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长灯载夜行

第二百八十四章 承势之星(2)

作者:伊犁可甜      字数:223      更新时间:2019-09-14 10:52

    “你既顽固不化,少不得要委屈些……”太上面上依旧毫无表情,但眼睛里却露出些许焦急之色。

    他已经接到了昊天帝君传给他的消息,如今已兵临城下,天庭危矣,没有时间了。

    他虽存了让这承势之星悟道自然的意思,可让顽石点头,果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即便他用瞬息千年为他演示世间繁华,让他将这秩序道理一一看遍,可他终归没明白。

    白唐的确没明白太上想让他领悟的意思,也没空细想,此刻他身都被那万丈银丝包裹的严严实实,他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一件事他被这糟老头子强行绑了!

    而他周身的阴气竟都被封住了,半丝都翻涌不出来,那些拂尘上的银丝仿佛钻入了他的四肢百骸,将他身体里的阴气缠的丝紧。

    天上战鼓已擂响三遍,天边流云变换,似又有星辰坠于其间。

    ……

    而另一边,苏毓秀已经将神龙鼎的碎片扔在地上,她周身都涌动着月光一样的力量,海潮一样朝着前方涌动。

    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战场中心,周身却没有溅上一点灰尘,那些野兽一样冲杀的人都不自觉的从她身侧两边绕过。

    她感受着那些神祗的死亡,唇边荡漾起一抹雅致的笑,酣畅淋漓的绽放着。

    那叫美人的男鬼视线一直黏在她身上,从无数人冲锋厮杀的缝隙里,窥见了她的绝世风华,也窥见了她面上那一瞬的妖娆瑰丽,还有那沿着眼角缓慢而下的泪珠。

    她是山中精魅,是画中狐仙,是月下艳鬼,是九天神姬,是凭借一张脸颠倒世间的妖魔。

    她叫苏姚,小字妲己,是他用尽一切捧在心尖上的人,是被史笔钉死在妖孽牌上的祸国妖妃。

    可这一刻,他终于从那张彷徨悲伤的脸上看见了当年那个小女孩的影子。

    这一刻,苏毓秀埋葬在心底的经年苦痛都一股脑的冒了出来,她想起那个人。

    她想念那个人,想念他如醇酒一样的声音,想念他如冬日暖阳的温度,想念他为她摘下的星星和种的花。

    时至今日,终于有资格再说一句:想念他。

    “你看啊,”她轻微动着嘴唇,喃喃自语,“什么天神,什么天命,我终于让他们去为你的国家和你的子民殉葬。”

    喊杀声如最华丽的祭乐,鲜血迸溅声是最美妙的音符,浓重而剧烈的扣响过去的门,将她心里的那些悲伤慢慢释放出来。

    “你快看,很快,那南天门就将碎裂在我们脚下,你看着吧,我不会急,就跟他们当年一样,一点点的,让绝望爬满这天界。”

    咚!咚!咚!

    天上的战鼓又一次响起,那些天兵气势如虹的叫着,不要命也似的朝前拼杀。

    光怪陆离的法宝兵器在空中不断交锋,天界的时空不断被撕裂,又不断愈合,但那样频繁的撕裂空间,已足够让无数人掉入空间夹层,化为虚无。

    无数灵气斑驳交汇,哀嚎惨叫此起彼伏。

    那些曾无可匹敌的天神一个个陨落,被神魔诅咒过的逆天者们前赴后继,然不畏生死的横冲直撞。

    他们早就死了,死在无数灰暗的岁月里,但他们

    却又活着,凭着对命运、对天定的反抗苟延残喘,他们被苏毓秀召集出来,不为功名利禄,只为了一个推翻天地的机会。

    天弃他们,神厌他们,三界容不下他们,所以他们来掀翻这天,踏破这地,为这三界改头换面!

    这样数以千万计的逆天者们,谁人可挡?谁人敢挡?

    无人!

    所以他们一路向前,平川八千里,势不可挡,只杀的天兵节节败退,沿路留下无数神蜕,残肢断臂、碎裂法器满目皆是。

    一条暗红色的百丈长龙在长空肆虐,被汹涌的天兵与逆天者们缠的脱不开身,张牙舞爪的吼叫。

    无数夜叉修罗也嚎叫着冲入战场,烛阴已用火精打开地狱之门,莲涅又推波助澜的连同了第十九层地狱,将无数被天庭贬谪入轮回的神魂仙魄都唤了上来……

    战场上天兵败势更显,神将相继陨落,一片带甲胄的黑云直逼那高达万丈的南天门而去。

    南天门前的百万里土地尽数被鲜血浸染,云雾翻腾,血气弥漫,征伐声穿云裂帛。

    猛兽已经出了笼,洪水已经出了闸,除非饮尽敌人血,否则绝不回头半步。

    “十。”苏毓秀眼睛盯着云雾翻腾的前面,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轻轻开合,声音低而轻,只说给她自己听。

    烛阴眼睛骤闭,天色尽黑,无数逆天者举起刀兵。

    “九。”

    烛阴双目睁开,白光如昼,一片头颅滚落在地,金黄色的鲜血溅至半空。

    “八。”

    莲涅控着幽灵藤,在无边的光色里微笑,额上红莲鲜艳如血色。

    “七。”

    穿黑甲的逆天者们齐齐奔腾,掀起一阵灵气狂潮,如江河直下大海决堤。

    “六。”

    前线军队离南天门只剩三百里,等她倒数至零,便能踏碎南天门,天界再无关隘可守,必然一溃千里。

    “五。”

    苏毓秀仰着头,已在提前体会将昊天人头捏在手中的快感。

    “四。”

    “孽障,你看这是谁?”

    有一道声音淡淡然响起,不大,苏毓秀却精准的捕捉到了,但她没在意,只淡然的念着:“三。”

    无数年在黑暗里游走的偏执,无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的苦难,终究在天庭覆灭的快感里抵消,她面上荡漾起柔美的笑,美丽的如同一朵带毒的罂粟。

    “罢了,南天门碎,便以此人神魂来补,杨戬,准备抽魂。”

    有隆隆声音从南天门处传来,有人的目光似乎穿越千军万马落在了她身上。

    苏毓秀悚然而惊,下意识从锋锐交战的无数身影间隙,看向那南天门之上。

    无数人影交错来回,仙宝魔器交相辉映,周遭形形色色,苏毓秀眼睛却只盯住了那被捆仙锁吊在南天门上的人白唐。

    “南天门碎,便以此人神魂来补!”

    烛阴吞吐火精,周身烈烈如火,可灼穿天空;莲涅行若鬼魅,浑身阴阳两气交融如太极,几能震天动地;暗红色的长龙疯子一样冲向南天门,势不可挡;无数逆天者海潮一样涌向南天门……

    所有人眼睛都发着红

    ,杀戮到现在,早连军令都听不清,脑中只有杀,杀穿天界,杀遍群神!

    可就在这时,一道暗黄色的光芒猛然在所有人眼前爆发,眨眼就形成长达百万里屏障,愣生生将所有逆天者都拦截在外,又猛的一震,屏障倏然泵开,汹涌无匹的能量盖过了战场上的所有法宝和力量光芒,犹如几百颗星辰同时爆炸。

    “轰~”

    白光刺激的人眼睛都睁不开,只能随波逐流的小船一样被掀翻出去。

    ……

    或许过了一秒,或许过了很久,等战场上的双方人马都缓过来后,就看见一位穿着一袭浓烈红色纱裙的女子立在双方中间,双手微微张开,胸口剧烈的起伏。

    “苏毓秀!你发什么疯?”烛阴将火精吞回肚子,人面扭曲着质问。

    莲涅身前幽灵藤长成的屏障慢慢撤下,露出他满含暴戾的面容,视线如毒蛇一样卷过苏毓秀:“这是干什么?临阵叛变?”

    “退兵!”苏毓秀咬着牙,张狂无比的道,“三百里!”

    那些逆天者一阵哗然,吵嚷声几要突破天际。

    苏毓秀眉眼一冷,身上突的出现巨大虚影,投在半空,用一双森寒无比的眸子注视逆天者们,冷道:“退!”

    声震八荒,穿骨入魂,有无上威能,令人胆寒。

    喧嚣无比的战场一下子就冷静下来,静的压抑沉闷,落针可闻。

    没有人动。

    良久,叫美人的男鬼朝身后摆了摆手,他身后的百万逆天者无声后退,如幽灵过境。

    接着,哪吒的混天绫朝后摇摆,又有百万身着黑甲的逆天者后退。

    莲涅眼神里出现些微波动,朝着依旧在他掌控下的神寂地狱厉鬼举起手,示意后退,眼神似有若无的落在那南天门上。

    烛阴喷着气,恶狠狠的盯着苏毓秀,几乎要扑上去咬她一口,道:“为什么?我们就差一步就能踏碎南天门,我能把他们的狗头咬下来!为什么撤退?”

    苏毓秀道:“退!”

    她纤秀的身上爆发出骇人的力量,眼睛冷冷睥睨下去,看人如看死物。

    她横档在前,便是高山深渊,无论神魔,皆不可过。

    烛阴被她刀子一样的眼神盯着,只得悻悻的游动身子退后,仰天就是一声怒吼。

    战场终于干净,逆天者们退却的也无比迅速,不留痕迹。

    只有白唐自家养的那条暗红色长龙,还在嘶吼咆哮,不知是不是也看见了被吊在南天门上的白唐。

    龙鸣声在耳,苏毓秀衣衫烈烈,负手而站,仰头看着那在南天门前岿然如山岳的一众天神。

    只在他们身上停留了一秒,便将视线转向了那被临空吊在南天门上、一脸生不如死的白唐。

    她视线从他身上扫过,轻微的笑了下,道:“这就是堂堂天庭、三界至尊的手段?”

    “我以为你们多少也该要点脸,好歹也执掌三界这么多年,临了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呵呵,太上,这事传出去可就是天大的笑话!”她一身红裙,淡雅的站在杀伐气能磋皮削骨的战场上,半点不怯,淡淡道。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