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第203章 初登赵家

作者:红烧豆腐干      字数:1061      更新时间:2019-11-19 06:17

  饭桌上关平安又一次瞟了眼笑意不达眼底的父亲,抿了抿嘴,夹起一筷子菜放在他碗里。

  “我闺女夹的菜就是香。”

  “爹,你儿子夹的也香。”关天佑闻言也立即替他夹菜,“你多吃点,别舍不得吃,娘你也也多吃点。”

  叶秀荷吃着闺女也夹过来的菜朝丈夫得瑟地笑了笑:我也有!一眨眼又见儿子也夹过来,顿时乐出声,“好了,娘会自个来。”

  仓房地下室有多少存货,叶秀荷心里有数,但当母亲的总想多留着点给俩孩子,想孩子多吃点,又反手给男人和孩子夹菜。

  “记住啊,饿了先吃糕点,别自己煮饭懂不?娘在外面能看到烟囱有没有冒烟,骗不过娘的。”

  “我们烧水也有烟。”

  关平安笑了笑,没心情去纠正母亲和小兄长话里的毛病。何必等烟囱冒烟,午饭准备好后倒了不成?

  那就是证据。

  新热水瓶更是一早就灌上开水。

  她爹呀,心情不好着呢,而能让他心情一直保持不好的人选不作二想,准是她那糊涂祖父。

  她爹这么好的儿子,那老头到底还有何不满意的。

  “爹,我爷爷屋里的墙说好啥时整了吗?”

  低头喝粥的关有寿闻言一怔,抿了抿嘴,替她夹了一筷子菜,许久之后,缓缓说道,“快了。”

  关平安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随即垂下眼帘,“已经好久好久没下大雨。”

  “不用担心他。”淋淋雨,没准脑子更清醒!还想用那两个小崽子换成他闺女?眼都瞎了,他闺女多有孝心。

  “妹妹,老叔已经搬到咱们那间屋,空出来的屋子有咱爷奶住着,不用担心下大雨了咋办。”

  关天佑说完看向对面的关有寿,“爹,分家那会是不是说好了,我爷奶俩人往后归我大伯?”

  关有寿闻言一怔。

  这话好像真没错,估摸只有自己还没想明白,要不然他爹怎么跟疯了似的处处为他大儿子着想。

  “是这么个意思……”

  “那老院那边就不关咱家的事儿。”

  关天佑满意地点了点小脑袋,“爹,我跟妹妹学完一年级的课本,是不是就少一年的学费?”

  关有寿无语地瞥了眼儿子:这个钱串子,一点都不随自己。“爹也不是很清楚,等你们到了8岁上学再说。”

  想一想,他不放心地叮嘱道,“现在你们就多学点,总归多学点不会错。平时也多练练字,别舍不得用报纸,没了,爹再去废品站给你们称一些。”

  “好。”

  提到孩子学习,叶秀荷想起之前赵老爷子与孩子们的约定,立即催着,“别关顾着嘴上说,你爹得赶上工前带你们上门。”

  既然让自家俩孩子跟着赵老爷子学两招,自然不能空手上门。饭后,关有寿接过媳妇递来四包糕点,领着一对儿女终于踏上了赵家。

  这是关平安初次登入赵家,被一米五高的土围墙一直遮住的院子,就前院已经非常开阔,矗立着的五间正房屋和三间东屋,都是土墙瓦面。

  看似普普通通的土墙,但地基打得牢固,土墙下半截还用大青石给砌了一圈,石桌、石凳、青石路。

  难怪她哥说赵家院子石头最多。

  迎接他们父子/父女仨人的是一阵狗吠,紧跟着一位小伙子出现,见到关有寿他们,高喊了一声,“爷,关三哥过来了。”

  回应他的是赵老爷子那熟悉的声音,“让他进来说话。”

  赵家的外屋地除了靠角落的灶台,说是厨房,还不如说是堂屋。

  迎面墙上贴在一张主席画像,底下就是一张长条案,案前是一张八仙桌。余下的大半间屋里,摆设着茶几、椅凳,还有一张茶几。

  他们进来时,赵老爷子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位年逾古稀,却仍是鹤发童颜,神采奕奕的老太太。

  见他们进来,老太太站起身,招了招手,“快来这边坐着。老头子,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丫头吧?”

  关平安连忙鞠躬行礼,甜甜地笑着,“老奶奶,我是关平安。”

  “哈哈……就是这丫头。”

  “这名儿好,平平安安就是福。小丫头,快过来,你给太奶奶说说你们兄妹俩咋就怕这老家伙呢?”

  老太太一脸慈爱笑意。虽然已年逾古稀,却仍是神采奕奕。一双小脚,一双带着岁月沧桑的双眼,这是位有故事的老人。

  关平安一走近她身边,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皂香,被拉着的小手丝毫赶紧不到茧子。嗯,还是懂得保养的老太太。

  “太爷爷人很好的。”关平安琢磨着措词,“一点都不凶。”

  赵老爷子正指着桌子上的礼物,瞪着关有寿,“带这些玩意儿过来干啥?”闻言立即语气一转,“快坐下。”

  关有寿牵着儿子坐下一点都不客气地拿起茶壶,替老爷子老俩口前面的茶杯续上,又替自己倒了一杯水。

  想着要说的话,他迟疑地看了看小闺女,又看了看对面的赵老爷子。

  “还有啥要说?”赵老爷子惊讶地打量着他,这可不像他性子,“又舍不得俩孩子受苦?”

  关有寿连忙摇头,“不是!”说着他咬了咬牙,瞒谁都瞒不过老人家,他果断开口,“我想跟您老说件事。”

  赵老爷子闻言站起身,率先往外走。

  关有寿朝老太太歉意笑了笑,捏了捏身边的儿子小手,示意他先坐着等自己回来。

  远离正房,关有寿见老爷子停下脚步,也更不敢耽误时间,为了今天上门,他也就以防万一跟队里请了一个小时的假。

  “我闺女比一般人力气要大点。”

  赵老爷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就为这点屁大的事儿?大点就大点呗。”

  关有寿知道解释不清楚,“您老等一下,我去喊孩子出去,咱们就后院,你见着了就明白我为啥这么说。”

  见他急匆匆跑走,赵老爷子蹙眉摸着胡须:这毛毛愣愣的,咋看都没小丫头说的那么好呀,咋就……

  不对!

  赵老爷子眼神一闪,差点扯断自己胡须。这就说得通,他就说那棵树咋就真倒了?害得他一把老骨头又给栽回去!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