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929 十五年后

作者:喜小悦      字数:8591      更新时间:2019-09-19 05:48

    华忆锦颇为依的抓着他的裤腿,回身正好看见自己的哥哥气喘吁吁的站在附近,不觉绽开笑颜,指了指华墨远说:“哥!喜欢!”

    华慕言温柔的笑了,伸手握住华忆锦的手,“我知道喜欢这个叔叔。”

    华墨远只觉着这一幕有点讽刺。

    华慕言仰头看华墨远,“这位叔叔,一会邹晋叔叔就要过来,我帮介绍下吧?”

    华墨远勾唇笑了笑,从怀里取出个精致的怀表递给华慕言。

    华慕言困惑的接过。

    “不用了。”华墨远才不会傻到被陆千麒的人给抓到,他这次完全是好奇而至,却又不知为什么,被这小忆锦触动了最深的那根神经。

    见华慕言虽然有点困惑,但默不作声的捏着那怀表,华墨远直起腰来说:“送给们的礼物,将来长大,用这怀表做信物,我会归还们的东西。顺便,转告父亲,看在朝朝的面子上,我不和他斗了。”

    “我有东西在那里吗?”

    华墨远眸中意味深长而又含着讥讽,“有。没多少时间,我先走了,祝们健康成长。”

    华墨远说完以后,转头便扬长而去。

    华慕言握着怀表,匪夷所思的看着远处。

    他抠了半天才把怀表打开,那是个精工定制的怀表,镀金的表皮,背后还有刻着一个小小的墨字。

    华慕言认识这个字,忽然间“啊”了声,这个人!不就是爸爸口中常说的对手么!

    只是华慕言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华墨远早已经消失不见。

    事后许久,华慕言提起这件事,陆千麒抱着女儿冷哼了声,“他不和我斗,难道我就放过他?”

    苏黎微笑着摇了摇头,将做好的蛋羹喂到女儿口中,“但是忘记了,就在我们婚后没多久,华墨远就已经去了国外,恐怕这就是他要暮暮转告的话吧?”

    虽然没能真的和华墨远做一个了结,但苏黎心里已经没有了仇恨。

    或许,对于所有人来说,这样的结局,已经足够完美。

    华慕言皱着鼻子将那怀表握在手心里翻来覆去的看,他摸了摸妹妹的头,说:“爸爸妈妈,们放心吧,以后,交给我吧。”

    ………………………………

    十五年后。

    二十一岁的华施仁,考上四九大学考古系,他说,这是唯一一个能和外婆、妈***爱好相匹配的专业,而且他对这些很有兴趣。

    自小就在父母身边耳濡目染的华施仁,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求知欲,尤其是沉迷于那些古物的出土,所以准备考大学的时候,他义不容辞的选择了这个专业。

    暑假到了,华施仁风尘仆仆的从四九陈返回南城,说起来,考到四九城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顾承允在。

    可惜,顾承允这混蛋,早早的就跑去英国留学,把华施仁一个人留在四九城。

    好在顾家一直都非常照顾华施仁。

    如今的华施仁身高一米八一,出落的文质彬彬,气质高雅,虽然常年与古物打交道,却并没有沾惹多少尘土气,几步一跨就进了陆家老宅子。

    “爸,妈,我回来了。”

    十五年后的陆千麒已经五十一岁,苏黎也四十六岁,好在岁月似乎并没有再他们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尤其是苏黎,和华施仁站在一起,就像他的姐姐一样。

    苏黎笑着接过华施仁手中的包,“今年没跟着教授到处跑?”

    “回来看看们呀。”华施仁叹了口气,瘫倒在大堂中间的沙发上,“我爸和我弟呢?”

    “爸要是看见,又得痛骂一顿。”苏黎倒了水放在华施仁手上,“暮暮正跟着爸学东西呢,还在公司没回来。”

    华施仁吐了吐舌头,所以说这就是要继承华家集团的可悲,当初陆千麒要把华家交代给他,他死活不肯,美其名曰,他才不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这种无谓的事情上。

    他从小到大见惯了这些大人们之间争斗来争斗去,他觉着太没意思了。

    华施仁这么一撂挑子不干,陆千麒就得多干几年。

    当初和华起浩说好,陆千麒只是个代理,谁能想到他一代理,就代理到了现在。

    现在华慕言也才十八岁而已,幸好华慕言头脑天才的程度,几乎是令人震惊,所以他轻而易举就学会如何去操控一个集团,甚至刚刚陪着陆千麒上任,就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

    华慕言干的好,华施仁自然乐得清闲,还对自己的老爸说:“爸,看见了没,弟弟比我能胜任。”

    苏黎想到这些往事都不得不摇头,“啊,也不为暮暮的身体考虑,他能经得起那么高强度的工作么?”

    “妈,弟弟都有随行的医生,还担心什么。何况弟弟从来没说自己不行啊。”华施仁摆了摆手,丝毫没觉着有什么。

    秦升的儿子秦莫深现在已经成为华慕言的随行医生,秦莫深和华慕言俨然成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好友。

    “暮暮他啊……”苏黎看了眼老神在在的华施仁,只觉着很是无奈。

    华慕言做这些,其实都是为了华忆锦。

    华慕言说,只有自己能走到足够的位置,才能找到帮华忆锦治病的最好方案。

    对于华慕言而言,他自己的身体不重要,他就是想治好自己的妹妹。

    正思忖间,17岁的华忆锦从楼上跑了下来,她一边跑着一边喊着“哥哥”,结果刚到沙发旁边,两脚趔趄了下,整个人就栽进华施仁的怀中。

    华忆锦呜呜了好半天,在华施仁的怀里蹭了好久,才抬起头来娇滴滴的说了句,“哥哥才回来!打啊。”

    华施仁/宠/溺的捏了捏华忆锦的鼻子,“忆锦最近乖不乖啊,我听慕言说,最近都不肯好好吃饭。”

    “爱吃肉!”华忆锦撅着嘴喊了句,“哥哥,礼物!”

    苏黎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华忆锦十八岁了,生理机能各方面发展的都很好,唯独智力水平还保持在十岁左右,所以这些年苏黎和陆千麒没有送她出去上学,而是请了家庭教师在家里教华忆锦。

    至于华慕言,他身边是随时配备着专业医师秦莫深。

    可以说,除了华施仁,双胞兄妹还是操碎了苏黎和陆千麒的心。

    华施仁和华忆锦笑闹间,华慕言也从外面踏进了大堂,十七岁的少年初长成,却长得格外漂亮,乌黑的眸子似是黑宝石一般发亮,白皙如玉的肤色略有些苍白,可这样反而增添了他身上的阴柔气质。

    他是三个儿女中最像苏黎的。

    可偏偏华慕言身上有股他人没有的气质,孤傲的如同一头雪地银狼,唯有在看向家人的时候方才流露出几分温情。

    “妈我回来了。”华慕言先是说了句,而后才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华施仁,“哥,回来了?”

    他的性格比较内敛,哪怕惊讶也仅仅是淡然的一句问话。

    “嗯。总是跟着陶教授在墓地里蹲着,感觉自己都快变臭了。”华施仁拍了拍华忆锦的背,示意她站起,奈何这姑娘就是赖在哥哥的腿上,让华施仁很是无奈。

    好歹已经十八岁的大姑娘了……

    华慕言皱眉,“忆锦,起来。”

    “哦。”华忆锦有点怕自己的这个双胞胎哥哥,华慕言一说她赶紧乖乖站起,跑到苏黎的背后藏着去了。

    “爸呢?没和一起回来?中午不回来吃饭了?”苏黎招呼阿姨去给华施仁放洗澡水,走到华慕言身边问。

    华慕言摇头,“有点事情要处理,很神奇的事情。”

    “怎么?”

    “有个叫华慕则的人来找我,说是归还我们的东西,让我把怀表还他,我是过来找忆锦拿怀表的。”

    华慕则?苏黎愣了下。

    “明显是华墨远的儿子,长得和那个男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华慕言眯了眯眼睛,言谈之中颇多不屑。

    华忆锦一听有人居然要自己的怀表,顿时间跳起来,拼命的摇着头说:“不行不行,那怎么行呢,怀表是我的。”

    “忆锦乖,怀表给哥哥,妈妈让爸爸再给买。”苏黎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自己的女儿。

    华忆锦死命摇头,“不给!就不给嘛。”

    华慕言柔和的眸子顿时间锐利起来,“忆锦,听话!”

    短短四个字让华忆锦噤若寒蝉,她又是乖乖应了句,转身上楼去拿怀表去了。

    “华墨远什么时候幡然悔悟了?”苏黎让华慕言先坐下歇会,她这个儿子她清楚,哪怕是站都不能站太久,会累。

    华慕言坐下后,接过阿姨沏的茶,礼貌的说了声谢谢后,才回答:“良心发现?谁知道,不过我见过他那儿子华慕则,看起来还不错。”

    华墨远一家搬到美国去以后,他们就在美国发展自己的事业,据说这几年势头很猛,又从国外往国内转移。

    华慕则兄弟二人就是代表华墨远回归故土的,顺便把那归还事宜提上了日程。

    “爸不让我一个人去接触华慕则。”华慕言啜了口茶,冷笑了下,“其实那家伙真要想害我和妹妹,十五年前就已经下手了。”

    华慕言说的是那次天台上的见面。

    那会他才三岁,果然还不够聪明,居然没认出来那人就是华墨远。

    “其实我觉着华慕则不足为惧。应该是他怕我才对,我现在是地头蛇。”华慕言说话的语气有时候和陆千麒非常像,自大的令人啼笑皆非。

    苏黎“是、是”了半天,“那和爸商量下,不行带上杨君。”

    杨君是杨一的儿子,一脉相承下来给华慕言当起了保镖。

    华慕言点头。

    *************

    华慕则是华墨远的长子,他长得很像华墨远,尤其是眉眼之间的那股沉稳气质,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然而华慕则最不像华墨远的地方,大概就是华墨远身上的阴郁,而华慕则却是神秘。

    一个男人似乎有种神秘的气息,这让他周身上下都充斥着贵族般的迷人感觉。

    华慕言拢了拢袖子,端起桌上的咖啡,很是无意的说:“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有洁癖,加上拜父亲所赐,身体一直不好,只能在这里招待。”

    华慕言选择的地点是华家的老宅,这种地方华慕则敢来,同样也是有胆气的。

    华慕则环顾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华慕言身上,“我父亲,其实一直都很挂念华家。”

    “哦。是么。”

    见华慕言回答的很是冷淡,华慕则无奈笑笑。

    光看他的名字,和华慕言就像是兄弟两,就知道华墨远年岁越大,人已经在逐渐转变过来。

    “把东西放在这里,就可以走了。”华慕言戳了戳桌子,连眼角都没有去看华慕则。

    华慕则晓得当年父亲做过的事情,是人神共愤的。

    他对于华慕言这种态度,一点也不介怀。

    让助手把一个文件夹放在桌上,他清了清嗓子,才沉声说:“这些,是当年华家的产业,现在只比以前更好,转让需要个过程,这些日子得麻烦和我一起了。”

    “还真是麻烦。”

    华慕言的话换来华慕则的宛然一笑,“另外,我父亲让我带句话给父亲,上辈子的事情就完结在上一代,两家都是受到伤害的,希望我们这一代可以友好相处。”

    华慕言漂亮的眼睛陡然瞪大,似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华慕则。

    这哪里是给自己的父亲带话,这分明是给自己带话呀。

    他鼻腔里哼了声,对这句话不置可否。

    “这段时间我会在南城。”华慕则悠然自在的合拢双手,“将来也会留在国内,慕言,希望我们不要做竞争伙伴。”

    “哦……那真是太好了。”华慕言继续横眉冷对。

    奇怪的气氛在二人间流转。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华慕言与华慕则,都是似敌似友的关系,时而两个人能不对盘到媒体上骂战连连,可时而却又能坐在一起吃饭喝茶。

    华慕言二十七岁。

    那年某日,他推开父母的房门,很郑重的看着二人,一字一句的说:“爸妈,我找到能治忆锦的方法了,傅家,傅家世代行医,甚至在国外都有权威人士,但是他们希望和我们家联姻。”

    “所以,我答应娶傅晚晴。”

    ——亲爱的朋友们,苏黎和陆千麒的故事呢,先告一段落了。下面是华慕言的故事,后面还有罗菲和华依晗的故事,陆苏夫妇可能还会来窜客哦,精彩故事,不容错过——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