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第一符师:轻狂太子妃

番外-七朵花 春意无限好

作者:梓云溪      字数:4046      更新时间:2020-07-01 00:46:53

  春意满楼

  “啪”一声脆响过后,原本莺歌燕舞的大厅瞬间就静了静。

  只见一名钗环散乱的女子,揪着另一名女子从厢房里滚出来,一路顺着楼梯骨碌碌滚下。

  “嘭”地撞在旁边柱子上。

  将两名正倚栏说笑的男女吓了一跳,连忙缩脚往后退去。

  “古道珍你这贱人啊,居然敢闯进来跟我抢人!”

  “你谷家都特马败落了。败落懂么?还敢跟我抢!知不知道我沐家现在是什么地位?嗷,你敢打我眼睛!我抽死你。”

  “二姑奶奶,二姑奶奶啊!”旁边有两个仆婢嘤嘤嘤哭泣,连声叫唤着。

  “小面瘫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楼里七八个包房同时打开。

  一群长相俊俏,衣衫单薄飘若流风的美男们跑了下来。

  瞬间就把小面瘫给围了个正着。

  七嘴八舌叫道,“哎呀,你都多久没来了呀?”

  “你这小没良心的。怎么这么久不到我们春意满楼来坐坐呀?”

  “乔乔你好讨厌了,不知道人家三天不见如隔三秋,心里想念的紧么!”

  乔乔大人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们一眼。

  随即摆了摆小手,黑着小脸吼了一声,“来人,把她拖回去!”

  立刻便有人上前抓沐冬妮,口中还十分搞笑地劝说道,“哦哟,我的二姑奶奶啊,求你可别作死了呐,皇后娘娘亲自来抓你了,还不赶紧随我回去。”

  二姑奶奶气愤的说道,“我、我还没听完梦梦弹的那首曲子呢,别碰我,别碰我,我还要跟梦梦促膝长谈,秉烛夜谈,一夜,啊……”

  “梦梦!梦梦啊。”二姑奶奶沐冬妮,扒着旁边那根柱子,吼得撕心裂肺,简直叫人不忍直视。

  乔木冷着一张小脸,冲着几个七手八脚去拉扯二姑奶奶的人怒道,“还不快点!赶紧把她拉回去,磨叽什么呢?”

  简直丢人不挑好日子,这个沐冬妮简直太不让人省心了。

  谁让她来春意满楼找茬的?

  找茬也不说挑一下地方。

  不知道这个地方,是乔乔大人罩着的么??

  沐冬妮气哼哼叫道,“侄女啊,大侄女啊!你怎么能这么对自己的亲姑姑啊?”

  “我今天真的只是来听小曲儿的!谁知道古道珍这个老女人。”

  “是她,是她!打扰了我听梦梦弹曲的雅兴!你说这个女人是不是该死?反正他们家族的人也都死差不多了,再弄死一个也无所谓。”

  “侄女儿,你帮姑姑弄死她,弄死她!”

  我弄死你这个聒噪货!

  乔木面无表情地望了她一眼,“啰嗦。”

  “你现在赶紧给我滚回去,我不跟你计较太多!你要是再迟一步的话,小心我生气。”

  沐冬妮哆嗦了一下。

  这小侄女生起气来可不是简简单单的。

  她哪里敢跟乔木对上,连忙点了点头,灰溜溜爬起来就往外走。

  谁知古道珍竟往前冲了两步,对着她的后背就是蹬腿一踢。

  沐冬妮踉踉跄跄往前跌跌撞撞几步,啪一声摔倒在地。

  她急忙嚎叫起来,厉声叫道,“古道珍你这老女人,你居然敢背后伤人。”

  乔木一个冷眼扫过去,便有人冲过去直接将古道珍两条手臂扭到身后。

  古道珍怒声叫着,“你们想干什么?我犯什么事儿了?你们要这样对我。”

  “我告诉你们可别乱来!这个世道可是有王法的。堂堂神州皇后跑来逛青楼。哼!不知道陛下得知,会作何想法。”

  沐冬妮怒道:“什么?你哪只眼看到这里是青楼啦?我告诉你这是酒楼不是青楼。你可别污蔑我最爱的梦梦,我打死你!”

  旁边两个小美男嘤嘤哭泣着,“这位客官,你怎么可以这样污蔑我们呀?我们这里不是做皮肉生意的,我们是做正经生意的酒楼啦。”

  红衣绿意橙黄青蓝紫七朵小花,更是齐刷刷跑到乔木身边,哭丧着小脸嘤嘤啜泣道:“乔乔,有人污蔑我们嘛。打我们的脸!你说该怎么办嘛?”

  旁边更有几个娇滴滴的花样美男,作势要去找绳子上吊。

  他们来回在大厅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的,扑腾着寻找柱子,“我不活了,我不活了,我活不下去啦。被人这样污蔑,我们还要不要脸了啦?”

  “就是!谁是青楼男子呀?我们可是正经的良家妇男!”

  乔木嘴角抽了抽,忍不住一脸的无语。

  正吵闹间,凡梦与凡忧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凡梦眼神柔柔地看着乔木笑道,“来了?”

  乔木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他一眼。

  凡梦今天气色还不错,看上去还挺精神的。

  “她们没打扰到你们吧?”小面瘫冷冰冰的问道。

  这一问旁边一众小美男们,更加哭天喊地叫了起来,“打扰了,打扰了,可打扰了呢。”

  “呐,这位沐家的二姑奶奶,他一来就指名道姓让我们梦梦给他弹琴!”

  “还说只有梦梦在旁边弹琴,她才能吃得下我们这里的饭菜。”

  “然后没过多久会儿,这位古道珍又来了,大吵大闹又踢又打的,还跟沐家的二姑奶奶大打出手。”

  “俩人从楼上滚到楼下,可吓死宝宝们了。”

  “嗯嗯,嗯。吓死人了真是。我到现在心脏还在噗噗乱跳个不停呢。”

  “乔乔,我要喝压惊茶。”

  乔乔大人默默地抽了下眼角,然后点了点头,“你们想如何惩处她们?”

  一个美男大声叫道,“这两个女人品行不佳,必须全都赶出去。”

  “对以后让她们不准再到我们春意满楼吃饭。”

  “就是的。真不知道她们是来吃饭,还是来调戏梦梦的。”

  “太可恶了真是!”

  众美男们同仇敌忾齐齐点头。

  乔木点点脑袋,转头对沐冬妮吼了一声,“听到没有?以后你甭来这里了,要是让我发现你再来,我就让爷爷打断你的狗腿。”

  沐冬妮放声哭泣,“侄女儿啊!我对梦梦绝对是真心实意的。我愿意为他上刀山下火海炸油锅滚钉板,我什么都不怕,就是不能不见他。”

  “侄女啊,你要是不让我来见我的梦梦,我是真的一天都活不下去了呀。”

  一众美男抖了抖小身板,默默无言的看了她一眼。

  乔乔大人冷着一张小脸,突然走上前去踹了古道珍一脚。

  众人不由无语地捂了捂脸。

  怎么办?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这货还是那么萌。

  在大家以为她看不过去沐冬妮,准备走过去打她的时候,这货竟然去踹了古道珍一脚。

  如今想来,古道珍何其无辜呀?

  “你以后也不准来了,要是让我发现你再来这里捣乱,我就把你关进大牢。”乔乔大人扬高声音喝了一声。

  古道珍气的不行,厉声说道,“这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了?”

  “皇后娘娘,虽然你权势大于天,但是也不能禁止我们这种平民百姓,正常的过来这里吃饭吧?”

  沐冬妮却来劲了,转头冲她怒吼一声,“不准你来怎么了?就是不准你来!”

  “我告诉你,在这里,皇后娘娘就是律法。你喊破喉咙,都没处说理去!”

  卧槽你说的乔乔大人跟土匪恶霸似的!

  你特喵的能不能好好说话?说话前还能不能过过脑子了!

  乔木没好气地瞟了沐冬妮一眼,“好了好了,把她也一并逐出去吧。”

  沐冬妮立刻把脸给垮了下来,苦兮兮的看了乔乔一眼。

  乔木再也不搭理她,直接挥挥手让人把她们两个全都扔了出去。

  她走到凡梦身边,仰头望了他一眼,“你身上的伤?”

  凡梦笑着说道,“都养了这么些天了,自从雷火被你拔除后,身体自己就慢慢恢复了。已经好的差不多。”

  “以后像这种人你不搭理就是了。”乔木无语地说道。

  “始终是做开酒楼做生意的嘛?总不能老是赶客呀。”凡梦好脾气地笑笑。

  乔木很是无语。

  唉这些超神境们,喜欢留在这里开酒楼。

  算了,他们高兴就好……

  “乔乔,你跟我来一下。”凡梦向她招了招手。

  俩人到了楼上厢房,凡梦将一封信笺交到她手里,“最近各地都在清缴剩余的尸傀。这些地方可能会有地下基地存在,希望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这都是大公子让我们事先整理好的。”凡梦轻声叹了口气。

  没想到那样一位惊才艳绝的大公子,如今居然……长眠于水晶棺内,再也无法醒来。

  “他知道会有那么一日么?”

  凡梦点了点头,“他早就猜到,天运长久不了。”

  “我们如今所能做的也不多,希望这些能帮到你。”

  乔木扯了扯嘴角,原本想对他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奈何小脸依然是冷嘣嘣的。

  凡梦忍不住失笑,眼角瞟了下窗户,一手支着下巴,笑眯眯望着她道,“既然来了,我弹个曲儿给你听可好?”

  没等乔乔大人有所答复,窗边就飘来一道凉飕飕的声音,“弹个曲儿呢?要不要跳个脱衣舞来着?”

  “嗖,嗖!”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倏地出现在厢房内。

  “呀。”凡梦失笑道,“陛下来抓人了。”

  乔乔大人速度蹦了起来,迈开小腿就往房门外冲去。

  门一开,熬夜那张黑黑的脸转了过来,冲她咧嘴一笑,“皇后娘娘!”

  “滚!”乔木“嘭”一声甩上厢房门,转头瞅了眼夫君与断月。

  “呵呵。”她面无表情地笑了笑。

  断月忍不住被逗乐了,“咦?这里就是春意满楼么?”

  “对,这家酒楼的菜十分好吃。”乔乔大人跑上前去,看了夫君一眼,“夫君,你们怎么会来的?”

  “哦,我们随便逛逛。没想到就听到街上有人说,皇后娘娘跑去春意满楼抓沐家二姑奶奶了。”断月笑了笑。

  “对,我就是来抓沐冬妮那货的。”乔木瞅瞅二人,“怎么烂桃花没跟你们一块儿出来。”

  “楼下。”墨莲没表情地说道。

  乔木抬起小手,摸了摸鬓边的发丝,转过身用后脑勺对着他,“那,我请你们吃饭。”

  这个夫君,也太不素个东西了。

  怕她跑路,不但让熬夜在门外候着,还把烂桃花放楼下堵人。

  哼!

  她有啥好怕的!

  她来这里,是干正经事哒,又不是来找花美男的。

  莫名其妙,她何须心虚!

  “咚咚咚咚咚!”

  只听一名美男在外跟熬夜叨叨,“诶呀你这位小哥,你挡在这里做什么嘛!人家要见乔乔啦。好讨厌你!”

  熬夜脸绿了。

  墨莲的脸也跟着绿了!

  春意满楼这些可恶的小倌们,难道每次见了他的乔,都是这么讲话的??

  卧槽!

  好想弄死他们!

  断月在一旁失笑,忙上前拦着这暴躁的家伙,“诶,诶,冷静,冷静点。”

  “咚咚咚。”

  “乔乔,不好啦,外面出事啦~”

  红衣这朵小花,娇滴滴地叫着,旁边还有好几个搭腔的小美男们,颤声说道,“有,有人闯了进来,抢、抢人!”

  墨莲的俊脸整张都黑了。

  看看,看看啊!这些“柔弱无依”的花美男们,每次见到他的乔,就变成这般模样!

  三天两头就跑上门找他的乔做主,嘤嘤嘤哭泣。

  卧槽,简直比那群自力更生,现在在挖矿的风族人,更加讨厌无比。

  断月一脸无奈,冲门外喊了一声,“拜托你们当中,十来个超神境,能不能自己赶一下?”

  “不行的啦,手会痛。”

  “会扭到头!”

  “我们这么娇滴滴,怎么可以打人哦。”

  我好想打死你们,断月心想,然后急忙上前扯住墨莲的手,“别激动,别激动,冷静下下。没事,没事。我们明天就去斯空星了,到时候住个一年半载再也不回来。”

  “嘤嘤嘤。”美男们开始在门外哭了起来。

  “乔乔,你们要去斯空星啊。”

  “那可是我们的故土啊。”

  “我们也要去斯空星。”

  “乔乔,带我们去斯空星吧~”

  墨莲一脸懵逼地看了断月一眼,“你看你说了斯空星,这些小贱人们,也要跟着一起去!”

  哇靠,简直气死本宝宝了……

  “没事没事啊。”断月眨巴眨巴眼,忽然说了句凤族大长老凤和平的口头禅,“你永远都会是正夫啊!”

  墨莲:???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