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571 怒气综合症?

作者:喜小悦      字数:7417      更新时间:2019-06-20 05:53

    ***     “嘶……”苏黎倒吸了凉气,抬眼就看见陆千麒认真抹药的侧颜。

    其实她还是喜欢他的。

    按理如果陆千麒真的要她当情、人,假以时日不定她真的会动心。

    可是自从孟欣然出现后,她才意识到一个问题,陆千麒缺么?他根本不缺。

    哪怕她真的做了陆千麒的情、人,不定也如同被打入冷宫的女人,根本不见得会让他有多少兴致。

    她性格冷清,又不会逢迎,更因为坐了三年的牢只会逆来顺受,白了就是不解风情,像她这样的人千万不能自讨苦吃。

    苏黎勉力把挂在身上的布料挡住身体的重要部位,期期艾艾的站起身来,有些难为情的低头:“我没有衣服可以出门。”

    “你到床上休息会。”陆千麒淡淡的交代。

    见苏黎站在那里没有动,陆千麒瞪了下眼睛,有点凶的低喝了句,“快去。”

    苏黎立刻两脚并用的爬上了旁边的床,一把用被子盖住自己。陆千麒转身打开门,给邹晋拨了个电话。

    罗菲躲在角落里,正好瞧见陆千麒出来,慌忙跑过去,心翼翼的问了句:“四爷您办完事啦?”

    “你什么?”陆千麒双眸一暗,“你都知道什么?”

    “啊没没。”罗菲慌忙摆着手,“我无非就是知道一点关于四爷您和黎黎的往事,就那么一丁丁……”

    陆千麒手中的电.话没有拨出去,朝前走了一步,“那你带她来这酒会是什么目的。”

    “呃。”罗菲就知道自己不该来找这麻烦,“我想认识个贵人,找个好工作嘛。黎黎是陪我来的。”

    陆千麒审视了罗菲半天,最后冷淡的了句,“你工作的事情让邹晋给你解决,去帮苏黎买件衣服。”

    罗菲额上滴下大颗的冷汗,果然就在这房里办了事嘛?可怜的黎黎……看来这辈子都逃不出这叔的手掌心了。她慌忙应着,转头就朝着会所外跑去。

    邹晋听见罗菲的描述,拍了下腿就开始“坏了坏了”,但是他又不敢不听陆千麒的去办事,搞的罗菲一头雾水。

    “擦,你别掐我,老子在开车!”

    “快告诉我,什么叫坏了坏了。”罗菲就是好奇宝宝,根本耐不住性子。

    “今天穿的像个大姐,你能不能表现端庄点!”邹晋挥着手打掉罗菲的威胁架势,“我就觉着这苏黎根本就是四爷命中劫数,红颜祸水啊!四爷现在很少动怒,是因为他只要过于生气就会生一场大病,你等着吧……”

    罗菲听的有点魔怔,居然还有这种事情?这叫什么病?歌德斯尔摩怒气综合症?呵呵……要是生病了那也活该,谁让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折腾黎黎。

    苏黎把罗菲带来的衣服穿好以后,偷偷摸摸的从上走了下来,正好看见陆千麒靠在墙边,刘海遮住那双细长的眼睛,看不出情绪如何。只是眼角处,那微微上挑出的魅惑,似是随时泛着的桃花。

    她想绕过陆千麒去找罗菲,刚走到门边就被陆千麒一指头勾住衣领,勾了回来。

    “四、四爷。”苏黎有点尴尬,只好转过身来面对着他。

    “开始躲着我了?”

    “不是不是。”苏黎慌忙摆着手,露出一点浅笑,“我是想和菲菲先回去。四爷您不是还有女伴么……”

    话刚落音,苏黎感觉到肩膀一沉,陆千麒忽然间将头靠在她的颈旁。

    “你怎么了?”这哪里是平时的陆千麒,吓了苏黎一跳。

    陆千麒低喃着了句:“头疼。”

    果然真如同邹晋所,陆千麒真的生病了,头疼而且还有些发热,不得已,几个人赶紧将陆千麒送到他的家中。

    苏黎之前就知道陆千麒在北苑有私产,因为她就是帮他打理这北苑房子的“保姆”,倒是从来没到过陆千麒自己的家。

    邹晋本来很不想送苏黎过去,只是陆千麒自打被苏黎扶着出会所后,那只手就没离开过苏黎的腰,他简直是非常郁闷。

    罗菲也晓得这子郁闷什么,邹晋是打心眼里不喜欢苏黎的,他觉着苏黎根本不配这南城第一公子的陆千麒,毕竟苏黎曾经还是陆千麒侄子的老婆。

    “什么第一公子,根本就是南城第一霸好嘛?有见过他这种直接把女人往房间里拉的嘛?”罗菲和邹晋一路在吵,而且还有理有据,“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家苏黎巴着你那位大爷了,不都是你家那大爷对黎黎青眼有加?”

    邹晋被这么一,还真就蔫了,罗菲的有道理,从头到尾根本就是陆千麒不放开苏黎。

    苏黎没注意到两个人在客厅里什么,刚才邹晋帮陆千麒换了一身干爽的舒适唐装,扶着他到床上后,她就一直在旁边照顾陆千麒。

    陆千麒的这个家不像北苑,简约的黑白两色搭配,二层楼的别墅里只有他一个人,房子打扫的倒是挺干净。

    她找来药片给陆千麒服下后,又枕了个热毛巾搭在他的额上。

    …………

    过去,阳光透进窗纱,偶有些许跳跃的光点落在枕畔,陆千麒有些疲累的睁开眼,身边趴着那个娇的女人,细白瘦弱的胳膊往外伸展,指尖正好触着他的指尖。

    陆千麒微微皱了下眉,他已经很久没有病过,自从医生他不能轻易动怒后,他似乎忘记生气这种事情很久。

    “咳。”

    苏黎的手轻轻一颤,迷糊的坐直身子,见陆千麒已经醒转,忙慌:“四爷你醒了,我去厨房热下粥,你稍微吃一点垫下肚子。”

    “嗯。”陆千麒还真是感觉到有些饿了。

    苏黎从厨房里端出来她做好的早饭,清粥菜搭配两个馒头,比较适合病人。

    刚把那盛着粥的青瓷花碗递给陆千麒,他居然又皱了下眉,“我懒得动手。”

    懒得动手就是要让苏黎喂,这生了病的大人有时候居然跟孩子一样,苏黎无奈的拖着凳坐在旁边,一勺一勺的喂给陆千麒吃。

    陆千麒一直在看她,那双黑色的眸子始终没有离开苏黎的脸。

    这个女人其实并没有美到惊心动魄的地步,但是她身上总有股气质,是别的女人没有的。她外表柔弱,可是内心坚强,坚强到能生受三年的牢狱之灾,不去找他人求助。按理当年苏黎如果找到他,以两个人之间曾经有过的过往,他不定就放她一马。

    “当年,你为什么不找我。”陆千麒忽然间问,声音沙哑的,居然有种别样的风情。

    苏黎手里头的勺子轻轻晃动了下,她似乎又想起那天夜里的粗暴对待,不觉咬着唇回答:“我以为四爷你讨厌我。”

    “为什么?”

    苏黎脸有些发红,见粥正好见底,慌忙站起身来,错乱的回答:“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想不起来。”

    她匆匆忙忙的转身,就像是逃离现场一般,这反而让陆千麒越发好奇,为什么她会觉着自己讨厌她?

    就在苏黎刚转身踏出厨房,门外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便有个女人径直推门而入,那双严厉的眸子在苏黎的身上扫了半天,最后冷哼了声:“你是苏黎?”

    苏黎看见她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太太!”

    苏黎认识她,只是和她打的交道很少,眼前这人,就是陆家目前的皇太后,陆千麒的亲生母亲李和玉。

    李和玉穿着一件香云纱的长裙,外是孔雀蓝披肩,脸上更是精致而又素雅的妆面,雍容华贵,气度非凡。她是陆傅今第六任夫人,年龄也是最,据闻当年她十八岁就生下陆千麒,奠定了自己在陆家的地位,到今天也不过才五十而已。

    被李和玉那样严厉的看着,苏黎有些心惊,只是她觉着自己并没有什么错误,她和陆千麒之间至少是清白的,所以双手交叠的鞠了个躬,“太太,我现在在给四爷做保姆。”

    “哦?”李和玉冷冷的笑了下,“我听来的可不是这样。”

    昨天晚上孟欣然直接跑到她那里哭诉了一番,就陆千麒最近看上了不知道哪里的狐媚子,酒会上就勾搭着陆千麒开了房间,把她这大姐给生生抛了下来。

    再加上最近李和玉耳闻那个让自己儿子出了丑闻的女人出了狱,似乎和陆千麒牵扯不清,李和玉就亲自到家里来确认一下。

    果然是苏黎。

    李和玉不再搭理苏黎,转头看向陆千麒,“我和你几句话,让她出去。”

    “你先去客厅里待会。”陆千麒温声和苏黎。

    苏黎猜到李和玉的事情恐怕和自己有关,她知道李和玉对她印象不好,所以一声不吭的低头走出了卧房,到一楼大厅里候着去了。

    李和玉自苏黎离开的刹那,责备的目光立刻投向了自己的儿子,“你一直胡闹,我过你什么,因为我相信你陆千麒是有分寸的人,可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陆千麒微微蹙了下眉,“我的事情你不是不过问?”

    “我不过问,我不过问你就越发的无法无天了。”李和玉在一侧的沙发坐下,“你知道你昨天的事情闹的多大?”

    陆千麒心他当时直接扯着苏黎进房间,大概场的人都看见,不觉微微笑了下,“看来打报告的人挺多。”

    “这叫打报告么?你明明知道这是你侄子的前妻!现在我们陆家的丑闻传到外面去了,你高兴了!”李和玉的话的非常重,她现在简直被气的已经快要吐血,可偏偏从就溺爱自己这儿子,如果不是陆千麒争气,她又怎么可能稳坐现在陆家夫人的位置。

    陆千麒慵懒的动了动手指,双眸垂下看着自己的指尖,“没什么吧。她和三哥那房已经脱离了关系。”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李和玉的面色肃然起来,“原本今年我打算把家里最大的那块蛋糕交给你打理,结果你知道你突然间闹出这种事情,你其他几个大哥怎么?你根本不顾陆家其他人的想法,坚决不同意。”

    陆千麒很是无聊的笑了笑,“不交给我打理也无所谓,也要他们能做好?到时候出了一堆烂摊子,还不是我来收拾。”

    李和玉紧皱着眉头,表情越来越难看,“你吃错药了?为什么非要和这女人纠缠不清。妈妈希望你好好的找一个合适的女人,你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

    “那你难道从来没想过,以苏黎的身家背景,为什么陆正青非要娶她?”陆千麒忽然间问了个问题,让李和玉忽然间愣住。

    陆千麒勾唇,“陆正青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清楚,如果不是这女人来路实在奇特,他怎么会把她娶回家。”

    李和玉反倒是被自己儿子这句话吸引去了心神,但是她还是觉着有些不对,“不定就是个狐媚子,那陆正青和你一样被迷了心智。”

    “你别忘了,她的第一次是我的。”陆千麒淡淡的一句话便驳斥了李和玉的自言自语。

    李和玉沉默了下来,房间里一时间安静下来,她站起身来推开门看了几眼,确定苏黎不在外面后,这才低声问:“陆家不缺财不缺权,陆正青能想要什么。”

    陆千麒别的没有多,只是静静的点了一句,“她是木香的女儿。”

    “木香?!”李和玉突然间抬高了声音,甚至惊诧的站起身来,但是慢慢的她又坐了回去,似是恍悟的感慨了一句,“你这么一我倒是明白陆正青那子的心态了。”

    “嗯。”陆千麒双眸微微一眯,“所以你还有什么想的。”

    李和玉见儿子还躺在床上,不觉笑了笑:“我儿子一向有分寸我太了解了,不过提醒你一句,你可以和她来往,但是北苑那地方还是别让她待了,那里那么多贵重东西,我看不上这个女人,她母亲也是个偷。”

    “嗯。我有点累,想睡一会。你让她上来陪我。”陆千麒冷冷的交代了句,旋即浅浅合上眸子。***

    全文小说阅读,txt下载,全集txt下载,请记住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