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状元是我儿砸

第99章三锭脚踏纺车

作者:仙楂      字数:3973      更新时间:2019-09-15 11:13

    “黎娘子,我按这图纸造出来的东西可对?”

    黎清刚进柳二爷家的门,就见他欢喜地迎了上来,院子里摆着一架纺车。

    上面有三个锭子,转轮是竹、木制结构,整体是脚踏型。

    “试一试方可知道。”黎清拿起一旁的棉花条子,捻了一根线出来,穿在转轮上,然后叫踏踏杆,棉线逐步拉长,最后将黎清他们分成三股,挂在锭子上。

    这个纺纱机整体呈现的是圆周运动,通过皮带拉动转轮转动,所有的动力来自于脚踏。

    只是一踏,锭子便疯狂转动,柔弱的棉丝被逐渐滚较为结实的棉线。

    “果然合适,成功了。”黎清手中的棉丝应声而断,她还没有练就纺纱技能,断掉只能说明技术不成熟。

    黎清放下棉花条子,笑着说:“如此一来纺纱效率大大提高,至原来的三倍,这得多生产多少棉纱呀,二爷失败了多少次才做出来?”

    “七八次吧。”柳二爷痛心疾首,就为了这么个玩意儿耗费了他多少精力和木材,这其中的苦只有他自己说的清。

    “放心吧,损失我会照付。”黎清看柳二爷一副肉痛的模样,忍不住笑起来。“还请柳二爷再做个十架八架的。”

    “(⊙o⊙)啥?”柳二爷以为他听错了。这东西会做之后也不难,只是要那么多干什么?摆在那里好看吗?

    “我自有妙用,工钱一样不会少,难道二爷不想把他推广出去吗?”

    柳二爷点点头:“这倒也是,只不过我和三生两人要在短时间内做出来,怕不太可能。”

    “所以我给你找了帮手。”黎清朝门外拍了拍掌。

    “他叫李敖,以前是城里木匠铺子的学徒,二爷可以放心大胆的把一些事交给他。”

    李敖身穿粗布麻衣,背这个包袱,长得魁梧有力,是个能干的大汉。

    之前在西郊造屋的时候,他就表现出了非凡木匠的创造力。这让黎清很是欣赏,觉得是个可用之才,现在派上用场了。

    柳二爷望着身旁比他高一个头的大汉,顿时感觉压力山大。李敖这幅不苟言笑的样子,确实能让人感受到压抑。

    “劳烦柳二爷管他吃住,钱一并付给你,这是定金。”黎清从袖子里拿出五两银子。

    李敖身上有她给的水力纺纱机图纸,她对着河水以及各种小工具思考了几天,才形成了初具雏形的水力纺纱机。这种东西是元朝的时候出现的,在历史上昙花一现,不知其真假。

    万事总要试试才知道。

    黎清不知道李敖能否成功。她本来就不是专业选手,能够勉强画出来已是万幸,接下来就看其创造力了。

    水力纺纱机可以将水转大纺车,为了适应现在的叫法,黎清给它定名为水转大纺车。这样的纺车并不适合棉花纤维,而是适合蚕丝等长纤维。

    只有一个雏形的图纸,还需要不断的试验才知其真假。

    “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黎清告别了柳二爷,回到家中。云及和管尚轩已去上学,姜氏在家织布。她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过这样轻松闲暇的时光了。

    开店营业至今,未曾赚钱,还欠了当铺一千两。黎清觉得她的事业还能营业下去,全靠她的人品支撑了。好在古代商业的资金流通链不全是环形结构,她做这种小生意,还能够维持下去。

    西郊那边不需要她再投入大量的资金。年关将至,还需准备年货。年后云及和尚轩就得备考院试,看来姜家就要出一个十岁小秀才了。

    若不是之前因为天灾取消了一年,云及九岁就会成为秀才。

    可惜,老天爷不让。

    黎清算了算,她手上只有十几两银子,购置年货肯定要考虑到西郊,那么这点银子完全不够。

    是时候拿出新写的话本了,他和掌柜达成了长期合作的约定,每个话本固定收四十两。

    黎清的话本故事生动离奇,让人无法预知结局,黎清让掌柜采取连载方式,并与茶馆同步。

    想要预知后是必须付出金钱购买,就是这样这话本也卖到了脱销的程度。

    并不是只有乐旭县才会出售黎清的话本,只要是这家书商旗下的店铺,都有售卖,所以这话本流行于锦州,益州等地。

    这是其他话本都无法达到的效果,所以掌柜愿意出四十两的高价,而别人封顶不过十两。

    这世上最不缺乏的便是学习之人,有了黎清成熟的话本的带动,各家皆有所变化,一时之间市场上话本皆被黎清的风格所影响,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盛况。

    后世将此称为“清风盛话”。

    此暂且不表,且说黎清拿了四十两和姜氏一起购置年货。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天空竟然飘起了久违的雪,这还是黎清这几年来第一次看到雪。

    雪花片片飞落,恍若鹅毛,无声无息地落在地上,逐渐消失。黎清伸手接住了一瓣儿,那小东西就这么被黎清掌心的温度给化了。

    “阿清,再买些干果就差不多了。”姜氏从粮铺里出来,手中抱着一袋麦粉,身后的周禾氏手中抱着两个瓦罐。姜氏随手将麦粉放在周永昌背的背篓里。周禾氏则将瓦罐儿给周永昌抱着。

    黎清点点头,让周永昌回铺子里去。

    快中午了,客人就要来了。

    后头买的东西不多,她们可以自己拿回去。

    还未正式过年,这道路两旁的屋檐下,就已经挂起了红灯笼,还有一些裁剪得很漂亮的图案,被绳子串起来,挂在树上。

    年味儿越来越浓。

    买好了干果,黎清让姜氏和周氏先回去,她要独自逛逛。

    云及和尚轩早已休课,今日去了管家,就趁着过年这十几天好好耍耍,之后就要用心备考了。

    黎清买了租了个牛车,去粮铺买了粮食和调料,在杂货铺子称了糖,打了两坛子酒,让其送往西郊庄子。

    这算是黎清给员工发的福利,看起来寒碜了些,却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等寻了机会再去看看他们。

    眼下梁山显正在外头走动,年后四月才会归来,现在西郊那边是一个叫许安的人管着。

    许安此人,嘴巴利索,虽未读过什么书,却懂得做人的道理。为人正直,不贪不抢。这就是他被推选为管事的理由。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