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634 你愧疚什么

作者:喜小悦      字数:5212      更新时间:2019-09-19 05:48

    ***     虽然陆千麒听见这个问题后脸色不大好,但还是“嗯”了声。白锦然和邹昂两个人留下来没走,邹昂还要在景县处理一些后续的事情,至于白锦然,当然要一路跟到云省。

    苏黎算是琢磨出来,这个白锦然看来是类似保镖这样的身份,看他神出鬼没的,比周瑾的手段好像确实高出不少。

    见苏黎那眼圈还红红的,陆千麒低下头来伸手揉了下她的脸蛋,“行了,我不喜欢你这种表情。”

    苏黎点点头问:“四爷,走之前要不要让白带我们去看眼它原来的家。”

    “嗯。”陆千麒应了声,“我也有这个意思。”

    之前人太多,又是孩又是狗的,实话真的不大方便。

    苏黎对白了声,白兴奋的“汪”了下,掉头就带起路来。

    上次那个屋子苏黎自己一个人是不敢待太久的,黑乎乎的,而且还带着股潮意,如果不是白,恐怕苏黎根本没胆量在里面待上太久。走过一次但她不太认路,就还是让白领着。

    白现在对陆千麒的态度似乎好了很多,这家伙也还是有眼力价的,至少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认错人了

    ,现在能谄媚的时候绝对不会收敛,给陆千麒无语坏了。当然二者现在肯定能够和睦相处,前者发觉陆千麒才是能给自己好多肉吃的主人,后者发现这就是个摇钱树,于是潜意识里一人一狗维持着微妙的感情。

    苏黎往山上走的时候,脚微微趔趄了下,陆千麒在身后扶住她,低声:“心点。”

    苏黎轻轻捋了下刘海,讪笑着了句,“因为你在后头,走路就没那么注意。”

    陆千麒从后头揽住她的腰,“怎么,万一我不管你呢。”

    苏黎皱了皱鼻子,“不管就不管,大不了就是摔一跤,站起来接着走。”

    “你摔过几次跤?”陆千麒意有所指的问了一句,苏黎愣了下。

    她几乎是在瞬间便领会了陆千麒的意思,讷讷的回答:“摔过一次但是我爬起来了。”

    “他让你有安感么?让你那么信任过么?”陆千麒倒不怕白跑太快,这东西跑一段路回头看看见二人没赶上来还会停下来等着,特别有灵性。

    苏黎倒是没想到这个当陆千麒会又提到陆正青,不过嫁给他以后她是尽可能的不提这个男人,怕陆千麒会因此而不高兴,犹豫了下后苏黎停了下来,转身看向陆千麒,满认真的着,“四爷当时我在家里没什么话权,陆正青要娶我的时候,我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婚前他对我也的确挺好,我也不懂什么叫**情,我只是觉着这辈子能嫁个依靠至少能脱离以前的牢笼,但是婚后他的目的性越来越明确,所以我和他之间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

    “那你现在懂什么叫爱情?”陆千麒抓住话中险些溜走的重点,反倒不急着去那所谓的黑屋,而是站在树下追问了起来。

    苏黎的脸彻底红了,她没想到陆千麒居然这么细心,匆忙躲避中险些又滑到在地,不过这次背后有棵树,她重重的背部磕在树上,反倒是沉默了下去。

    “你现在懂了么?”陆千麒不依不饶的又问了遍。

    自己懂不懂,他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如果不是真爱,她何必对他的为所欲为毫不抵抗?她也算是个有气节的女人吧。这样追问他想是想听她的真心么?可是放进去的心越多,他也不可能有半点回应,到最后还不是自取其辱?

    苏黎深吸了气,“我现在懂了。所以我明知道前方是万丈悬崖,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站在上面,我甚至不知道身后的人是要推我还是救我,可纵使纵使粉身碎骨,这回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从头到尾,她没有我爱你三个字,于她看来,的直白也毫无意义,但她想传达的,应该已经让陆千麒领会到了。

    陆千麒愣在那里,好半晌没有话,她的意思是

    苏黎苦笑了下,指了指已经等得不耐烦开始蹲在原地刨土的白,“四爷,我们还是做正经事吧。”

    她也不晓得陆千麒在想什么,不过这么优秀的男人,向他告白的女人恐怕数不胜数,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真不少,他应该不会太惊讶的。

    苏黎自己倒是忽然间羞涩起来,她这辈子还没这么努力的去做一件事,只是为了能和他长久的在一起,甚至大胆告白,这在她人生经历中简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幸好陆千麒没有再追问她什么,否则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白跑到屋子前,就着屋子门开始溜达起来,自从它跟着苏黎有肉吃以后,已经非常少会回来。也是它年纪被丢了下来,若是大一点,恐怕苏黎还没那么好养这东西。

    陆千麒上下打量着这已经废弃许久的屋子,低身走了进去,屋子里还是上次苏黎来的时候的状态,里面的设施也很简单,土炕、火灶还有床板搭成的床,角落里堆着稻草和柴火,只是蛛已经结的满屋子都是,让苏黎不知道该如何落脚。

    白跑进来后,先是如同主人一般巡视了下这屋子,而后似是讨好的用鼻子拱了拱陆千麒的腿。

    陆千麒皱着眉让苏黎去门捡一根棍子,到那堆稻草旁,伸手用力的一拨,就听见哗啦一声,屋子里唯一被挡住的地方,已经显露无疑。

    白“汪汪”两声,扑到稻草堆里打着滚,苏黎慌忙跑过去将白从里头拉了出来,“刚洗过的澡,别这么乱玩。”

    白最听苏黎的话,被这么一喝立马乖巧的趴在她心,反倒是苏黎脚顿了顿,似是在脚下发现了什么。

    一个干涸许久的血字。

    “木”没有写完的木字令苏黎的双眸微微一敛,略有点惊讶的踢掉身旁的柴火,将那个字完整的显露出来。

    陆千麒也看见了这个字,他蹲下来后想了想,“他笔记本里记载着当初四大家族的事情,明他是那个年代的人,我之前也猜测他本身就是这四大家族中的一员。”

    苏黎看见“木”字,心里头便有些慌张,张了张犹豫了片刻才声的问陆千麒,“所以当年派任务给他的,也许是木家又也许让他一夜之间抛弃白离开的原因,是木家”

    但是看到地上的这个血字,苏黎心里隐隐有着不祥的预感,总觉着白的主人会不会早就已经过世,否则怎么会突然间把白丢下,自己带着大白离开了景县。

    无论这个推断的结果如何,云省木家这一行恐怕是不能少的。

    回去的时候苏黎一直蹙着眉头闷闷不乐,陆千麒随意冲了个澡走到客厅里,就见苏黎还趴在桌上,看着那本笔记本,“你这是在做什么?”

    苏黎直起腰来,望着窗户外头正在撒欢追着麻雀的白,“我担心,是木家的人对白的主人下了杀手,那我就”

    “愧疚?”陆千麒拿着毛巾擦着头上的水珠,顺手就点了下苏黎的额头,“你愧疚什么,你母亲不也是从木家逃走的,不定她也曾经遭受过迫害,你母亲和白主人是一个待遇,你有什么可愧疚的。”

    “咦?”苏黎被陆千麒这么一劝,心里倒是舒坦了许多,依着他们现在知道的事情,木香应该也是木家的叛逃者,甚至她的名字都是四大家族里不能提的隐晦,自己的母亲尚且如此,何况白的主人。

    外面的门敲了敲,邹昂风尘仆仆的拿着几个纸送到陆千麒手里,苏黎略有点好奇的看着邹昂,对他友好的笑了笑。

    午后过去,檐外的天空灰云堆积,已经下了场雨。雨后的竹林,香气清浅舒适,时不时从风中传来令人心旷神怡的味道,一大片雨后的竹林被风吹过,沙沙沙沙的声音,还有水滴沿着叶脉滑落,滴在泥土间迅速隐没的微响。屋外的池塘同样是荡漾着雨后的涟漪,画面比之往常更要美好几分。

    苏黎起身想要出去带白散个步,陆千麒去云省明天才能动身,毕竟要带只“金贵”的雪獒,麻烦可不少,她也就不着急收拾行李。

    结果刚要出去,陆千麒拉住了她,直接进了卧室后,悠闲自在的从纸里取出几件衣服。

    苏黎看着铺在床上的衣服,大多都是带有古典气质的复古款式,单仅仅是看布料,就觉着定是价值不菲,她傻愣愣的问了句,“你不会让邹昂特地去城里买的吧?”

    “城里有这么好的衣服?”陆千麒随手拿起一件墨绿色锁边真丝旗袍,传统的包边高领,独特花型的手工盘扣一直延伸到肩颈处,这纯粹的颜色与那竹林倒是相得益彰的很,陆千麒见苏黎还是很困惑,他便随解释了句,“给你定礼服的地方,让她照着你的尺寸又改了几件夏天的衣服。”

    苏黎已经许久没穿这种衣服,倒不是她不喜欢,而是觉着自己一直在外奔波,其实能穿出去的机会不多,不过她发觉除却那墨绿旗袍,还有她很喜欢的款式珍珠缎的中式外套改良过的真丝印花栖丽纱外搭香云纱农工缎短旗袍上衣配铜扣锁腰带长裙,总之这些裙装一看就是精心设计,并且量身定做。***

    全文小说阅读,txt下载,全集txt下载,请记住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