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第6章 县供销社

作者:红烧豆腐干      字数:1083      更新时间:2019-11-19 06:17

  县城的中心有一条街,平整的路面扫的干干净净,一栋栋砖瓦房争取排列,比起农村来说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供销社就座落在这条老街的中段。一栋八九间屋子相连的平房,它的斜对面就是县城唯一的国营饭店。

  比乡里的供销社大得多,比起村里的代销点显得更是巨无霸,而几乎所有供销社的门头,都会有“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标语。

  其实,这个年代很难保障。

  关平安记忆里的代销点,处于村里晒场的一间小屋子,就那地方,让全村孩子们每天没钱也喜欢去瞧一眼。

  仅有的一间房,前为柜台,后有货架,老马家的一位寡妇婶娘就是售货员,还有队长小儿媳定点到公社供销社进货。

  据她那位嘴碎的大伯娘私心议论,这肥缺准能捞不少油水,被她奶奶敲打数次过后,还是屡教不改,恨不得抓住人家把柄。

  而现在眼前挤满顾客的供销社,门口还挂着百货商店四个大字,这到底是供销社还是百货商店?

  关平安觉得回头得再打听。

  被她爹抱在怀里,她好奇地打量着方方正正的木质柜子,还有那柜台里放的挤挤挨挨的各种商品。

  虽然墙上贴着为人民服务,但是有的售货员的态度一点都不好。爱答不理的,一开口就想让人抽她一耳朵。

  民间有顺口溜:听诊器方向盘,人事干部售货员。

  之前她不懂,可听了病房里那些大人的议论声,好歹有些明白这些活都是人们羡慕的好工作。

  据说售货员,不是一般人能当的。除了一个月有24块工资,还时常能买到内部商品,因而通常都是关系户,还得懂知识的青年。

  她爹之所以想他们兄妹俩人上学,与这些很有关系,应该是不想自己子女将来面朝黄土背朝天。

  “闺女,想要啥跟爹说,爹给你买。”关有寿说完不忘叮嘱一句关天佑,“儿子,你也是,想要啥跟你娘说。”

  兄妹俩人窝在父母怀里,相视一笑,皆摇了摇头。关平安是担心他们家里负债,而关天佑则是明白买了回家十有八九会被他奶奶找机会没收。

  关有寿挤到柜台买了一根红头绳塞到女儿手上,又挤到一边用糖票买了一斤红糖和一斤没带糖纸包装的散糖。

  这一挤倒是让他额头冒汗,关平安心疼地用袖子替他擦了擦,推了推他胳膊,“爹,你放我下来,我就待那边等你。”

  “不行,有拍花子。”

  “我不出门口,不跟不认识的人说话。”关平安朝在叶秀荷怀里的关天佑招了招手,“我跟哥哥一块等。”

  “哈哈哈,我闺女咋这么聪明呢。”关有寿见她扭着身子要下来,“行,爹带你们去角落,记得遇上事儿喊爹啊。”

  夫妻俩人将两个孩子放在角落,想想不放心又让他们手拉手,往他们嘴里各自塞一个糖,这下子该不会跟人跑了!

  “妹妹,糖甜吧?”

  关平安乐滋滋地连连点头,甜到她心里。

  “回头藏好了,咱谁也不给。”

  “好。”

  关天佑含在嘴里不舍地舔了舔,眼神直瞄进出大门口的行人手上东西,又瞄了瞄最左边的一排排柜台。

  提了提腿,想了想他又放下,见到身旁也静等大人的一位男孩子,拉上妹妹蹭到他身边,“小哥哥,你等人啊?”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见对方一脸戒备又忍不住向他们靠近,关平安差点笑出声。

  “我和妹妹也是在等大人。小哥哥,你是县城里的人吗?”

  小男孩迟疑地看了看他们,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不知道哪儿收草鞋?”

  “出了门在隔壁。”小男孩指了指右侧,“还收草绳子,十个结一分钱。”

  六岁的关天佑懵了,抓了抓脑袋,十个结啥意思?他爹没告诉过他呢。

  “你们哪儿的?”

  “马六屯,知道不?”

  小男孩摇了摇头。

  关天佑得意地挺直胸口,“你这也不知道?坐牛车一直走一直走,快到山脚下就是马六屯。”

  关平安扭头看向外面,又看了看人群里的父母,她倒是想去隔壁逛一逛,不知都收购些什么?

  “哦。”

  小男孩瞥了他一眼,坐到地上从口袋内拿出一本小人书,羡慕得关天佑一手松开妹妹,往他身边一坐,扒近小脑袋。

  “小哥哥,你哪买的?”

  “书店。”

  “多少钱?”

  “一毛五。”

  关天佑立即不吭声,瞄了瞄小人书,站起身拉上关平安的小手,边自我安慰似的哄着她,“妹妹,等咱们上学了再买,现在买了也看不懂。”

  一毛五确实贵了点。

  以关平安现在的认知,一斤糖才多少钱,一个白面馒头才多少?她家除了农忙,每天只有两顿,还是一干一稀。

  玉米面窝头大饼子,喝的是大碴子粥,这已经是好日子,一年里大半日子还是菜团子和野菜粥。

  她暗自叹了口气,上辈子从来没为钱财发愁过,如今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咋啦?”关有寿拉着媳妇挤出人群,走向角落就见到俩孩子闷闷不乐,担忧地扫了扫周围。

  兄妹俩人异口同声的回道,“没。”

  “爹,咱们还去那边不?”

  关有寿见儿子开口,点点头,将手上刚买的东西塞给媳妇,一手牵着一孩子,往最左边走去。

  越往左边走,商品越是贵重,从热水瓶、搪瓷脸盆、铁锅到手表,收音机,缝纫机,还有摆在那的自行车。

  见了那些价格,别说叶秀荷,就连关有寿都兴致全无,身怀巨款的喜悦心情在这些商品面前严重受打击。

  一块上海手表就要120块,更不要说他媳妇一直眼红队长家的缝纫机,看来他还得想法子赚钱。

  倒是关平安兄妹俩人瞧得津津有味,不说第一次上百货商店的关天佑,就连关平安这位古人对这些稀奇玩意都好奇不已。

  原以为这个朝代穷得只能施行什么计划经济,不料想还有这么先进的东西。看时辰居然不用沙漏,两个轮子居然跑得过马车。

  得了,快想法子赚钱!

  出了门,她使劲拽住关有寿往右边走,不去那什么收购站瞧一瞧,下次再来谁知道是猴年马月。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