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1037 你心里还有他

作者:喜小悦      字数:6026      更新时间:2019-09-19 05:48

    “华墨远那老男人不知道逃哪国儿去了,有个儿子似乎叫……叫华慕则,他那家伙好像前两天还和华墨远有来往来着,我就寻思着,找到华墨远说不准就能顺藤摸瓜抓到华慕则。”

    “……”真的是脑子不正常……顺着华墨远这根藤找华慕则,结果人没找到,就打算把这腾扯坏么?谈羽甜彻底无语,却还是想要劝一下,“可也不能因为找不到华慕则,把气撒在华墨远身上啊。”

    “心疼了?”闻晋谦勾唇侧着头看她,但是眼底却没有笑意,“我爸是被苏黎送到牢里的,老头子做错了事正在吃罚,这边说没事就没事了?”

    凡事有因就有果,他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同样,得一尺进一丈是他做事的原则。华慕言的身体,华忆锦的智力,都别想这样轻而易举痊愈。

    “我不说了,冷静一下。”谈羽甜说完这句话就没有再开口了,脑子里却琢磨着怎么跟华慕言传达这些事情。

    不过……好像华慕言其实已经知道这里面的瓜葛了?

    一时间,房间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直到闻晋谦打破——

    “我知道心里还有那个男人。”

    谈羽甜没有说话,却已经在默认。

    “因为放不下他,所以觉得没有他就生无可了吗?但别忘了,现在这条命是我救回来的,应该属于我了。”闻晋谦的声音低低的,没有以往谈羽甜听惯了的吊儿郎当不正经,反而像是在下了某种重要誓约一样,很认真,“明天,我会再给华慕言一次机会,也给一次机会。”

    “有意思吗?”谈羽甜开口,谁知道却沙哑的语不成调,她咳了咳,半晌才清好嗓子,“这样狗血的戏码,别演了行么?明明知道,对于那个男人来说,只有华忆锦最重要,还逼着他选,不是多此一举么?”

    “不知道该说有自知之明呢,还是说了解他。抛开他妹妹不说,谷灵安和之间,他会选谁?”

    男人的话音一落,谈羽甜就愣住了。

    谷灵安……

    和她。

    华忆锦的手术已经顺利落幕,听闻晋谦的言辞中,似乎恢复的也很不错。

    那么,如果说谷灵安只是和她一样被华慕言利用,而都在利用中彼此产生了感情的话,那么两人在华慕言的心里的地位,应该是——

    平等的。

    “明天可能要吃点苦头。”闻晋谦也不想听到她的答案,下了床。

    “也可以大义凛然的告诉华慕言,留下谷灵安我会把那女人折磨死,留下顶多每晚抱着睡不舍得打。”

    说完他顿了顿,看着沉默的女人,又道:“可以告诉他一切,孰轻孰重让他自己定夺,但是谈羽甜记着,如果那样的做,我自动认为,是心甘情愿留在我身边,要跟我一辈子。”

    “咔擦”声,门被带上后。室内恢复安静,连呼吸都仿佛消失了。

    赌吗?

    谈羽甜,敢赌吗?

    反正,华慕言如果不要,也已经无路可去。闻晋谦虽然有时候不正经,但某些方面也算是个君子,毕竟没有做强迫不愿意的事不是么?

    他一步步的隐忍,容让纵容,这些都是华慕言不曾给过的。

    可是舍得吗?

    那笑起来就仿佛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让她整颗心都亮堂起来的男人。那个虽然毒舌,却时常言不由衷的男人。那个一边骂她蠢,一边由着她捣乱帮她收拾乱摊子的男人……

    舍得吗?

    谈羽甜,扪心自问,就算明天华慕言选择了华忆锦选择了谷灵安,将弃于不顾,舍得放下,真的……能放下么?

    原以为华慕言会因为她的离开,至少面子上要兴师动众一下。谁知道竟然就这样直接不管不顾了,所以当时那么愤怒,都只是演戏?

    意思一下挽留做做样子,其实本质无所谓,是么?

    谈羽甜靠在床上,双手垂在两边,无力的卷曲着手指。她从来没有觉得爱上一个人是这样煎熬的事情。告诉自己可以放下,告诉别人可以放下。

    但这样下去,无非是自欺欺人,和自己作对。

    而闻晋谦想要做什么?

    把华忆锦和谷灵安带来,让他选择。只是这样单纯?完全没有必要啊,如果是为了留下她,她和华慕言已经完全的没有瓜葛。

    如果是为了华忆锦,这根本是不可能。

    而谷灵安……

    谈羽甜疲倦的合上眼,不想再想。

    “别恹恹一副样子,给我看吗?”华慕言勾唇笑。

    秦莫深却没有他这样好心情,板着个脸,手里捏着两个吊瓶,动作丝毫不客气的给他挂上,“就那么放不下那个女人?”

    华慕言没有回答,而是沉默的摇摇头,又合上眼。

    不是放不下,只是觉得,不能这样简单的就如那个女人要逃离他的愿。又或者说,是不愿意如那个闻晋谦的愿,凭什么他一插手,他的女人就得拱手让出。

    “天天把谷灵安拒在门外,她会起疑的。”秦莫深给人换了吊瓶,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拿过床头柜上的苹果咬了口,看着床上那个脸色蜡白的好友,“别急着卸磨杀驴啊,忆锦的事要是有个什么后遗症,还用得着她背后的谷家。”

    “我又不是那样的人。”华慕言掀掀唇,在房间陷入沉默的那一刻,又开口:“她……现在在哪。”

    “那天派去跟踪闻晋谦的人,无一例外都被甩了,好在闻晋谦留情,留着活口。心心念念的那个‘她’在三环城郊一间小出租里。”说到这,秦莫深顿了顿,还是决定不将除了他们,还有个可疑人一直在监看的话说出。

    也许是生病了,又或许只是不想拆穿他,好让自己放心些,华慕言只是点点头,没有再追问。

    不过沉默依然保持不了多久,很快门外就传来声音——

    “柳咏,凭什么拦在这!”华忆锦双手叉腰,看着拦在自己哥哥门边上的男人很不满。

    柳咏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但偏偏油盐不进,“秦医生正在给少爷治病,小姐可以在楼下看会儿电视。”

    “我是来探望我哥的!”华忆锦更加不满了,抬手要推开他,谁知道这家伙竟然跟个木头桩子似得,根本不动摇。

    “承允哥哥!”华忆锦眉头一皱,转身和慢悠悠走上楼的男人撒娇。

    顾承允笑,“叫我做什么,我说了哥哥这会儿肯定看不到。”

    “可是为什么呀,哥为我牺牲了这么多,我当然要好好感谢他。”华忆锦昏迷了大半个星期,这一星期,在别人眼底的昏迷,华忆锦却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那是自己从小到大的回忆。

    一个智商并不健全,却备受周围所有人宠爱的女孩。

    醒来后,虽然心情十分复杂,也没有感觉自己哪里有变化。医生一直在惊叹着她现在的学习力速度惊人,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但确实是很多东西看过一遍就记住了。

    只是每到晚上都睡不着,也许是因为白天里的学习内容太多,晚上需要融会贯通。所以,有时候两三天,才能睡个一晚上。

    但这样的事情,她没有和顾承允说,怕他担心。

    “和哥哥还要说什么感谢。”顾承允揉揉她的发,又给柳咏送去个致歉的笑意,“没事,我带她下去。”

    “不要!”听到自己今天又见不到哥哥,华忆锦整个人挂在顾承允身上,但这依然也阻止不了男人抱着她下楼的决心。

    华忆锦皱着眉,“承允哥哥,不让我去见我哥,我以后就跟他说晚上拿那玩意儿顶我的事!”

    “……”门本来就虚掩着,隔音效果不好,听到这颇有尖叫意味的话,华慕言立刻掀开被子,怒,“王八蛋顾承允给老子等等!”

    秦莫深连忙阻止,“言,注意点的手。”

    华慕言看着手背上的针头,想了想,然后镇重其事的点点头,“莫深,去把承允哥叫进来。”

    秦莫深摸摸鼻子,看好友那阴沉下来的脸,想了想还是明哲保身最好,于是十分仗义的拍胸脯,“放心,就算他把我打趴下,我也把他给带上来。”

    秦莫深出门,就看到顾承允正抱着跟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的华忆锦往楼下走,“慢着!”

    华忆锦眼睛一亮,兴奋无比,“秦大哥,秦大哥我要见我哥,他身体好点了没?”话说完,她又皱皱小鼻子,“哥哥的身体从小到大都这样,还真让人不省心呢。”

    秦莫深心想和他比起来有什么资格说人家啊,但是看着那双乌溜溜的眸子还是忍住了打击,咳了咳道:“承允哥,上来,言找有点事。”

    “哎?”华忆锦由着顾承允将自己放下来,立刻揪紧他的衣襟,不满的嘟嘴,“秦大哥,为什么我哥不见我?”

    秦莫深总不能说因为,哥女人被别人拐走了吧?于是保持缄默。

    见秦莫深那边没法,华忆锦拉了拉顾承允的衣袖,“承允哥哥最疼我了,带人家上去吧。”说着,一双大眼睛忽闪着可怜兮兮的光芒,扭着小蛮腰。

    顾承允捏住她的手,突然轻轻勾唇。

    鹰眸中仿佛盈了整个苍穹,神秘又引人坠落。华忆锦瞬间就被那个能迷倒万千少女的笑容给定了身……等等……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