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侠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第四百五十七章 人人皆菩萨

作者:洪山诗人      字数:9768      更新时间:2019-07-19 06:14

    法露师的课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讲座,起码都要进行一个月。所在,在讲到关键的发心阶段时,他留给了我们同修充足的讨论交流时间。

    “我的目的,是要大家真发心,发真心。如果你自己稍有抵触,那就是因地不真,果遭迂曲。发了真心,直心向道,这才是大丈夫该做的事。那时候,才谈得上皈依、受戒。”

    我甚至觉得,他这话,好像是专门对我说的。因为,像住在这里的人,好像没有受戒的,只有我一个人吧。

    有些理论问题,多是跟钱师兄探讨。偶尔,万师兄也跟我说说具体修行的事情。上师说,财布施最容易,按基础来说,我倒有过一些财布施的行为。这一点,那万师兄倒是独具慧眼。

    “庄师兄,我觉得,你对金钱看得很淡,估计已经有财布施的经验吧?”

    钱师兄听到这话,马上凑过来,问到:“万师兄,你的眼光独到,我佩服。但是,你是凭什么判定他有过财布施呢?虽然他进来的时候,穿着跟我们都差不多,算是不缺钱的人。但不缺钱的人多了去了,你怎么就看得出来呢?”

    此时,我们已经换上了绛红色的袍子,与普通和尚,只有脑袋的区别了。

    “我只是感觉,也算是猜的。”万师兄倒是很谦虚。

    但钱师兄非要证实,问我到:“庄师兄,说说,他说得对还是不对?在寺院,不许说假话。”

    此时如果谦虚,就是说假话。如果不谦虚,就是说大话。但最容易的其实只要说实话就行。经过近期的修行,我发现直心是道场,说实话,是最简单最科学最好的方式。

    “做过一些资助贫困生的事情,仅此而已,也没做多少,都是别人帮助下完成的,有一点成效。”

    本来,这句话就已经证实了万师兄的判断,但钱师兄显然有点八卦,追问到:“花了多少钱?帮助了多少人?”

    我不好回答了,毕竟这是个人,并且,我也没把这事当成大不了的。我只有谦虚地说到:“我凭运气,挣了一些钱,搞了一个店子,这个店子的利润拿出来,就算是帮助几个人吧。”

    钱师兄还要追问,万师兄打断到:“钱师兄,布施关键在心,不在数目,对不对?”

    “对对对,有这个心,就有行菩提道的基础了。”他解释到:“修行要成功,需要积累资粮。道家侣财地,我们佛家,也要讲基础的。”

    “什么基础?”在基本理论方面,我还是愿意听钱师兄教导的。

    “修行时,需要前行和加行。布施放生等,都属于这类。说明,你内心中有较好的慈悲基础,所以进入菩提道的障碍就小。”

    布施方面的事,我还有一事不明。我问到:“布施只是拿出点钱财。假如一个人钱财很多,拿一点零用出来,根本对内心没有影响,那也算布施吗?”

    “万师兄说过,以心为标准。什么叫布施?就是不求回报的给予。比如比尔盖茨,他如果每一天只拿一美元来帮助别人,当然也不可能求回报,也算布施,但这种布施,效果不大,因为不走心。”

    “哪样效果大呢?”

    “布施的目的,是培养你的慈悲心,先是同情心,这人人都有。后是慈悲心,这就是高一层次,最后是平等心,这是最高层次了。”

    给予对自已心灵的影响,还分为三个层次,钱师兄真是大学老师啊,总喜欢说出个一二三来。

    “钱师兄,你具体形容一下,我还消化不了。”

    “所谓同情心,你是看到某人穷困,你想帮他。大部分人做好事,都是基于同情心的。但同情心并不平等,因为,它是高高在上的给予。这种给予时,你下意识在想,我有能力,我高尚,我在帮他。”

    这种心情,我也有。虽然我并没有对自己的资助对象有回报的想法,但取得这种心理优势的想法,偶尔还是会有的。一个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改变别人命运的道路上,起了点作用。这其实是在心理上证明自己的价值,是高高在上的,谈不上平等。

    “那高等级的,慈悲心呢?”

    “就像母亲对自己的孩子,只求付出不求回报。不仅没有对孩子的高高在上,并且以孩子的快乐为快乐,以他的悲伤为悲伤。下意识地为孩子付出,成为自己内心的本能,甚至,为了孩子,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观音菩萨所说:下与众生,同一悲仰。”

    这句话,我也看到过。这是对慈悲最好的解释了。

    “那你所说,最高档次的平等心呢?”

    “把自己当成他人,把他人当成自己,这就是平等心。那是佛的境界。在佛的世界里,没有你我他的区别,万物与众生与我,都是一体的。所以,也就谈不上万物,谈不上众生,也就谈不上佛。古人有话:无佛无众生。”

    这段话,真的是难以理解。我问到:“那该如何做到呢?”

    钱师兄没办法回答了,他也只是书上看来的。此时,万师兄却发话了:“其实,操作起来很简单,你把每个人都看成是菩萨,你就是菩萨了。这就是平等心。比如路边乞讨的,你把他看成观音菩萨的化身,通过乞讨的方式,启发你的慈悲,不就行了吗?”

    这是心理暗示法,估计,万师兄用过。万师兄是财务自由的人,他布施的经验,肯定非常丰富。

    “但是,按钱师兄的说法,这三种心态,有高低之分,岂不是不平等。万法平等,除了有万物平等的意思,也应该有方法平等吧?”

    这里有一个疑问,如果同样是布施,还有高低之分,那就不平等了。

    “其实都一样,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各类众生因为际遇和处境不同而具备不同的特点,培养他们的菩提心,各有侧重和办法。虽然我们人道,说起来比饿鬼道高,但是地藏王菩萨却是干这种工作的。你能说,它干的工作是低端的?观音菩萨化身如此之多,遍满六道,哪个高哪个低?观音菩萨自己说过:上与诸佛,同一慈力。所以,不要去追问哪个高哪个低,干就完了。”

    但是,我还是不太理解,毕竟,我认为,钱师兄所说,也算是有一定道理的。

    万师兄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有点神奇,仿佛能够觉察我的细小思维。虽然算不上是他心通,但他的直觉,总是准确的。

    “比如走路,把它比做修行。修行的目的是解脱或者说自由,或者说达到不生不死的佛的境界。那这条路上,你先要经过一座山,你需要拐杖。后来你需要过一条河,需要一条船。那么,你说,拐杖是初步的,船是高级的。也有点道理,但你细想一下,这不过是方法的区别,本质上是为了帮助你走路,对不对?上山时船没用,过河时,拐杖没用。所以,不能替代和覆盖,也就没有高低了。”

    用词准确!我曾长时间用替代法和覆盖法思考问题,想不到,今天用在形容修法上。万师兄话不多,词硬。我发现一个现象,虽然钱师兄爱说话,但只要万师兄一开口,他就听得认真,并且,从来没有反驳的意思。

    “其实,所有的布施,都不能做价值判断的。这是在了义基础上说,万法平等。”

    万师兄这句话,简直是标准的哲学结论。价值判断,是对与不对,是多与少,是值得不值得,是有用还是没用。但他都否定了。

    “这不会陷入不可知论吧?”我也学过哲学,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担忧。

    “佛学是实践的,不是用来知的。本来就消失了能知和所知,也就超越了可知与不可知。所以,佛学不是知识,只是实相。”

    这更玄乎,如果这样听下去,我头都要大起来。我马上转移到具体的问题中去了。“布施如此重要,也就是培养平等心,是吗?”

    “不仅仅是。其实,平等心,也是一个勉强的说法。什么叫平等?是你等于他,他等于你?不对,佛的境界中,你和他是一体,你就是他,他就是你。根本没有他和你,你各谁平等呢?”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比如一滴水汇入大海,你不能说,我跟边上那滴水挨得很近。毕竟,此时,你与所有水滴都是大海的一部分,已经分不清哪一滴了。

    “我好像有进步了”这是钱老师的声音:“万师兄真是高手,这个问题我也是想了好久。我们根底浅,不可能像二祖那样一点就透。但是,我们可以分步进行。先培养同情心,因为这最好入手,人人都会。再培养慈悲心,把母亲的情怀用在自己身上,如同观音菩萨的教义一样。最后达到平等心,万法平等。既然平等了,就更容易走到万法唯一的一真法界,也就无所谓你我,无所谓能所,无所谓功德,也就无所谓佛与众生之区别了。”

    他这一大套,让我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万师兄笑到:“其实,我也没开悟,我只是说说自己的设想和感觉,你们莫被我瞎子牵到沟里了。”

    第二个话题,是关于放生的。其实这很好理解,对众生的同情,不忍心看到这些活生生的动物被人类杀死,所以买下来,放生。

    但这种放生,真的效果好吗?

    “有时要注意,有的人,专门赚佛门里放生的钱。”钱师兄说到:“我们中国人,对长寿的动物,有一种神灵化的偏好和想象。比如乌龟、甲鱼,这些东西活得比较长,人类就比较容易崇拜它们,至少,它们能够引起大部分人的同情。这成了放生的主力。”

    我也见到不少,一些居士专门到市场买那种比较大的甲鱼、比较老的乌龟,拿来到河边放生。

    “其实,有的就是做这个生意的。有的是专门家养的,在饲料和激素的作用下,长得很大,你以为很老很长寿。他们还按野生的价格卖给你。毕竟居士大多是吃素的,对野生动物的鉴定,并不在行。这样的放生活动,实际上是鼓励奸商。更有恶劣的,你在上游放生,他在下游捕捞。下次你们组织放生活动时,他还卖给你。”

    钱师兄越说越激动,估计他自己也上过这个当的。“不是说花冤枉钱有多大的事,关键伤害保护众生的感情,有的居士本来学佛向道的心还有萌芽,这样被骗过几次后,仅有的一点道心,也被熄灭了。”

    我心里想,比这更厉害的欺骗感情,打击道心的事,你还没经历过吧。我经历过的,在重庆那个私人承包的庙子里的事,那恐怕不仅不能让人向道,甚至还会引起部分人,对佛教的反感。

    “仅凭感情,是无法支撑佛教的。”万师兄这才说出一句纲领性的东西。“只有真理,才是最好的支撑。如果不能趋向真理,所有感情,都有消退的一天。”

    我问到:“难道,布施、放生,不是培养我们的情怀吗?”

    “感情只是入门动机,进门后,真理才是宝藏。佛的成就是智慧的成就,为什么?因为看到了真理。当你看到真理的那一刹那,看到实相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就变了。”

    这段话,估计是受了佛悟道那一刻,所说之话的启发。但是,这段众所周知的话,却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抵达那个境界。

    “万师兄,你好像到此不远了,说说看?”钱师兄已经听出一些消息了。

    “我还差得很远呢,两位,或许你们今后比我的成绩好,我只不过个人体会多一些。其实,好多理论,我至今无法理解。但是,经过我这些年修具体法门的体会,还是有一些心得的。”

    “你都修过什么呢?”我这问话一出,就知道多此一问,因为他前几天跟我介绍过,显密藏汉,小乘大乘,他都拜过师,练过几天。我马上改口到:“我是说,你修这些法,都有什么心地上的收获呢?”

    他看看屋内,只有我们三个人,其余的人,要不是有事,要不是在外面去了。

    “第一天,法露师所说四念处,我总觉得,这四念处,所说的,是一回事,只是用四个侧面来说的。”

    “详细说说,我们没你层次高。”这是钱师兄,第一次承认自己层次较低,并且是在我面前。因为,以前,至少对我来说,自觉得,比钱师兄低多了。

    “我也没什么层次,只是感觉。我感觉,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观受是苦,观身不净,说的是一个事情。是什么呢?事物的不确定性。”

    这个好理解,毕竟四类东西,都处于不确定中,所以叫做空。

    “但是,我们也不能完把这个东西叫做空。因为,我们对空的理解,还是误区的,我们通常以为,空就是什么都没有。那既然什么都没有,还讲什么身、心、受、法呢?这些明明就是有啊?我感觉,这是在说空有不二的道理。”

    还是用水滴来理解。水滴融入大海,不是说这水滴就消失了,但也不能说水滴还存在。作为物质他没消失,但作为水滴的特征,它已经没有了。它成了大海的一部分,但它还是水。这种理解很绕,我不想再这样思考下去了,这会把我搞晕。

    “万师兄,你碰到过这种境界吗?”

    “不知道那是不是,有一次,我在打坐。突然外面一声雷响,我就迷失在这声音中了。我发现,自己没有了,世界也没有了,好像只有一团,也不叫一团,整个世界,如白光一样透明闪亮,但我想仔细辨别,结果,这个境界就没有了。”

    “那是不是一种幻觉呢?”钱师兄问到。

    “对,我刚开始也是这样怀疑的,但后来,又出现了几次,也是很偶然的情况。我发现,这好像不是幻觉那样简单。我查阅资料和经典,发现很多过来人,都经历过这种现象。当然,我没有悟道,这个我是清醒的。但这种现象的多次出现,让我产生的反思。”

    一般来说,幻觉出现的情况,大概有几种。一种是身体或者心理不健康。万师兄当然不是这种情形。另一种,是长时间下意识的诱导,想看到这种现象,于是幻觉就会出现。但万师兄打坐时,不是修观想的,按他的说法,他最开始是参禅的,始终抱住一个话头,这与精神诱导出白光,没因果。

    如果不是幻觉,难道是实相?

    “不是实相,如果我看到实相,我就知道自己开悟了。这只是过程。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产生了一个疑问。”

    我们听到他的声音,变得清晰而低声,表现出他说话的慎重性。

    “我问过一个上师,他叫我不要执着这个境界,这只是路上风光。我在想,即便是路上风光,也有值得总结的地方。道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我在想,当时,我在哪里呢?世界在哪里呢?如果说我不存在了,那是谁看到的这白光呢?如果我存在,那么我的形象怎么看不见了?世界,也是一样,完与我混为一谈。也就是说,我的身体与能够观察的我混为一谈,世界与我混为一谈,我怀疑,这也从一个侧面,展示了,空有不二的道理。”

    据说佛门中有一种境界,叫做大放光明。这种境界是不是,我们都没有能力肯定。但,至少,我第一次亲口听到身边人说起,经历过这个传说中的境界了。

    但是,钱师兄并不会就此停止,他问到:“万物与我为一体,不管是白光还是什么,总之,师兄你体会到一体的意思了。但是,这种一体,仅是意识上的,对吧?”

    “当然,只是观察到的反应。或者说我的心意识的反应。毕竟,心意识,是靠不住的。观心无常嘛。因为不究竟,所以上师才叫我抛掉,以前,我始终有一个疑问,以为是自己独头意识的反应,问过师父了,师父说不是。这只是消息,路上风光,但不是独头意识。”

    “啥叫独头意识呢?”我没听说过这个名词,赶紧问到。

    钱师兄解释到:“人的第八识叫阿赖耶识,它是一切意识的种子。比如说,你经历过许多世,那些世的经验,就会存储于你的第八识中,如果你前世念过佛,进入第八识中,今生你就有可能与佛有缘,当外部契机触发,你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有时候,你做梦,会梦见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这东西,也许是你前世所经历的,储藏在第八识中,在梦里重现出来了。”

    这段话,吓了我一跳,我想起了那个祭司的梦。

    “难道说,人的所有记忆,都不会消失?”

    “你所有动过心的一切,都是你的业力,业力这个词的存在,其意识基础,就是第八识。因为有储存,所以能够被触发。凡是动心的,都可以被记忆的。所以,佛学,也叫唯识学,把你历世对佛的缘存储在第八识中,取出来,在这一生成就,所以,做的就是识的工作。你这一世如果这个学佛的记忆打得牢,下一世修行,就会变得更有慧根。”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按这个说法,我还真有可能,在前世,是祭司,尽管那是数千年甚至上万年之前的事,但与现实对照时,竟然有如此之多的共同点。

    当年跟妍子讲过那个梦,后来我们实地去看的时候,有一种那么亲切熟悉的感觉,山势与洞口,如此相似,简直有一种穿越的即视感。

    我们在平时生活中,也经常遇到即视感这个东西。心理学上,把它称之为一种认知错觉,但以我那个梦为例,可不能简单以错觉来解释了。

    如果是错觉,那只是当时的感觉。我头天晚上做的梦,清晰而明确,并且讲给了妍子听。然后我们到实地去看,居然与现实一样,当时妍子也感到惊奇。

    难道,我真的当过祭司?难道,真的记忆永不灭?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