杂,旋即失笑摇头,自己也真是的,居然会跟个雕像争风吃醋,幸亏没在全哥面前表露出来,否则该让他感到为难了。

  愿意雕刻就雕刻吧,反正那种画里似的人儿,才不会出现在这个,偏僻又深居不出的小山村里,就当是个治魔怔的偏方吧。

  而此时,赵全福已经拿着一块木头,坐在了表面被磨出包浆的桌子前,略一思索就动手。

  雕刻工具是王老汉点名给他的,尽管已经用了很多年,但在赵全福手里依旧灵巧而犀利,随着他手上的动作,木屑、碎片纷纷落下,很快浮现出一张女人的面庞。

  尽管依旧粗糙,眉眼尚未清晰,可就只是简单的面庞轮廓,便已让人感受到了几分风华绝代的味道。

  果然随着时间流逝,赵全福手中的雕像,渐渐变成了一个巴掌大小,栩栩如生的美人。

  她嘴角微微翘起,饱满圆润的唇线,带出温柔的笑意,配合上小心翼翼点上的漆黑眼珠,甚至给人一种她正盯着你在微笑的感觉。

  赵全福呆了一阵,深吸口气闭上眼,等内心彻底安稳了,才转身推开了后院新搭建的木屋。

  此刻日头西垂,光线已然暗淡,屋内整齐摆放的木架上,一只只雕像安静摆放着。几张木架,如今已放满大半,将手中这只放到上面,赵全福轻声道:“秦宇,这是你的名字吧?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听到你的声音,但大概你是想让我帮你,一直记住这个女人。”

  “你放心,我每天都有做一个雕刻,哪怕第二天会记忆模糊,但只要闭上眼,本能就会让我做出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雕像,这样我就永远都不会再忘记她了。所以,如果这是你的目的,你已经做到了,能不能不要再纠缠我?”

  这个晚上,折磨赵全福很多年的梦境,终于彻底消失了。

  也是从这一天起,阿珠彻底熄灭了,让赵全福停止雕刻的心思。

  转眼,两人成亲十年了。

  日子越来越好,村长去世之后,甚至有人提议让赵全福接任,最终被他婉拒。但就是这么个,让人羡慕的家庭,却也让村落中不少老人叹气,因为他们始终没能有自己的孩子。

  有人说,赵全福终归不能有个家,等两人老去后就要血脉断绝,是注定的绝户命。

  阿珠夜里哭的很伤心,第二天赵全福罕见的,跟村里人红了脸,从那之后再没人提起这些事。

  又五年。

  阿珠说,自己愿意和离,以赵全福的名声,会有别的姑娘愿意嫁给他,给他传宗接代。

  赵全福第一次发了火,说她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女人,绝不可能再有第二个。

  阿珠在他怀中感动大哭,一生老实和善的赵全福,身体却僵了一下,眼底露出愧疚,因为他觉得自己对妻子撒了谎,尽管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

  但……他大概是真的,有些爱上了自己做出来的雕像,甚至有的时候,他会有种将自己关在那间,规模扩大了几倍的木屋里,不想出去的冲动。

  但最终他忍住了。

  赵全福尝试过,停止继续做雕像,可就像是已经烙印到骨子里的本能,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十年,十年,又一个十年。

  村中的老人走了一批又一批,望着水盆中的倒影,赵全福发现他也变成了,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老家伙。

  村里后来出生的小孩,都很愿意亲近村子里,这对孤独居住的老人,不仅因为婆婆做的糖很好吃,福爷爷做的木雕小动物,同样能让他们高兴的尖叫。

  “福爷爷!福爷爷!”

  “婆婆!婆婆!”

  下了学的一群皮猴,推门冲进院子,吓了一跳后急忙噤声,因为如今院子里面,或坐或立聚集了不少他们的父辈、祖辈。

  赵全福听到动静,从屋子里出来,取出包好的糖递给孩子们,声音有些颤抖,“婆婆病了,今天没空给你们做小玩意,过几天一定有。”

  两天后的夜里,婆婆病情加重了,村里唯一的大夫,满脸愧疚对拱手,“阿爷,婆婆时间不多了。”

  他是小一辈,儿时也曾从这对老夫妇手中,得到过糖点还有木马长剑玩偶的木雕,对两位一辈子虽无儿女,却恩爱无比的和善老人,有着发自内心的尊敬。

  赵全福沉默了一会,轻声道:“也好,以前她就老说,不愿意自己后来走,她好面子不让人说,其实是个怕黑的,早些年夜里老是惊醒她,想来她受了不少惊吓……”说到后来,声音就抖了起来,忍了忍拱手对屋里人道:“家中没小辈,恐怕明天还要麻烦各位乡亲村邻帮衬一二,临走了有些话,我想单独跟老婆子说,请各位门外稍等。”

  待众人纷纷起身,点点头沉默出门,赵全福来到床榻前,伸手握住老伴的手,“你之前总害怕,我们孤单单两个人,老了之后若有病灾可怎么办?现在不用怕啦,你走的这么快,倒是可以少受苦,而且还有我送你呢,就不要再害怕了。”

  许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几息后婆婆缓缓睁开眼,“我不是怕自己,而是担心你怎么办,今天还有你能送我,以后谁来送你啊?”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赵全福笑,“我身体好着呢,恐怕还有几年好活,以后的事以后再考虑,你就不要多想了。”

  看到婆婆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得红润起来的面庞,他虽然在笑,眼圈却变红了。

  “别哭……”

  “没哭,就熬夜眼睛不舒服,谁都有这天,你先走一步的事,我迟早会下来跟你团聚的。”赵全福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有件事,我愧疚了半辈子,不跟你说出来不心安。”

  他迎着婆婆的眼神,“我很早之前就喜欢上了,自己手里做出来的雕像,虽然它是个死物,但我还是觉得不对。怕你不让我继续做,就一直没敢说,你能原谅我吗?”

  婆婆点头,“我早就知道了,你看雕像的眼神,是骗不了我的……但她就是个雕像,我才是在你身边陪了一辈子的女人,我大度不跟她争你的心……”

  赵全福身体颤了一下,眼神露出一丝惶恐跟羞愧,没想到隐藏最深的念头,居然早就被发现了。

  “阿珠,是我对不起你,我……”

  婆婆微笑,“说了不怪你啊,能跟你过着一辈子,我一点都不后悔……只是,这女人究竟是谁啊,到死都没能见上一面,我还有点遗憾……”

  “老头子,我的时间到了,你不要难过,一个人照顾好自己。”

  婆婆走了,眼角带着泪,神色却很安详。

  赵全福握着她的手到天亮,出去请人进门,料理身后事。

  白事后一个人的日子很枯燥,好在有村里的小孩,不时来讨要木偶玩具,才让赵全福渐渐适应下来。

  他已经不再需要种田、打猎,村中人愿意奉养他到终老,赵全福终于能将自己,一天天的关在房间里,跟那些他做了一辈子的雕像在一起。

  “阿珠临死都说遗憾,其实我也遗憾啊,你究竟是谁?又在什么地方?这辈子,怕是都没机会见你了。其实没啥别的念想,就是想问一句,叫秦宇的那个人是谁啊?”

  规模又扩大,几乎占据了整个后院的木屋里,只有老人低低自语的声音。

  村子里终于有了一个,愿意学习木工活的小子,是个八岁的娃娃叫木生,规规矩矩对赵全福磕了个头,就算是拜在了他门下。

  木生像是天生就该着,吃木工活这门手艺饭,学习速度快的惊人,两个月就已经可以动用,赵全福传下来的那套刻刀。但后院那间大的惊人的木屋,依旧是他的禁区,赵全福从不许他进去。

  小孩子总是好奇心重且顽劣,忍耐了很久后,木生还是偷偷找了个机会,推开木屋的门,看到了那无数个女人的雕像,都是同一个人,都一样的美丽动人。

  为了这件事,一向喜欢他的赵全福第一次发火,打了他的掌心,可就算疼的掉眼泪,擦干净了他抬头就问,“福爷爷,那个漂亮的仙女姐姐是谁啊?”

  这个问题,又换回来几下打手心,挥手赶走了木生,赵全福抬头看了一眼木屋。

  因为,问题的答案,他也不知道啊。

  木生很听话,没说出去木屋里的雕像,这成了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春来秋往,转眼又是三年。

  这年冬天特别冷,赵福全轻轻咳嗽着,皱眉抬眼看着外面茫茫白雪,突然生出一丝明悟,他的日子也到了。

  没有恐惧,也没有不甘,甚至这一刻他心里,还有一丝莫名的解脱感。

  一阵积雪踩踏声后,木生推门进来,“福爷爷,我来给您送饭了,阿娘包的饺子可好吃了,刚出锅我就急着赶过来,您趁热吃别凉了。”

  赵福全笑着点头,“有心了,雪大风寒天色也不早了,赶紧回家吃饭吧。”

  木生看了他一眼,“福爷爷,我吃了饭再过来,今晚留在这陪您。”

  赵福全摆手态度坚决,木生犹豫再三,说如果有事的话就拉响铃铛,他耳朵可好使了,肯定能听得到。

  得到回复后,这才告辞离开。

  看了一眼,就系在门口的拉响铃铛的细绳,赵福全起身打开厚厚的棉布,热气腾腾的饺子出现在面前,果然真的很好吃。

  但可惜的是,年纪大了胃口不好,还剩下五个的时候,赵福全摸了摸肚子,无奈放下碗筷。

  吃饱就好,剩下的五个,只当是留个念想吧。

  回到床上躺好,赵福全脑海之中,如走马光灯般,快速掠过这一生全部回忆,然后带着一个念想,陷入到了黑甜——那位在我脑海里,住了整整一辈子,忘掉就难受无比的姑娘,秦宇究竟是谁啊?我就要死了,难道都不能得到一个答案吗?

  黑夜有雪大风呼号,屋中床上的老人,带着困扰一生的念头,渐渐的停止了呼吸。

  ……

  我是谁?我在哪?眼前为什么这么黑?

  咔嚓——

  哪来的声音,有光,好刺眼!

  下意识抬手,挡在自己面前,恍惚的意识终于归位……我叫赵福全,我已经死了……临死都带着一个问题……那个问题是……

  手臂突然顿住。

  许久后,一声叹息响起。

  原来,我就是秦宇!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