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侠一刀倾情

第647章

作者:安喜县尉      字数:92      更新时间:2019-05-20 11:25

    厉秋风道:“这些事情,孙先生又是从何处得知?”

    孙光明道:“当日我在紫荆山小蓬莱寺中遇到的那两个人,是河北黄家和江西朱家的高手。黄家和朱家乃是黑道世家,一直靠盗掘陵墓发财。两家一南一北,互通声气。朱家在盗掘一座南宋姓冯的武功大夫的陵墓之时,从墓中找到了一个石匣,匣内留着墓主人所写的一部笔记。里面详细记述了诸葛遗阵的传说。

    “据这部笔记所记述,金国灭掉北宋之后,曹彬献给宋太祖的诸葛遗阵阵图在乱军之中消失不见了。其后赵构南渡,重建南宋,偏安于临安一隅,屡次遭受金国欺凌,虽有岳飞、韩世宗等名将克敌,却仍然处于劣势。后来有人说契丹亦藏有一份阵图,极有可能埋在辽东一处契丹贵人的陵墓之中。南宋皇帝和大臣以为若是寻到了阵图,便能扭转战局,打败金兵,便派人悄悄到辽东去寻找那处陵墓。只不过奉命寻找阵图之人在辽东到处寻觅,最终却是空手而归。只不过经过一番折腾,那人做官的心思也淡了,回到临安复命之后,便即辞官归隐,不问世事。

    “这陵墓的主人便是寻找阵图的那名使者的弟弟,听说过诸葛遗阵的来历,便写到了笔记之中。朱家拿到这笔记之后,知道世间有这样一种厉害的阵法,自然要将它弄到手中,便联合了河北黄家,一心要得到阵图。到了小蓬莱寺中那两人是朱家和黄家最厉害的盗墓高手,因为此事与曹彬有极大的关联,便想盗掘曹彬的陵墓,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我跟着这两人到了曹彬陵墓,眼看着两人打开机关,jin ru陵墓之内。后来趁两人在墓中专心寻找线索之时,我出手将两人擒住,逼着他们将事情尽数说了出来。我知道世间有如此厉害的阵图,却也是好奇心大起,这些年来到处寻找,可惜都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后来偶然发觉司徒桥也在找这件东西,便留了心眼,暗地里追查他的行踪。天可怜见,在虎头岩下的山腹之中,终于找到了线索……”

    厉秋风听他说到这里,突然沉声说道:“司徒桥寻找诸葛遗阵,自称是为了钻研机关消息之术,厉某猜想他没说实话,定然是另有所图。可是孙先生对这阵图如此热心,又是为了什么?”

    孙光明苦笑了一声,道:“我若是也像司徒桥那般,说是为了钻研机关消息之术,厉大侠定然不信。只是我实在是身不由已,另有苦衷。厉大侠只须知道,我要办之事,与厉大侠并无半分关联,定然不会坑害于你。”

    两人谈谈讲讲之际,不知不觉之间,已然走出了山谷。数十丈外便是官道,只是与山路不同,官道上覆盖着的白雪坚冰却要少了许多。远远看到官道旁站了一人,身后的几棵枯树上拴着五六匹高头大马。那人见众人现身,急忙迎了上来。只见这人一身黑衣,头戴黑色纱帽,身子瘦小,面色蜡黄,竟然有几分病态。

    孙光明对厉秋风道:“这位是我的同伴,姓苏名岩,两位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哈哈。”

    当日在那小镇之中,厉秋风曾偷袭苏岩,却不料孙光明窥伺在侧,竟然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只顾着抵挡孙光明,却被苏岩趁机打了一掌。好在厉秋风见机甚快,这才没有受伤。厉秋风仔细端详苏岩,立时察知苏岩是一个女子,只是做了男子打扮。因为圆觉等人还在身边,厉秋风自然不会说破,是以拱了拱手道:“见过苏先生。”

    苏岩淡淡一笑,道:“好说,好说。”

    她略拱了拱手,便不再理会厉秋风,转头对孙光明说道:“这左近没有人烟,幸好遇到一处屯田的老兵油子从修武县送粮回来,我将这些人吓跑了,抢了几匹带着鞍辔的马。”

    孙光明淡然说道:“辛苦你了。”说罢转头对厉秋风道:“厉大侠,你去选一匹马罢。”

    厉秋风一怔,道:“这马匹还是二位用罢,厉某这就回转洛阳,用不上马匹。”

    孙光明微微一笑,道:“厉大侠,我劝你还是与咱们同去高平,一探究竟,岂不甚好?”

    厉秋风摇了摇头,道:“此事与厉某无关,何况厉某在洛阳另有要事,就此与两位别过,大家还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罢。”

    孙光明道:“厉大侠,咱们的话可还没有说完。诸葛遗阵的背后,还藏着很多秘密,甚至可以说是关系到天下的气运。厉大侠破皇陵,战永安,大战沙家堡,就算面对着千军万马,眉头都不曾皱过一下。以这份英雄气概,岂能对此事置之不理?”

    厉秋风一怔,道:“实不相瞒,厉某对这份秘图并无半分兴趣。阁下精研机关消息之术,相信这阵图有夺天地造化之功。只不过厉某却觉得这些事情只不过是妄人痴语罢了。这阵图如果真像传说中的那么厉害,为何诸葛武侯没能复兴汉室、终曹彬一生也没有消灭辽国?孙先生颇有智计,何苦为了这些虚妄之事耗费心力?”

    孙光明摇了摇头,道:“天道循环,自有定数。诸葛武侯虽然没有复兴汉室,可是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千百年来,为世人所敬仰。曹彬一生谨慎,身有大功而不为人猜忌,虽未平灭辽国,却也没让辽军南下,这份大功,终两宋一朝,又有何人能及?两人有此成就,未必不是从这阵图中得到了好处。武侯和曹彬都是有大智慧之人,如此了不起的两位大人物如此看重这阵图,其中必有古怪。司徒桥是什么人,我想厉大侠比我更清楚。眼下他拿到了东西,必然直奔高平。若真给他解开了军阵的秘密,只怕到时候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厉大侠,你难道真能坐视不理么?”

    厉秋风心下一凛,司徒桥的一言一行在他眼前一一闪过。他知道司徒桥的先祖与建文帝有极大关联。虽然他声称早已不将当年的仇恨放在心上,但是当年朱棣残害方孝孺、黄子澄、齐泰等建文忠臣及其家人,手段之狠毒令人发指。司徒桥性子古怪,行事出人意料。他在虎头岩下山腹之中,破解姚广孝机关秘术的手段极是厉害。若诸葛遗阵真像传说中那般厉害,司徒桥发起疯来,只怕非得酿成一场大祸不可。

    孙光明见厉秋风脸上阴晴不定,知道他心下惊疑,接着说道:“此事背后极为复杂,参与其中的不只有司徒桥,还有河北黄家和江西朱家,甚至为祸东南沿海的倭寇也在虎视眈眈……”

    厉秋风听到“倭寇”二字,心下悚然一惊,盯着孙光明道:“倭寇怎么会知晓此事?”

    孙光明道:“这个我也不晓得。只不过当日我在曹彬墓中擒住河北黄家和江西朱家的那两位高手,逼他们说出实情之后,便带着两人出了陵墓。想不到墓外竟然藏有四名武功高手,突然出手偷袭。我一时不慎,被他们砍了一刀。黄家和朱家的两人被我点中了穴道,无法施展武功,竟然死在对方刀下。我见情势不妙,便退入曹彬陵墓之中。这四名高手不知道墓中机关的厉害,竟然跟了进来,结果尽数死在墓中的机关暗器之下,我这才侥幸逃得一条性命。事后我查验这四人的尸体,从他们使用的武功招数、武器上判断,这些人不是中土武林人物,而是来自东南沿海的倭寇。厉大侠,不论诸葛遗阵是否像传说中那般厉害,先贤遗下的东西,总不能落到倭寇手中罢?”

    厉秋风点了点头,只是眉头紧锁,心下仍是犹豫不决。孙光明道:“关于此事,还有许多未解之处,厉大侠若是愿意与咱们同赴高平,这一路之上,我愿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尽数说给厉大侠知道。咱们联起手来,定能挫败司徒桥和倭寇的阴谋,诸葛武侯若是在天有灵,也当欣慰不已。”

    厉秋风思忖了片刻,道:“好,厉某便随阁下同赴高平,瞧瞧这些人到底在玩什么鬼把戏。”

    孙光明见厉秋风答应了下来,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道:“我就知道厉大侠急公好义,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厉秋风道:“厉某还有几句话与圆觉大师交待,请两位稍候片刻。”

    孙光明点了点头,自与苏岩走到一边小声说话。厉秋风走到圆觉面前,沉声说道:“圆觉大师,晚辈要与这位孙先生去办一些事情,不能陪各位同往山西,还请大师不要见怪。”

    圆觉双手合什,道:“厉大侠太客气了。这几日多亏了厉大侠出手相助,否则咱们早已成了那些恶人的刀下之鬼。只是……”

    她说到这里,不由地转头看了看站在五六丈外的孙光明和苏岩,见两人背对着众人,正自窃窃私语,这才压低了声音对厉秋风道:“厉大侠,这位孙先生来历不明,颇有可疑之处,手段又极是厉害。厉大侠若是与他同行,千万要小心在意才是。”

    厉秋风点了点头,道:“这个我自理会得,多谢大师提醒。从云台山到太原尚有六七百里,这一路之上恐怕并不太平,大师和黄姑娘、各位师父还请多加小心。”

    圆觉摇了摇头,道:“贫僧已与旭儿和徒弟们商议过了,咱们不去太原了。”

    厉秋风一怔,正想询问之时,却听圆觉说道:“天下之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朗朗乾坤,岂容宵小作恶?蔡家和天龙门再嚣张,毕竟还是大明的天下,总不能行凶杀人罢?贫僧已决意重回苦乐庵,为云真师妹做个道场,超度她早登极乐,不堕轮回。”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