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女配不掺和(快穿)

4.厨娘3

作者:风流书呆      字数:4808      更新时间:2019-03-05 09:10

    林淡把齐氏扶到门口坐下,这才转头看向严朗晴,目光十分锐利,“严姑娘,我还给你的那本菜谱,你可曾翻看过?”

    “自然看过。”严朗晴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态度有些不解,还有些倨傲。

    “那么你应该能发现,严家菜谱的前六十页,纸张均已老旧泛黄,字迹模糊,而后面的三百八十八页却洁白如新,墨迹清晰,这是为何?”

    严朗晴心道不好,却已经堵不住林淡的嘴。林淡上前一步,扬声道,“那是因为后面的三百八十八页是我爹研制的新菜色,以弥补严家菜谱的不足。我爹从业数十年,期间创新菜肴数百道,创新技法数十种,均纪录在严家菜谱中,如今酒楼里最受欢迎的几道招牌菜,皆是我爹后来所制。小侯爷,那道烧鹿筋还是老侯爷亲自和我爹研制的,前前后后耗费几月时间,野鹿杀了几十头,您不会不记得吧?”

    小侯爷语气慎重地道,“确实如此。”

    由于今日酒楼改换招牌,是件大喜事,林家老二便请来许多老饕捧场,其中有一人与林宝田私交甚笃,忍不住大声喊道:“还有那道黄焖鱼翅,是我和你爹一起研制的,耗了大半年时间,鱼翅烧废了几大车,才有了现在这道纳入宫廷食谱的名菜。你爹的人品暂且不提,但你爹的厨艺绝不是偷的、抢的,那是烟熏火燎里练出来的真功夫!”

    林淡毕恭毕敬地冲那人作了个揖,感激道,“谢刘叔仗义执言。我爹的人品到底咋样,凭他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大家心里应该都有数才对。”话落看向严朗晴:“你父亲是师公的亲儿子,师公缠绵病榻好几个月,期间多次给你父亲送信,他都没能赶回来给师公送终,这里面的原因我也不深究,我只想说——我爹为师公安排后事样样妥帖,还代替亲儿子摔了盆,立了碑,这一点你们不能否认吧?”

    严朗晴下意识地看向严父,严父正要张口反驳,林淡又道:“当年参加葬礼的人不少,想来要找几个人证也是易事。”

    严父当即便不敢说话了。那场葬礼的确办得很风光,现在还有不少人记得呢。

    林淡瞥他一眼,徐徐道:“我爹伺候师公终老,又为师公操办后事,所作所为比起亲儿子也不差,怎么就成了欺师灭祖之辈?当年你与我爹一起跟着师公学厨,至如今你依然不显声名,我爹却走南闯北到了京都,立住了严家菜的根基。到底是我爹偷了你家金刀和菜谱,做下欺师灭祖的丑事;还是师公怪你不成器,未曾传授压箱底的功夫,其中内情谁又知道?正如你这个亲儿子不给亲老子送终,这里面的弯弯绕绕谁能说得清楚,还不是凭你一张嘴?”

    严父额角冒出一些冷汗,抬手想擦却又急忙放下,模样有些心虚狼狈。无论他说得再好听,不给老子送终的确是大不孝,足够世人用唾沫星子把他淹死。

    林淡转头去看严朗晴,继续道:“你要与我比试厨艺,谁强谁就能获得金刀和菜谱,我觉得有道理,所以答应了。最终你赢了,我也把菜谱和金刀归还,那么是不是说——只有最强者才有资格继承‘金刀御厨传人’的称号?如此,当年你爹和我爹是不是也应该比一场?”

    严父似乎被戳到痛处,当即便叫嚣道:“比什么比?我是我爹的亲儿子,他的东西理当传给我,有你爹什么事儿?”

    旁边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驳斥道:“厨艺这行不比其他,有没有真功夫上了灶台一试便知,哪里能作假?‘御厨传人’这名头不是想给谁就能给谁的,你得撑得起它!做庖厨的最看重自己的招牌和口碑,谁若是砸了这两样东西,就是亲儿子也不行!”

    这话一出,许多人都跟着点头附和。京里稍有名望的大厨,哪一个不收十七八个徒弟,然而能继承他们衣钵的却只有千挑万选出来的一两个。为什么?因为真正的手艺只有传给真正有天赋的人才能发扬光大。

    有些事情不说破还好,一旦说破,这里面的疑点就接二连三地冒出来。一时间,大家看向严家父女的眼神都起了变化。

    林淡不疾不徐道:“是,你是师公的亲儿子,你说的话仿佛都占着理,我爹已经死了,自是百口莫辩。如今,我能否按照严朗晴的逻辑来向你提出挑战,我代替我爹,把当年你们未能完成的比试比完,你我借这酒楼的厨房各自做三道菜,请在座的诸位当个见证人,谁赢了谁就是金刀和菜谱的主人,这样可公平?”

    严父吓得嘴唇都开始打颤。他因为吃不了学厨的苦,打小就央求母亲把自己送到外祖家读书去了,又哪里会做菜?反倒是严朗晴继承了严博的天赋。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唆使女儿去与林淡比斗。

    但他打死也没想到林淡会如此奸猾,掉过头来就拿自己开刀,这下该怎么办?众目睽睽之下他是应还是不应?不应显得他心虚胆怯;应了却又赢不了,到时候更丢人!

    严朗晴只比林淡大一两岁,略有些城府,却不深,立刻就站出来喊道:“林淡,要比我与你比,你找我父亲算什么。”

    “我与你已经比过了,如今这场是我替我爹完成当年的那次比斗。我是我爹手把手教出来的,只得了他五六分真传,输了我认,赢了,还请你们收回污蔑我爹的那些话。怎么样,比是不比?”

    严父连颠勺都不会,又拿什么去比,额头的冷汗看着看着就淌下来了。

    众人见他这副模样,自然也猜到他厨艺不精,于是便议论开来:“连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都赢不了,也好意思拿自己与林宝田相提并论,我要是严御厨,我也会选林宝田当我的传人,而不是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原本还对林宝田十分不利的舆论风向,眼下已经彻底转变,还有好事者一个劲儿地鼓动严父答应下来,只想看他出一回丑。

    林淡虽然已经输给了严朗晴,但这一次她是替亡父提出挑战,目的也是为了维护亡父的声誉,谁也不能挑她的错处,还得暗暗赞她一句“此子大孝,生子当如此”云云。

    日前当过评委的那位白胡子老翁看着林淡连连点头,表情颇为赞赏。

    严父整个人都慌了,一边擦汗一边往后缩。严朗晴转过头可怜巴巴地看向小侯爷,似乎是在向对方求助。小侯爷是林淡的主子,只要他发话,林淡就不会再为难父亲。但向来对她有求必应的小侯爷这次却一脸肃容,不言不语。

    林淡瞥了小侯爷一眼,无奈道:“罢,看在师公在天之灵的份上,我不与你们纠缠,只一点我必须澄清:我爹绝不是忘恩负义、欺师灭祖之辈,他如今的一切都是凭自己的真本事得来的。当年隐退出宫的御厨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但真正能在宫外打出名头的又有几个?我满指头数了数,不超出五人。若是没有我爹,谁会知道金刀御厨?谁会知道严家菜?那本严家菜谱原本只有六十页,却被我爹增改至四百多页,其中凝聚了他多少心血?”

    林淡直勾勾地看向严朗晴:“金刀我已经还给你了,我爹新撰写的菜谱,我也还给你了,就当报答师公教养我爹多年的恩情,还望你们不要再咄咄逼人。菜谱上的菜,我可以不做,但请不要否认我爹的厨艺和人品,更不要否认他对你严家菜的付出。没有他,就没有现在人人称颂的严家菜,他对得起师公,对得起严家,下了黄泉也不怕的。”话落扶起泪流满面的齐氏,慢慢走远了。

    两人的身影刚消失,店内便议论开来,有人说严家菜能有今日的口碑,的确是林宝田闯出来的,他总以严家菜传人自居,这是知恩图报,哪里是忘恩负义?又有人说严家父女做人真不地道,没有林宝田,能有你严家菜的今天?林宝田重新撰写了严家菜谱,那是多大的一笔财富?你倒好,都占去不说,还不准人家亲女儿烹饪上面的菜,你这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啊,太没有良心了!

    之前大家对严朗晴父女多有同情,如今再看才发现——这两人一个编造谎话毁人名誉,一个刻薄心狠,绝人后路,真真是小人行径。反观林淡父女,端的是大气宽和!

    “不吃了。没有林大厨在,这酒楼里的菜还有什么吃头!”当即便有许多食客甩袖走人,热闹的大厅一下子便空了。

    林淡把齐氏扶上雇来的马车,前往京郊寻找便宜的客栈安置。一百二十两银子听上去似乎很多,但花起来却很快,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必须节省再节省才能保证日后的生活。

    “淡儿,方才你怎么不与严守业比试?当年他连颠勺翻锅都不会,哪里是你的对手。”齐氏疑惑道。

    “娘,你没发现小侯爷很维护严朗晴吗?有小侯爷在,咱们还是少招惹严家为好。”林淡拉开薄被让齐氏躺下歇一会儿。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不想招惹严朗晴和小侯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只继承了林淡的记忆,却并未掌握她的厨艺,方才那话只为了恐吓严父,哪里会真的与他比。比了她自己也得出丑,不比,大家在心里描补一番,只会把严父想得更不堪。这才是她想要的效果。

    “你是说小侯爷对严朗晴……”齐氏想起严朗晴那张艳若桃李的脸,又想起小侯爷对她的千般回护,顿时长叹一声。她们孤儿寡母无依无靠的,哪里敢与小侯爷看上的人作对,这哑巴亏不吃也得吃。

    殊不知在她们走后,小侯爷便也一言不发地走了,徒留严朗晴难堪至极地站在原地。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全文小说阅读,txt下载,全集txt下载,请记住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